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83章 因为一个情字!

    “他救我?爷爷,你没搞错吧?”薄景轩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儿,“他是来救自己的老婆的好吗?而且我会被罗勇打成这样,完全是……”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停住了。

    可不能说出黎欣彤教唆罗勇打他的事情,这么丢脸的事儿,要是说出来,不被人笑死才怪。

    “怎么?找不到狡赖的话了?”薄修睿看他不说话,冷嗤道:“这次的事情,全都是你自己惹出来的,别找其他借口,更没有资格埋怨任何人。你能活着回来,要感谢的人很多,第一个就是你妹妹。”

    听到妹妹两个字,薄景轩才如梦初醒道:“对哦,景宁呢?她怎么样了?”

    住院到现在,他似乎还没见到过薄景宁的身影呢,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你还有脸问?”薄修睿没好气道,“现在睡醒了?知道担心你妹妹了?你让她一个女孩子只身前去交赎金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她的安危?你这个自私自利的东西,怎么配当哥哥?这次幸亏景宁这丫头没出什么大事儿。否则,你就算死上一百次都不足惜!”

    对于自己的妹妹,他心里是有愧疚的。薄景宁和他手足情深,如果知道他遇险,一定会慷慨解囊。所以,除了薄景宁,他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合适的人选。

    当时情况紧急,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全身而退。至于薄景宁有没有危险,他确实没想那么多。

    “景宁呢?她人呢?”薄景轩问。

    “她的额头受了点小伤,现在在你隔壁的病房里休息呢。晚些时候,我让她过来看你。”吴美姿说。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薄修睿瞪了吴美姿一眼,“让景宁好好养伤。另外,让厨房给炖点补品,丫头需要好好补补身子。”

    说完,重新看向薄景轩:“你利用养伤的这段时间,好好反省反省。反正我早就给你放了长假,现在,就一次性再给你多放一个月假。公司的事情,你别插手,也别过问了。知道吗?”

    “什么?多放一个月假?”薄景轩急了,“我的伤不用养那么久的。上次确定的一个月假期,已经足够了。”

    两个月假期一放,回到公司,还有他的立足之地吗?

    “这事儿我已经决定了!”薄修睿一脸不容商量的表情,“现在是我通知你,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警告你,这次别再给我惹出什么幺蛾子来,否则我立即革了你的职。”

    这回薄修睿是真的发狠话了,说的轻了,这小子压根儿不长记性。

    薄景轩心里自然不服气,可又不敢和薄修睿正面杠上,嘴里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安惠瑛怕薄修睿再待下去,真的会和孙子起冲突,于是打圆场道:“好了。老爷,时间差不多了,我扶您回病房去测血压。”

    薄修睿看了这个孙子就来气,怕自己在待下去,心脏病又要复发了,于是起身道:“美姿,你留在这儿看着他。”

    “是。我帮二老开门。”吴美姿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手指还没有触到门把手,门就突然被大力推开。

    “喂,喂……你们是什么人?”吴美姿还来不及阻止,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人已经冲了进来,对准病房里的人就是一顿猛拍——

    另一头,red董事长办公室。

    林雪儿的代理律师柳律师,正坐在薄衍宸对面的椅子上,心情有些忐忑。

    虽说他当律师已经七八年了,打过交道的人无数,可像薄衍宸这般气场强大,能给他压迫感的人,还是第一个。

    “薄先生,林小姐本人因为已经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除了我之外,她暂时不能见其他人。所以,她特地委托我向您说声对不起。”这番措辞,可是柳律师打腹稿打了半天才组织成的。

    既解释了林雪儿不能亲自前来的原因,又把她的道歉带到,表明了诚意。

    薄衍宸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歉就不必了。她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注定会对不起很多人。想必这点,她自己也应该非常清楚。”

    柳律师尴尬地扯了扯唇角,“是,是。她现在很后悔,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她想见您,但法律不允许。只好委托我来了,她也有几句话想让我带给您。”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薄衍宸边说,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提醒对方,他的时间很宝贵,尽量长话短说。

    柳律师当然知道薄衍宸的意思,开门见山道:“薄先生果然是爽快人。好吧,那我就直说了。林雪儿小姐说,她之所以会被对方收买,不是因为金钱和名利,而是因为……因为一个情字!”

    薄衍宸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林雪儿小姐一直很仰慕您。一开始,她对您忠心耿耿。可是……后来她发现原来您爱上了别人,她很嫉妒那个女孩,所以……她的心灵就发生了扭曲。”柳律师发誓自己已经说得很含蓄了,但看着薄衍宸越来越黑的脸色,他终究不敢再说下去。

    “你的意思就是,她因爱生恨?所以就窃取公司的机密,算是对我的报复?”薄衍宸的解释非常透彻。

    然而,柳律师却连连摆手,“不,不,不。您误会了。林小姐那么爱您,怎么会报复您呢?”

    “住口!”薄衍宸厉声喝道,“别说爱我这么恶心的话,她不配!”

    “是,是,是!”柳律师忙不迭的点头,“我的意思是,柳小姐这么做,并不是要报复您,而是……她想把一切都嫁祸到您爱的那个女孩身上。”

    “呵呵!”薄衍宸好笑地看着他,“这么白痴的理由,你以为我会信?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个理由,就放过她?”

    “这是真的。”柳律师就差举起手来发誓了,“林小姐就是这么和我说的。她没有骗你。”

    “是吗?”薄衍宸怜悯地看着他,“那她就是骗了你!”

    柳律师呆了呆,“她……她骗我做什么?欺骗自己的代理律师,这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啊!”

    “谁说没好处?”薄衍宸笑了,“可以通过骗你,达到欺骗我的目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