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84章 你为什么非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呢?

    柳律师呆住了。说实话,一开始林雪儿告诉他,自己的作案理由的时候,虽然他觉得十分牵强,但也没有怀疑。

    毕竟女人为了爱会疯狂,做出不可理喻的事情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可现在被薄衍宸这么一说,柳律师的心里又开始不确定起来。

    难道真的是林雪儿在骗他吗?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博取薄衍宸的同情?

    还是为了混淆视听,隐瞒某些不可告人的阴谋?

    “作为代理律师,应该先弄清楚委托人的真实想法后,再和对方当事人会面协商。否则,只会浪费彼此的时间。”薄衍宸靠在椅背上,右手的食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很明显是在下逐客令。

    柳律师好不容易预约到了薄衍宸,可话还没说到几句,就被下了逐客令,这对于用嘴巴吃饭的律师来说,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他心里恼火的狠。这事儿要怪,全都是林雪儿的错。都是这女人,死缠烂打,哭死哭活,非要他把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带给薄衍宸。还打包票说,薄衍宸听了这些话会被感动,会怜香惜玉,然后对她网开一面。

    他还真就信了。

    现在看来,简直是无稽之谈!

    薄衍宸哪里像是会网开一面的样子,人家一听就发飙了,差点没把他给轰出去。

    “薄先生。”柳律师站起身来,“今天实在抱歉,是我没有准备充分。我会再和林小姐好好谈一次,弄清楚她的真实想法,然后再来拜访。”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薄衍宸叫住他,“你回去告诉林雪儿。如果她想减轻自己的罪行,那就把实话说出来。她是受了谁的指使?收了那人多少好处?当然这些话不用来告诉我,直接和警方交代就可以了。”

    顿了顿,他接着说,“另外,刚才你说她心灵扭曲,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确实有必要去监狱反省和改造,把她那颗扭曲的心灵彻底洗涤净化干净。”

    柳律师的脸一僵,薄衍宸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算林雪儿说了实话,他也不打算原谅她。

    看来这次不仅白来了一趟,而且还把情况弄得更糟。

    薄衍宸看了一眼依然僵在原地的柳律师,冷声道:“今后有关于案子的事情,请直接和我的律师联系。”

    柳律师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低低地应了一声,不再做任何停留,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薄衍宸望着他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

    呵!要不是他的小妻子,他才没工夫去见林雪儿派来的人,简直是浪费时间!

    尤其在听到柳律师说林雪儿一直爱慕他,他就恶心的想吐。

    这个阴险的女人到底哪来的自信,认为他听到这些话后,会对她网开一面。

    不管林雪儿说的是不是真的,总之,谁要是胆敢动他女人的一根汗毛,绝对会惨淡收场。

    想到这儿,薄衍宸眯起了危险的眸子,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文涛。联系陆飞,关于林雪儿涉嫌商业间谍的案子,经济赔偿方面无所谓,但一定要让法院重判……这个我不管,他是律师,办法他自己想。”

    挂了电话,薄衍宸站起身来,走到窗口。

    打开手机,点开通讯录,手指触摸到黎欣彤的号码,眼睛瞥到手机上方的时间,下午一点……

    寻思着小妻子可能在午休,便不忍心打扰她,退出通讯录,点开图片库,翻出黎欣彤的照片,默默欣赏起来。

    他的女人不仅长得漂亮,还耐看。放大图片,那张精致如画的巴掌脸让人移不开视线。尤其是那对剪水秋眸,让人只看上一眼就溺毙其中。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即便过了五年,她从一个青涩的女孩蜕变成一个迷人的少妇,容貌变得更加美丽精致,但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却始终没有改变。

    善良纯净的心灵依旧如故,甚至连一些小习惯都没有改变。

    遇到了开心的事情后,她还是会第一时间和他分享。就像是这次PK赛获胜,她知道了消息后,立即发了信息来报喜。

    奖励?唔……这个得好好准备准备,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叮铃铃,手机急促的铃声打断了薄衍宸的思绪,低头一看,立即皱起了眉头。是薄修睿来的电话。

    他几乎不用去猜薄修睿来电的原因,就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肯定没好事!

    就在电话快要挂断的时候,他才按下了接听键。

    “阿宸,我是爸爸。”薄修睿的声音低沉无力。

    薄衍宸愣了愣,薄修睿很少用爸爸来称呼自己。每次和他说话都中气十足,一副训斥下属的模样,今天这是怎么啦?“什么事儿?”

    “昨天,欣彤被绑架的事儿我知道了。”薄修睿说,“她……没什么事儿吧?”

    “她没事,只是受了惊吓。”薄衍宸淡淡的回答。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薄修睿说。

    薄衍宸知道他打这个电话来,绝对不是为了关心黎欣彤那么简单,如果真的要表示关心,昨天就该打来了,也不会拖到现在。

    “你到底有什么事儿?现在是午休时间。”薄衍宸不想和他绕弯。

    薄修睿那头怔忪片刻,“好,那我就长话短说。阿宸,当年欣彤为景轩顶罪,完全是她自愿的,并没有人逼她。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欣彤也做完牢出来了,该赔偿的钱薄家也给了。现在再来旧事重提,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薄衍宸听得一头雾水,“你什么意思?”

    薄修睿叹了一口气,“阿宸,我知道你心疼媳妇儿。想替她平反,这个我能理解。可你不和我商量就直接在媒体上曝光这件事,弄得我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记者冲进我病房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有什么事儿,坐下来好好谈谈不行吗?大家都姓薄,你……为什么非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