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90章 又一次被推向风口浪尖

    话音未落,就听啪的一声响,邱爱华的脸上狠狠挨了一记耳光,打的她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

    “和我们夫人说话客气点!”小林的手掌还扬在半空,“不然我再赏你几个耳光!”

    邱爱华的耳朵嗡嗡嗡响的厉害,她这才领教到小林嘴里的有分寸,居然是这么大的力道。

    要是没分寸,一巴掌下去,她岂不是没命了?

    “有什么事儿,你问吧。”邱爱华心里虽然恨得牙痒痒,但又不敢发作,免得讨打。

    “我问你,我帮薄景轩顶罪的事儿,是不是你们透露给记者的?”黎欣彤也懒得去找黎建国了,这两个人狼狈为奸,问谁都一样。

    邱爱华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快就怀疑到她头上来了。

    她知道黎欣彤的性格,如果没有十成的把握,是不会轻易问出口的。

    反正她一早就做好了被黎欣彤质问的准备。

    “我们夫人问你话呢!老实回答!听见没有?”大林催促道。

    邱爱华吓得一个激灵,哆哆嗦嗦道:“这个……其实是你母亲的意思。”

    黎欣彤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我母亲?”

    她觉得邱爱华一定是被那一顿耳光给打傻了,才会说起胡话来。

    “对啊!就是你母亲。”邱爱华开始编故事了,“你大概不知道吧。这段时间,你母亲总是托梦给你父亲。梦中,她一直哭着替你鸣不平,觉得你坐了冤枉牢,要你父亲为你出头。还威胁说,如果不把真相公开,就每晚缠着你父亲,让他不得安宁……”

    “你胡说!”黎欣彤简直听不下去了,“我妈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你要是再敢乱说,我对你不客气!”

    “你说话小心点!还想挨揍吗?”大林举起手来威胁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去问你爸。为了这事儿,他还特地请大师做过法,可却没用。大师说你妈的怨气太重,一般法力镇不住!”邱爱华睁着眼说瞎话的本领强的很,“就算你们打死我,我也还是会这么说。”

    黎欣彤拽紧拳头的指节咯咯作响,愤怒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听不得邱爱华拿一个已故之人来说事,尤其那个人还是自己最最敬爱的母亲。

    “住口!”随着黎欣彤的呵斥声,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邱爱华被打的偏了头,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黎欣彤。

    “死丫头!你……你敢打我?你是不是疯了?”这让邱爱华怎么能忍,一直以来只有黎欣彤被她打的份。

    “你不是说,就算打死你,你也还是会这么说吗?”黎欣彤说,“好。那就打死你好了!”

    邱爱华呆住了,没想到黎欣彤竟然会拿她的话怼回来。这丫头果真变强了。

    “夫人,对付这货我们来就行了?您可别脏了自己的手。”大林说。

    黎欣彤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从邱爱华嘴里问到有价值的信息,而不是一气之下将她打死。

    让邱爱华自己打自己没事,可如果大林小林再动手,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果真是你们透露给记者的?收了多少好处?说吧。”黎欣彤冷冷地盯着邱爱华。

    她太了解这一家子人了,无利可图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去做。

    “什么好处?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邱爱华继续装蒜,“你父亲冒着被薄家报复的风险,也要将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就是为了替你讨一个公道。你这没良心的丫头,居然怀疑他拿了好处!”

    “公道?”黎欣彤悲悯地笑了,“在你们当初喜滋滋地收下薄家给的两千万的时候,有想过要替我讨回公道吗?当我在监狱里受苦受难的时候,你们却在拿出卖我的钱肆意挥霍。现在钱花完了,又把脑筋动到我身上来了。美其名曰,替我讨公道,其实,是又一次出卖我。将我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我只想过安宁的日子,你们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黎欣彤情绪激动,声音颤抖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因为过于激动,还是因为被太阳晒得太久,眼前突然有些晕眩,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

    “夫人,您没事吧?”大林和小林急忙上前扶住她。

    “我没事!”黎欣彤站直身体,脸上的寒意更甚,“邱爱华,你听好了,到时候一并转告黎建国。这次的事情,有没有收钱,你们自己心里清楚,不承认也没关系。我会去查。如果查到确有此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邱爱华一怔,脸上闪过一丝慌张,旋即消失,“你吓唬谁呢?不放过我们?呵!你打了筱筱,打了我,你以为你父亲会放过你?”

    黎欣彤冷笑:“好,那么彼此都不要放过好了。最后送你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话已至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再不作任何停留,转身潇洒地离开。

    直到坐进车里,黎欣彤紧绷的身体才彻底瘫软下来。

    她虚软无力地靠在车后排的座位上,闭着双眸,头痛欲裂。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接下去的困境。

    记者显然已经掌握了那起车祸顶包案的始末,顺着线索去查,他们一定还会翻出更多的证据和内幕。

    到时候,就算她一味的否认,恐怕也无济于事。

    她一定会又一次被推向风口浪尖。

    这些她都不怕,千夫所指的场面,一年前,她就曾经经历过。

    可她就怕会连累到薄衍宸。

    她现在是薄衍宸的妻子,万一这层关系被媒体查到的话,加上薄衍宸和薄家的特殊身份,到时候肯定又会被大肆渲染。

    说不定薄家人会怀疑是薄衍宸向媒体告的密。到时候又会闹得鸡犬不宁!

    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薄衍宸替她背黑锅!

    在事情还没有变得更糟糕之前,她必须勇敢地站出来,澄清事实。

    “夫人,去哪儿?”大林的声音打断了黎欣彤的思绪。

    “去华川医院。”黎欣彤说。

    大林一惊:“夫人,您身体不舒服?”

    黎欣彤摇头:“我去见一个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