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94章 除了我,你怎么能爱上别人?

    关于车祸顶包的前因后果,虽然薄衍宸早就了解得一清二楚,可听到黎欣彤亲口说,薄衍宸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爽。

    “是啊!那时候的你一定爱惨了那个男人吧。”薄衍宸闷闷地说。

    空气中弥漫着好大的醋味,嗅觉良好的黎欣彤一下子就嗅出来了。

    啧啧啧!这都能吃醋!黎欣彤在心里腹诽着。

    “那时候我是他的未婚妻,说不爱他是骗人的吧。”黎欣彤实话实说。

    可就是这句大实话却刺痛了薄衍宸的神经,他一把将黎欣彤大力拽进自己怀里,“除了我,你怎么能爱上别人?!”

    一句反问的话,硬是让他说成了质问的口气。

    黎欣彤有些哭笑不得,她想说,那时候不还没认识他吗?难道就不许她恋爱了?

    这男人是有多霸道啊?他自己不还生了个小忆同吗?

    哼!对人对己双重标准!鄙视!严重鄙视!

    可这些抗议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在了薄衍宸火热的唇齿之间。

    男人的吻力道很大,黎欣彤柔嫩的唇瓣传来隐隐刺痛。

    “唔,唔……”她试图挣扎,却被薄衍宸紧紧扣住腰身和后脑,整个人动弹不得。

    他的舌在她口中翻卷,侵袭着每一个角落,缠住她滑腻的小舌,用力吮吸。

    她双腿发软站都站不住,仿佛肺部的最后一丝空气都要被抽干。幸亏依附在薄衍宸怀中才没有倒下去。

    就在黎欣彤觉得自己快要被吻窒息的时候,薄衍宸突然放开了她。新鲜空气进入肺部,让黎欣彤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说!以后还敢不敢再爱上别人?”薄衍宸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

    黎欣彤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认识你之后,我哪里爱上过别人?”她的声音有些气喘。

    薄衍宸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一把将她抱起来扔到床上,欺身压下:“再敢顶嘴,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别!我不说了还不行吗?”黎欣彤立即乖乖求饶。

    “算你聪明!”薄衍宸低头亲了亲她红肿不堪的唇瓣,将她从床上拉起来,“真的就这么算了吗?这次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让他的小妻子背一辈子黑锅,他真的不甘心!尤其是为了薄景轩这种人渣,背负这样的罪名,真的不值得!

    “不然还能怎么样?”黎欣彤反问,“我都已经坐完牢了。就算翻案,那一年牢狱生涯受的苦也无法补偿。何必呢?”

    “可这关乎你的名声啊!傻丫头!”薄衍宸忍不住说道。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

    难道她不知道,一个人身上带着坐过牢的污点,到任何地方都会受到歧视的吗?至少在当今社会中,人们在对待刑满释放人员的时候,很少有不带有色眼镜的情况。

    “这个我知道。”黎欣彤说,“但是,人不能光顾着自己……”

    “你想顾着谁?”薄衍宸冷冷地打断她道,“薄景轩吗?”

    黎欣彤愣了一下,拜托,难道他能想到的只有薄景轩吗?

    如果说出当年的真相,受到牵连的人又何止薄景轩一人?

    薄衍宸看她不说话,心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压住火气道:“为了他,你真的连自己的名声都可以不要了?”

    黎欣彤:“……”这话从何说起?

    “以前,你是他的未婚妻,帮他顶罪,倒还说得过去。可是,现在你是我的老婆!”薄衍宸的语气强硬霸道,怒气中夹杂着浓浓的醋意,扑面而来。

    黎欣彤有点懵,这男人干吗呢?她只说了一句而已,用的着生那么大气吗?

    “阿宸,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黎欣彤牵住丈夫的手。

    她怕再不把话说清楚,这男人会把自己淹死在醋缸里。

    薄衍宸垂眸看着自己手掌心里的那只白白嫩嫩的芊芊玉手,突然间没了脾气,但依旧面无表情:“你说吧。”

    黎欣彤叹了一口气:“我说的打死不承认,指的是不向媒体澄清事实。因为我并不是公众人物,无需向媒体解释自己的行为。但是,如果警方要翻案,来询问我的话,我也不会再有所隐瞒。毕竟我已经错过一次,不能一错再错了。”

    薄衍宸的心情这才稍微好了那么一丢丢,狐疑地看着她:“你真的那么想?”

    黎欣彤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怎么着?这是质疑她吗

    “那如果警方不打算翻案呢?”薄衍宸问,“你就打算一辈子不澄清事实了吗?”

    “这个嘛……”黎欣彤说,“我一个人不能擅自做主。毕竟当时我爸收了薄家的钱,算是封口费吧。现如今,他们反悔了,可我却不能作出昧良心的事儿。就算要公开真相,也得和薄家商量后再做决定。”

    “和薄家商量?”一提到薄家,薄衍宸立即露出嫌恶的表情,“你打算找谁?薄景轩吗?”

    “你想哪儿去了!”黎欣彤表示无语,“我怎么可能去找他商量。我说的是薄老爷子。刚才,我已经和他碰过面了,他说……”

    “你说什么!?”还没等黎欣彤说完,薄衍宸就腾地站了起来,“谁准你单独去见他的?他是不是为难你了?啊?”

    薄修睿下午那通电话,明显是兴师问罪的口气,他的小妻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找他,不是正好撞在枪口上了吗?

    连珠炮似的问题,差点把黎欣彤给弄懵了。

    薄衍宸将她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就好像她受到了什么伤害似的。

    “阿宸,你冷静点。他一个病人,怎么可能为难我呢?”

    薄衍宸也觉得刚才自己的表现似乎过于激动了,重新坐下来,轻咳了一声:“你主动找他干吗?找虐吗?他肯定没给你好脸色吧?”

    “没有啊!”黎欣彤说:“他挺和气的,全程面带微笑,慈祥的不要不要的!”

    薄衍宸嘴角抽了抽,“你确定见到的那个人……真的是老头?”

    和气、慈祥、面带微笑?薄衍宸眼中的薄修睿似乎和这三个词压根儿不沾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