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96章 正在对你默默捅刀子

    黎欣彤弄不清楚,薄衍宸说的没意见,到底指的是赞同她的意见,还是故意说气话。

    “阿宸……”黎欣彤急忙追上去,“我们家是不是民主的家庭?”

    薄衍宸转身,不解地望着她,“问这个干吗?”

    “因为,如果是民主家庭,那么每个家庭成员都可以就某一个事情,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或者就某一个棘手的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然后在全家协商一致下得出解决问题的方法。”黎欣彤把什么是民主家庭简单解释了一下。

    经她这么一解释,薄衍宸终于……更加不明白她的用意了,“嗯,然后呢?”

    “刚才我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可是你却说没有意见。”

    “我说没有意见,有什么问题吗?”薄衍宸好笑地看着她。

    “当然有问题咯。”黎欣彤一本正经的表情,“你承认我们家是民主家庭。民主家庭的精髓就是家庭成员各抒己见,可你却只说了没有意见四个字,相当于没有发表意见。你的做法不符合民主家庭中成员应有的行为。”

    薄衍宸耳边天雷滚滚。这小女人叽叽咕咕说了那么多,无非是要自己表态啊!

    还拿出“民主家庭”这么大的帽子扣在他的头上,也是醉了。

    “我选择弃权,行不?”薄衍宸妥协。

    “不行,必须要发表自己的意见!”小妻子很认真。

    薄衍宸:“……”这小女人,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要他说一句:我赞同你的观点。

    可他偏不!这件事情,他不表示反对已经很给她面子了。

    “民主家庭的成员包括该家庭中的所有成员,现在只有我和你,还少了亿同。”薄衍宸说,“既然要各抒己见,怎么能少了亿同呢?不如我们回去,一起商量再做定夺吧!”

    黎欣彤:“……”这男人是故意的吧?这事儿怎么能让亿同知道呢?

    “这……不妥吧!”黎欣彤说,“亿同还是个孩子呀!”

    “孩子也是家庭成员之一,作为父母,不要以为自己是一家之长,什么事情都自己说了算,这种霸道的做法,很容易使家庭气氛紧张、压抑。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创建和谐民主家庭氛围非常重要。”薄衍宸的理论显然更加经得起推敲。

    黎欣彤被说得一愣一愣的,同时也觉得异常郁闷。

    自己好不容易挖了个“民主家庭”的坑,想让薄衍宸往里跳。没想到,他非但没跳,还莫名其妙把她给推下去了。

    薄衍宸好以整暇地看着她,“我看。这个议题暂且作罢,不用民主表决了。”

    黎欣彤:“……”她想弱弱的问一句:不用表决,那她能不能自己做决定?

    “不打算回家了吗?”薄衍宸敲了敲黎欣彤的小脑门。

    “哦。”黎欣彤闷闷地应了一声,去拿沙发上的包包。

    “怎么这么颓废?”薄衍宸笑道,“我还以为你很期待回家呢!”

    黎欣彤不解:“有什么好期待的?”

    薄衍宸朝她眨了眨眼:“因为我答应给你的奖励,这会儿应该已经送到家里了!”

    “真的!?”黎欣彤眼前一亮,顿时来了精神,“是什么奖励?”

    薄衍宸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不告诉你。回家就知道了。”

    黎欣彤撇撇嘴,表示不满。

    坐到车上,黎欣彤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今天你见过林雪儿的律师了吗?结果怎么样?”

    “不怎么样。没说几句就被我请走了。”

    “啊?怎么会这样?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薄衍宸当然不会把林雪儿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重复给小妻子听,“她想求得我的谅解,但却不肯说出幕后主使。所以,没得谈。”

    “哦。这样啊!”黎欣彤点头,“我们都知道幕后主使是薄景轩,只是没有证据罢了。林雪儿这么护着他,该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

    薄衍宸差点被噎住:“你的脑洞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了?”

    “不是我啦!”黎欣彤笑了,“这是倪紫颖得出的结论。”

    薄衍宸:“……”他表示对女人们闲来无事议论的观点表示无语。

    “那你觉得林雪儿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肯坦白呢?”黎欣彤问。

    “原因不重要。她不说,对她没有任何好处。等她尝到苦头后,自然会说!”薄衍宸的眸子里闪着鹰隼的光。

    黎欣彤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不过对于薄衍宸的话,她还是非常相信的,“嗯,只要她肯说出来,就能减轻她的罪,何乐而不为呢?她不为自己考虑,好歹也要为孩子考虑吧。她的儿子还那么小,没有妈妈真的很可怜诶。”

    薄衍宸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她家里的情况?”

    “倪紫颖说的啊!”黎欣彤说,“她们是楼上楼下的邻居。林雪儿离异带着一个五岁的男孩,如果她要坐牢,孩子只能扔给林雪儿的母亲带了。老人带和母亲带总归不一样,而且学校里的同学知道后也会对孩子指指点点,对孩子的成长非常不利……”

    薄衍宸不想再听下去了,打断她道:“法律是公平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孩子在林雪儿这样人品的母亲身边长大,未必是一件好事。还是让她在里面改造好了,再出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吧。”

    黎欣彤张了张嘴,一时竟然无言以对。说薄衍宸的话太绝情吧,又似乎说的句句在理。可怎么听怎么觉得不舒服。

    “好了,你也别想太多了。林雪儿的罪不会判多少年,孩子也并不是没人带。你对别人动恻隐之心的时候,别人也许正在对你默默捅刀子。”薄衍宸的话意有所指。

    心想:要是黎欣彤知道了林雪儿让律师带给他的话,估计会气吐血吧。

    “阿宸,你别吓我好吗?”黎欣彤听得背后直冒冷汗。

    “我只是打个比方,你别紧张。”薄衍宸安慰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善良,但有时候善良过了头,伤害的只会是自己。懂了吗?”

    黎欣彤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