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309章 那个男人绝对会死的很惨

    睡梦中的黎欣彤像是有感应似的,嘴角微微扬起,“阿宸,老公……”女人轻声咕哝了一句后,又睡了过去。

    茆煜震惊地看着黎欣彤,手机都差点滑落。

    阿宸?老公?

    虽然他不认为黎欣彤这声“老公”是对丈夫的称呼,但能称呼一个男人为“老公”,两人的亲密关系已经毋庸置疑了。

    况且“阿宸”这两个字,除了亲戚朋友,就连茆煜都不敢这么叫薄衍宸。

    茆煜的心一寸一寸地凉下去,看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黎欣彤真的是薄衍宸的地下情人。只是他不明白,像她这么有才华的女人,完全可以自食其力,何必要攀附有钱人呢?

    “彤彤,说话呀!喂喂……”电话里,薄衍宸的声音已经极度地不耐烦。

    茆煜刚要把电话摁掉,却想到刚才薄衍宸好像提到要来接她,显然他是知道设计部晚上的聚餐。

    只要薄衍宸一通电话,就能查到黎欣彤最后和谁在一起,到时候麻烦的是他。

    于是茆煜硬着头皮开口:“董事长,我是茆煜。”

    薄衍宸愣了几秒钟,沉声道:“怎么是你接的?她人呢?”

    茆煜:“她喝醉了,接不了电话。”

    “什么?喝醉?!”薄衍宸立即不淡定起来,提高嗓音道,“她现在人在哪里?”

    “她在出租车里,我不知道她家在哪里,正想联系她的家人。”茆煜的解释听上去合情合理。

    “我就是她的家人。你现在马上把车停在路边,用她的手机发个定位过来。我来接她。”薄衍宸命令的口气道。

    茆煜怔了怔,还想说什么,薄衍宸已经挂掉了电话。

    茆煜望着暗下去的屏幕发呆。刚才薄衍宸说什么?他是黎欣彤的家人?这话什么意思?

    他们不是情人关系吗?怎么上升到家人关系了?

    还是说薄衍宸一贯霸道,这只是对身边女人宣誓主权的表现。

    正在茆煜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叮咚一声,黎欣彤的手机上进了一条信息,是薄衍宸发来的。上面只有四个字:“快发定位!”

    茆煜让出租车司机把车子停在路边,发了定位给薄衍宸。

    出租车的引擎依旧开着,车上的冷气很足,可茆煜却觉得莫名的燥热,他打开车门下车去。靠在车门上为自己点燃一根烟。

    刚刚的几分钟里,茆煜的心情可谓大起大落。

    从终于鼓起勇气,向醉酒的心仪女孩表白的那种忐忑不安,到情不自禁偷吻的那种紧张羞涩,再到突然被强大情敌打断的尴尬。

    难道他的这段感情,真的还没有开始就要被扼杀了吗?

    他不甘心!至少在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他绝不死心!

    他不相信黎欣彤会是拜金的女人,更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会那么差。

    两支烟的功夫,薄衍宸的车就到了。

    他从车里出来,疾步走到茆煜跟前,冷冷地睨了他一眼:“彤彤人呢?”

    “还在车里睡着。”茆煜回答。

    薄衍宸朝车里看去,果真看到车后座上,蜷缩着一团的小女人,脸突然黑的不像话。

    “就你和他两个人?”薄衍宸凌厉的目光射向茆煜。

    “嗯。其他人都下车了。”茆煜解释道。

    薄衍宸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这个解释很不满意:“你一个男人送她回家,合适吗?”

    “我……我不知道她的住址……”茆煜又解释道。

    “不知道地址,就把人往自己家送?你经常那么干?”薄衍宸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鹰隼的目光审视着他,就像要把他射穿。

    茆煜被他看得一阵心虚,他意识到自己这么做确实欠妥,也着实惊叹薄衍宸观察能力之强,能迅速判断出车子的方向是去他家的。

    “可……我总不能把她丢在大街上吧?”茆煜小声说。

    薄衍宸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直接拉开车门。

    司机阿斌也从车上下来,跑过来:“薄少,要不要我和您一起把夫人抬出来?”

    “夫人?”茆煜惊讶地脱口而出,“她是您妻子?”

    薄衍宸像是看白痴似的:“有什么问题吗?”

    说完转头对着阿斌道,“这儿没你的事儿。你去把车里的冷气开高点,夫人睡着了,容易着凉。”

    他的小妻子除了他之外,任何男人都不准接触,哪怕只是帮助抬着、扶着。

    阿斌哦了一声,自觉跑去车里,将车子开至和出租车并排并,然后下车来,将车后排的门打开。

    薄衍宸弯腰将小妻子抱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车里,然后坐了进去,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直到汽车的尾灯消失,茆煜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的脑筋一时转不过来。

    薄衍宸和黎欣彤不是情人吗?怎么成了夫妻了?

    既然是夫妻,为什么不公开呢?

    薄衍宸一个董事长,怎么舍得让妻子出来工作,而且还安排在设计部这种连男人都喊累的地方?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先生,上车吗?”出租车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好以整瑕地看着茆煜。

    茆煜这才终于回过神来,蔫蔫儿地坐进车里,车子飞驰而去——

    从被抱进车里,到现在,黎欣彤一直睡得很沉。

    “彤彤,彤彤……”薄衍宸试着叫了小妻子好几声,没有丝毫反应。

    薄衍宸的脸色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设计部这帮人实在太过分了,居然把他的女人灌醉。到底是想闹哪样?

    他真恨不得把这帮兔崽子给开了。

    还有茆煜,居然把他的小妻子往自己家带,想干吗?简直反了天了!

    要不是看在茆煜是他亲信的份上,又加上他对茆煜人品的信任,刚才看到黎欣彤躺在车里的那种情形,那个男人绝对会死的很惨。

    车子经过一个陡坡,失重非常厉害。

    黎欣彤突然睁开眼睛,手捂着嘴巴,像是要吐了的样子。

    “彤彤,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薄衍宸抱着她,关切地问道。

    话音刚落,就听“呕”的一声,黎欣彤华丽丽地吐了他一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