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311章 老公为你服务

    上楼后,小亿同去了自己的房间洗澡。黎欣彤则被薄衍宸拖进了浴室。

    “喂,我不要和你一起洗!”黎欣彤抗议。

    “分开洗费时间。乖,过来,老公为你服务。”薄衍宸扒光了自己后,把魔抓伸向了小妻子。

    上半身的衣服很快被扒掉,黎欣彤立即蹲下身子,避免被扒光,“一起洗才费时间呢!到时候上班肯定会迟到的!”这是她心酸的血泪史。

    每次薄衍宸借口帮她洗澡,总要洗上几个小时。其实真正洗的时间少得可怜,绝大部分时间都被他压在浴室各个角落,做着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谁说的?昨晚也是我帮你洗的,不是洗的很快吗?”薄衍宸说。

    “昨晚?”黎欣彤站起身来,“昨晚是你帮我洗的澡吗?”

    薄衍宸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不然你以为呢?”

    黎欣彤:“……”果然醉酒后是不可能自己洗澡的。

    “不会喝酒就别喝。谁敬你酒都喝,傻不傻呀!”薄衍宸恨铁不成钢,“一个女人,喝的不省人事,多危险!”

    黎欣彤愧疚地看了他一眼:“那……我是怎么回来的?”

    “我接你回来的呗。难不成你以为自己喝断片了,还能认得回家的路?”薄衍宸眉毛一挑,“把你放出去一次,你就喝成这样,以后我只能下令禁止部门私下聚餐了!”

    “别别别,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喝醉了!”黎欣彤的认错态度很好,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连累了全公司的同事不能聚餐,那她的罪过也太大了吧。

    薄衍宸抬手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以后还敢宿醉,看我怎么收拾你!”

    黎欣彤揉了揉被敲痛的额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了。你去接我,岂不是被其他同事看到了?”不是说好要隐婚的吗?

    “只有一个人看到了。”薄衍宸淡淡的说。

    “啊?谁啊?”黎欣彤心里咯噔一下,到底还是被看到了。

    “茆煜。”

    “啊?怎么会是他?”黎欣彤嘴角抽搐的厉害,“我记得他比我先喝醉诶。”

    “我去的时候,他清醒的很。”薄衍宸面无表情的回答,“我记得他的酒量不错,说不定是装醉。”

    “呃……”黎欣彤囧,“这人太狡诈了吧。居然装醉,难怪紫颖想套他话,怎么套都套不出来。”

    薄衍宸挑眉:“套什么话?”

    “套他是不是在谈恋爱呀!”黎欣彤说,“因为茆煜最近的行为怪异得很,紫颖怀疑他在谈恋爱。我觉得不是。然后我们打赌,赌一条香奈儿的裙子。”

    薄衍宸:“……”他想说,女人真无聊!

    “茆煜最近怎么怪异了?”薄衍宸问。

    “额……”黎欣彤咬着手指头,“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总觉得他最近变化好大。以前他总是板着脸,比你还高冷,对下属近乎严苛。可最近,他对我们的态度和缓多了,甚至时不时地对着我们笑。这次聚餐也是,其实,原本我们没有邀请他,可是他知道后竟然主动要求参加。据说以前他从来不参加类似部门聚餐的。”

    黎欣彤说完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好诡异!是不是?”

    薄衍宸眯了眯眼睛,的确很诡异!

    呵呵!看来自己又多了一个情敌!

    “对了,茆煜看到你,有没有问什么?”黎欣彤问,“你怎么和他解释?”

    “实话实说呗。”

    “啊?不是吧?”黎欣彤呆如木鸡,“你……你怎么告诉他了!”

    “为什么不告诉?”薄衍宸反问,“你以为凭他的智商,一般的借口能骗的了他?与其编造一些连自己都信不过的谎言,不如实话实说。反正我们是合法夫妻,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黎欣彤一时竟然无言以对:“他……他知道后,有什么反应?”

    “管他什么反应。”薄衍宸说:“他答应保密就可以了。”

    “他真的不会说出去?”黎欣彤还是不太放心。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他答应了,就该信任他。”薄衍宸说,“他是我的亲信,他的人品我信得过。不过,就算他真的食言了,也没关系。反正,过段时间我也准备公开我们的关系。”

    黎欣彤又是一愣:“你……你要公开?”

    薄衍宸挑眉:“怎么?难道你想和我偷偷摸摸一辈子?”

    “没啦!”黎欣彤摇头,“我听你的,你说公开就公开,我没意见。”

    “这才乖!”薄衍宸低头亲了亲她的唇,“现在可以洗澡了吗?”

    “哦。”黎欣彤弯腰脱掉最后的束缚,乖乖地躺进浴缸,放松身体,仍由薄衍宸为自己服务。

    “你的赌赢定了!”薄衍宸一边帮她擦背,一边说。

    “啊?什么?”黎欣彤正闭着眼睛享受着老公的独家服务,突然被他来了这么一句,立即睁开了眼睛。

    “我的意思是,茆煜应该没有谈恋爱。”薄衍宸说。

    “哦?你怎么知道?”黎欣彤似乎有些不信。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薄衍宸笃定的表情,“你只要等着赢得那条香奈儿的裙子吧。”

    既然茆煜看上了他的女人,那么就表明他没有谈恋爱。不过,这些当然不能让黎欣彤知道。

    “香奈儿的裙子没我的份。”黎欣彤弱弱地开口,“紫颖说,她输了,我的一个月午餐她全包了。”

    薄衍宸:“……”他想说,一个月的午餐才多少钱?一条香奈儿的裙子多少钱?这两个赌注未免也太不对等了吧?

    也只有他的小妻子才会那么老实!

    由于薄衍宸没有一心二用,这个澡洗得很顺利,不到二十分钟,两人就洗完了。

    吃完早餐坐进车里的时候,黎欣彤突然发现汽车的脚垫和座套全部都换了新的,车里也被喷了香水。

    “咦?座套不是前几天刚换过吗?又去洗了?”黎欣彤问。

    “不是去洗了,是扔了。”薄衍宸说。

    “啊?为什么?”黎欣彤心疼的表情,“有钱也不用这么糟践吧?这座套很贵的好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