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321章 你这个贱女人

    黎欣彤脸上的表情也颇为震惊,倒不是她被susanna的反应给吓到,而是被“闵彤彤”这三个字给怔住了。

    两岁那年,父亲和母亲离婚,母亲把自己和黎欣彤的户口迁走。

    母亲姓闵,于是为她改名为闵彤彤。

    这个名字一直用到十九岁那年,父亲在乡下的房子要被征用,为了获得更多的赔偿,硬是把她的户口迁了过去。当然,名字也给改了回来,一直用到现在。

    知道闵彤彤这个名字的人,仅限于亲朋好友和她十九岁之前认识的人,后来,包括莫双双在内,都不知道这个名字。

    可susanna是怎么知道的呢?她们先前并不认识呀!

    “你……你认识我?”黎欣彤问。

    她一问,susanna更加震惊了,上前一步瞪着她道:“你……你真的是闵彤彤!!”

    “对啊。闵彤彤是我的曾用名。不过,这个名字我已经五年没用了,我现在叫黎欣彤。”

    Susanna愣了半晌,突然冷笑起来:“呵!难怪找不到你!原来你回国了,还改名字了!”

    “找不到我?”黎欣彤听不懂了,“你为什么找我?你认识我吗?”

    “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你化成灰我都认识!”susanna露出鄙夷的神色,“装,接着装!!闵彤彤,你别以为装作不认识我,我就拿你没辙。我告诉你!阿宸他先认识的人是我,他是我的!是你!是你横刀夺爱!”

    黎欣彤算是明白susanna找上门的真实用意了,原来是向正牌老婆宣战来了。这女人也真有勇气!

    “你认识他在先又怎么样?难道认识的早就非得在一起吗?”黎欣彤理直气壮道,“阿宸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她选择我而不选择你,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我并没有横刀夺爱。说句实话,我和他结婚前,根本不知道有你这号人存在。”

    她可不是小绵羊,被人一吼就吓得不敢说话。对于不讲理的人,她唯有理直气壮,才能把对方镇住。

    然,susanna可不是那么容易被镇住的女人。黎欣彤的这番话无疑是刺痛了她最最敏感的神经。

    薄衍宸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这个事实她虽然一直都知道,但却始终自欺欺人,不敢去承认。

    现在,冷不丁被人戳穿,尤其那个人还是自己最大的情敌,她心中的怒火一触即发。

    本来,她以为闵彤彤失踪后,自己的机会就变大了,可惜,薄衍宸却依旧对她冷淡如初。她知道,薄衍宸还爱着他的彤彤。

    昨天,她得知薄衍宸结婚的消息,气愤之余,她想了很多。既然薄衍宸能选择结婚,那就证明闵彤彤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个过去了。那就证明,薄衍宸并不是一个认死扣的人。

    这样一想,她突然觉得自己又有机会了。趁着薄衍宸和新婚妻子的感情还不牢固,现在破坏还来得及。

    于是,她趁着黎欣彤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上门来挑衅。最好能气走原配。

    可是,见到黎欣彤后,她觉得自己所有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

    黎欣彤居然就是闵彤彤!

    这么说,那天她在妇产科医院看到的那个女人真的是闵彤彤。

    呵!这女人简直就阴魂不散。

    她为什么不永远消失?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过了五年还要和她抢薄衍宸!

    Susanna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心。

    “你这个贱女人!”她突然上前,一把将黎欣彤推倒在地:“你以为和阿宸结婚了,就可以一辈子安安稳稳地当薄太太了吗?哼!想都别想!我不会让你如意的!你等着!”

    黎欣彤被推倒在地,膝盖撞到坚硬的大理石地板,钻心的痛让她站不起身。

    正好倒水出来的小崔看见了,吓得丢下茶杯飞奔过来,“天哪!夫人,您怎么了?”

    “我没事。你扶我起来。”

    小崔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来,转头愤怒地瞪着susanna,“你为什么推倒我们夫人,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Susanna在气头上,被一个佣人吼,心里顿时更加不爽了,抬脚踹了过去,“死丫头,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我大呼小叫!”

    小崔被踹在肚子上,痛的满地打滚。

    “小崔,你没事吧?”黎欣彤急忙蹲下来,查看小崔的伤势。

    Susanna趁机一脚将黎欣彤也踹倒在地,尖尖的鞋跟就要往她身上踩的时候,祁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冲过来一把将susanna推开。

    别看祁妈上了年纪,可手劲却大得很,加上体型偏大,这一推搡,不仅把susanna推开好远,顺带着让她崴了脚,扭断了鞋跟,倒在地上直哼哼。

    “你是什么人?敢跑来这儿撒野!”祁妈厉声质问道。

    “祁妈,这人一进门就欺负夫人,对我们又打又骂,像个女流氓似的。”小崔委屈地告状。

    “什么?欺负夫人?反了她了!”祁妈立即拿起电话给小区的警务室打了电话,然后又汇报了薄衍宸。

    小区保安很快赶到了,二话不说,将susanna架走。

    黎欣彤被祁妈和小崔安置在客厅的沙发上。

    “夫人,这女人是谁啊?这么凶神恶煞的?”祁妈问。

    “应该是先生的爱慕者吧。”小崔说,“我听她刚才说什么不让夫人安安稳稳当薄太太。”

    “什么?就她这种泼妇,也敢来挑衅?”祁妈朝地下啐了一口,“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她自己长什么德行?她全身行下哪里有一点比得过咱们夫人?论相貌,我们夫人甩她几白条街。论人品,她压根儿就没人品。这种货色,咱们先生哪能看上?换个正常男人都不会要这种女人!”

    “就是就是,说的太好了!”小崔连连点头,表示赞同,“那泼妇太过分了,竟然敢公然和正牌夫人挑战,她以为自己是谁?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也算是奇葩了。”

    “夫人,以后您一个人在家,千万别放一些乱七八糟的陌生人进来。您人善良,打架骂人方面,肯定不是这种泼妇的对手,容易吃亏。”祁妈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