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324章 躺着也中枪

    一连串的问号在黎欣彤的脑海里徘徊。要想解开谜底,唯有去一趟m国。

    可她连护照都没有,看来当务之急是马上办一个护照,反正以前那个护照是用闵彤彤的名字办的,现在也没法用。

    于是黎欣彤打车去了西城出入境管理局,完成了一系列手续后,她被告知一周后取证。

    走出办证大厅,背后突然有人叫她,一回头,居然是薄景宁。小丫头穿着一身警察制服,她差点没认出来。

    要不是她额头上贴着的那块胶布,黎欣彤还真不敢认呢。

    “欣彤姐,好巧。”薄景宁跑过来,亲热地挽住她的胳膊,似乎上次的不悦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黎欣彤也不是记仇之人,朝她笑了笑,“真的好巧。你……来这边串门?”

    “嗯,有个案子需要调取一些物证。”薄景宁回答。

    “嗯?你不是法医么?怎么干起刑警的活了?”黎欣彤问。

    “新人得多岗锻炼呗!”薄景宁耸耸肩。

    黎欣彤笑了:“这样很好啊!看来,你们领导很器重你哦。”

    “欣彤姐,你别取笑我了。”薄景宁撇撇嘴,“刑警最苦逼了,这么热的天还得在外奔波。你看,我这刚工作几天,人都晒黑了不少。”

    黎欣彤一看,果然,小丫头比上次见面的时候黑了不少,也瘦了不少,“呦,你受着伤,局里不照顾着点吗?”

    “我这点伤算什么呀?”薄景宁摸了摸头上的贴布,“人家比我伤的严重的都在上班。我还能说什么?”

    黎欣彤叹了口气,干公安这行还真是不容易。

    这么热的天,像薄景宁这样的千金小姐,哪个不是穿的美美的,或坐在办公室里吹吹空调,发号施令。或者干脆就躺在家里什么都不干。

    像薄景宁这么能吃苦的,大概很少吧?

    黎欣彤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你这么辛苦,家里人知道吗?”

    薄景宁抓了抓头发,嘿嘿地笑了:“其实不瞒你说,我还没和家里说过呢!”

    黎欣彤:“……”

    “家里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儿。爷爷生病住院,我哥被绑架,然后又被记者追问当年车祸的事儿。长辈们都被弄得焦头烂额。我怎么好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添乱呢?”

    说起家里的境况,薄景宁顿时心情沉重起来,“他们只知道我已经找到了工作。具体是干什么的,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他们大概对我挺放心,也没多问。”

    “可是……这事儿也没办法瞒一辈子呀。西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免不了遇到熟人。你看今天就碰到了我,下一次指不定遇到谁呢!”黎欣彤说的很实在。

    薄景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我也知道。可现在真的不是说实话的时候,等过了这阵子再说吧。欣彤姐,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哦!”

    黎欣彤不假思索地点头:“当然,我不会说出去的。”她就算再无聊,也不会和薄家的人多废话。

    “连小叔都不能告诉哦。”薄景宁补充了一句。

    黎欣彤:“……”

    呵!叫小叔叫的那么亲热,却处处防着。这实在是讽刺。

    黎欣彤的眼神顿时冷了几分:“我不会告诉他。不过,他对你们家的事儿也没兴趣。”

    薄景宁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妥,忙解释道:“我不是怕小叔说出去。我是怕小叔身边的那个特助,你知道的,我和他有仇。”

    黎欣彤:“……”

    我勒个去!这丫头要找借口,能不能找个稍微像样点的?这关芮文涛什么事儿?难道芮文涛知道了,就会跑去告诉薄家的人?

    拜托,他如果那么幼稚,估计早就被薄衍宸开了。

    哎!可怜的芮文涛,躺着也中枪。

    “好了,你别想太多了。我答应你,谁都不告诉,行了吧?”黎欣彤说。

    “嗯嗯。我知道你最好了。”薄景宁露出了孩子似的笑容。

    黎欣彤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她是天真无邪呢,还是幼稚呢?

    “对了。我有件事儿要问你。”薄景宁突然神秘兮兮地把黎欣彤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关于车祸那件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黎欣彤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办?我不都和你爷爷说了吗?这几天记者那边好像也没什么动静。网上好像也没新的帖子冒出来。这事儿应该翻篇了吧?”

    “翻篇?”薄景宁像是看白痴似的看着她,“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黎欣彤:“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薄景宁朝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这几天,表面上看,似乎风平浪静。但实则暗流涌动。媒体那边,是我爷爷花了大价钱给公关掉了。网上的帖子据说是被人黑了,大概也是薄氏请的黑客干的吧。但是,昨天爷爷在和秦淮商量事情的时候,我听到他们说,那个帖子的幕后主谋一直查不到。所以,不知道他哪天又会冒出来。而且,那个人似乎对整件事情都了如指掌,万一他手里握着要命的证据,我哥恐怕会有麻烦。”

    黎欣彤眉头紧蹙,这个人的确很危险。就像是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有证据应该不会吧。否则,一年前他为什么不拿出来呢?”黎欣彤问。

    “就怕那个人是刚刚得到的证据呢?”薄景宁说。

    黎欣彤:“……”这倒是有可能的事情。

    “万一证据被有关部门掌握,不仅我哥有麻烦,说不定还会连累到你。”薄景宁的表情很严肃,“毕竟,当年你替他顶了罪,相当于你作了伪证,干扰了司法秩序。”

    黎欣彤的心头一紧,这个她老早就想到了。

    “所以,我先给你提个醒。万一事情发生了,你也好有个思想准备。”薄景宁说,“不过我想,小叔的人脉广,应该不会让你有事的。不过我哥就……”

    黎欣彤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毕竟薄景轩才是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而且逍遥法外那么久,就算薄家地位再高,在铁证如山面前,也不可能逃避法律的制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