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325章 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呀

    薄景宁愁容满面:“这几天,全家人心惶惶,尤其是我妈,家里的门铃一响,整个人就变得神经兮兮的,生怕警察找上门。”

    黎欣彤:“……”她想说,吴美姿那么怕警察,却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就是警察。呵!真是极大的讽刺。

    现在知道怕了,当初逼她顶罪的时候胆子可是大得很呢!

    薄景宁抬手看了看表:“哇。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工作呢,改天再聊。欣彤姐,再见!”

    黎欣彤和她挥手告别后,打车回了家。

    她像出来的时候那样,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大门,从原路返回,却在爬到一半的时候,被底下的人叫住了。

    “天哪!夫人!您这是干什么?危险,快下来!”祁妈的的尖叫声划破了午后的宁静。

    黎欣彤的额头上掉下三根黑线。呃……还是被发现了。

    人一慌,脚下一滑,差点摔下来,幸好双手及时攀住空调外机的栅栏。

    整个人吊在半空,又不敢往下跳。不上不下的,甚是狼狈,“救命……快救我下来!”

    祁妈吓得不知所措,“夫……夫人,您再坚持一下,千万别撒手!我……我去找帮手来。”

    说完,扯着嗓子大喊:“小崔,小崔……快来啊!救人啦……”

    小崔一阵风似的奔了过来,“怎么啦,怎么啦?祁妈你怎么啦?”

    “不是我,不是我!”祁妈指了指楼上,“是夫人……”

    小崔顺着祁妈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吓得脸色都白了:“妈呀!夫人……您这是干什么呀?什么事儿都好商量,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呀……”

    黎欣彤耳边顿时天雷滚滚。感情这丫头是以为她是受了susanna事件的刺激,想不开要跳楼吗?

    拜托,她真要自杀也得选个高点的楼跳吧。谁会从二楼往下跳?

    黎欣彤双手吊在那里,承受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掉下去的心理恐惧,又被小崔的话弄得哭笑不得。

    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又害怕。

    “你给我闭嘴!瞎嚷嚷什么?”祁妈一嗓子吼过去,她喊这丫头过来,是让她帮忙的,又不是让她鬼叫的,“夫人不是要自杀。夫人这是……锻炼身体呢!”

    “锻炼身体?”小崔一脸懵逼。

    虽然这是祁妈自认为在短时间内能想出的最合理的理由,不过听在小崔耳朵里,怎么就觉得非常奇葩呢?

    “哎呀!别问那么多了。”祁妈不耐烦地将小崔往外推,“我在这边看着,你快点搬个梯子过来。”

    她得在这边看着,万一黎欣彤坚持不住掉下来,好歹有她这个肉垫子。

    本来她是可以自己去拿梯子,可她担心小崔那个脆弱小身板,当肉垫子不太可靠。反正她五大三粗,结结实实,黎欣彤要是摔在她身上,安全系数更高。

    小崔很快就搬来了梯子,和祁妈两人齐心协力把吊在上面黎欣彤救了下来。

    等终于回到地面的时候,三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似的。

    小崔惊魂未定的看着黎欣彤:“夫人,我求您。下次锻炼身体的时候,能不能选择安全系数高一点的项目。例如,游泳,跑步,跳绳什么的。再不行,做瑜伽也可以啊!”

    做个安静的美女不好吗?

    黎欣彤的嘴角抽了抽,这丫头还真是没脑子,人家说什么都信。

    但她又不能老实说自己为什么会爬高的真正原因。

    祁妈自然是知道的,忙打岔道:“小崔,你懂不懂规矩?夫人是主子,你是丫头。夫人做任何事儿,都是她的自由。哪有丫头教育主子该干吗,不该干吗的?想造反吗?”

    祁妈此言一出,小崔吓得立即低头:“小崔不敢。夫人,对不起,我没有想教育您的意思,我只是……只是……”

    “你只是担心我,对不对?”黎欣彤看她急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立即接过她的话题,帮她圆场。

    小崔感动地点头如捣蒜:“嗯,嗯,我是担心您。”

    “真不好意思,我让你们担心了。”黎欣彤诚恳地语气,“下次不会了。今天这事儿,谢谢你们。”

    “夫人,看您说的。保护您是我们的责任。”祁妈说。

    “就是就是。您要是受伤,先生肯定饶不了我们。”小崔补充道。

    提到薄衍宸,黎欣彤心里咯噔一下:“哦。对了,这件事儿千万别告诉先生。最近他工作忙,别为了小事儿让他操心。”

    两人齐刷刷的点头:“嗯嗯,我们明白。”——

    薄衍宸回到公司后,把刚才开到一半的会议继续开完。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芮文涛敲门进来:“薄少,已经联系过susanna小姐的经纪人艾伦了,他说有空,现在人就在会客室,您有时间见他吗?”

    “今天还有其他的行程安排吗?”薄衍宸问。

    “晚上六点半还有一个视频会议。”芮文涛回答。

    “嗯,让他进来吧。”

    “是!”

    芮文涛出去后,不一会儿,艾伦进来了。

    “薄总,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儿?”来见薄衍宸,艾伦的心里也颇为忐忑。

    他寻思着susanna是不是又瞒着他做了什么事儿,得罪了薄衍宸。

    否则薄衍宸怎么主动约见他?

    可芮文涛告诉他,约见的事情不许告诉susanna,他又没法去问susanna。

    艾伦心里没底,不知道薄衍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次susanna在西城的行程,是怎么安排的?”薄衍宸问。

    艾伦很讶异,薄衍宸怎么会关心这个,莫非……开始对他家susanna感兴趣了?

    “哦,是这样的。公司最近没有给Susanna安排具体的舞台设计工作。这段时间,只是让她上一些访谈、综艺类的节目。想先在国内打响知名度。空余时间,她一直在精心准备这个月底贵公司的时装发布会。”艾伦特地强调了这点,以博得薄衍宸的好感。

    “然后呢?还有什么安排?”薄衍宸接着问。

    “然后?”艾伦心头一喜,薄衍宸果真开始对susanna上心了,“从下个月开始,她将回归本职工作。正式接一些大型时装发布会和大型晚会的cas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