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万界仙主

第662章、屠魔

    戮仙大阵外,二十多名修士脸色微变,脚尖一点,就要抽身倒退,甚至有几人下意识就要收回自己的法宝护在身前。看书阁 www.kanshuge.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他们早就料到,胆敢前来青魔宗撒野,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不过就是十绝幻劫境强者,他们也有把握凭借宗门的困杀大阵将其绞杀,却没想到本该随心所欲诛杀敌寇的两仪戮仙大阵,竟是如顽劣稚童,突然耍起了心性,即便是那九宫幻劫境修士,也好似被人斩断了之间气机联系。

    区区一个九宫幻劫境初期的修士,怎么可能拥有如此诡异的实力?

    难不成,这看上去不足百岁的青年修士,还是一个最顶级的仙阵宗师!?

    感受到困杀大阵中传来的一连串声响,二十余名修士都是心知不妙,第一时间便向后退去,只是还不等他们反映,便感觉一股透心冰寒,好似眉心被一道无形刃纹穿透,炸出一片片血雾来,眼神中无尽惊悸一闪而过,旋即涣散轰然坠地。

    二十多人,包括那九宫幻劫境修士,到死都不明白,他们为何没能觉察到半分杀机。

    二十余名修士一死,本就如同窗户纸一般的困杀大阵顿时失去了主心骨一样,顷刻间烟消云散,就是玄关云梯也明显暗淡许多。

    楚凡站在原地,抬手将数十枚纳戒摄起,随手打出数十道禁制丢入乾坤世界,并没有急着杀入青魔宗,一人如阴影隐烁出现,先是瞥了眼遍地狼藉,看不清脸上表情,最后将目光落在楚凡身上,神情凝重沙哑道:“不知公子与我青魔宗有何仇怨,竟要杀上我青魔宗来。”

    楚凡抬头看了眼那全身笼罩在一袭黑袍中的修士,修为竟是已达到了半步十绝幻劫境,淡笑一声道:“魔道余孽,人人得而诛之,还需要什么仇怨道理吗?”

    黑袍修士点了点头,依旧面无表情,若非宗主不在,便是十绝幻劫境强者,也叫他有来无回,只是既然楚凡能轻易破开两仪戮仙大阵,他自然不会心存轻视。

    只见他退后一步,随手一挥,身后,如一线潮涌,一片赤红长袍若晚霞帷幕,从云梯内涌出,不下千人,看迹象宗门内依旧奔涌不息。

    楚凡眯眼环视一周,最前面千余名修士结阵而立,山门云梯两侧,雾霭散去,是两座绵长山脉,呈天罡龙蛇大阵之势,山峦之上,几乎同时站满密密麻麻的赤袍修士,云梯中心,更是有七名黑袍修士坐镇中心大帐,每一人周身魔元翻滚如潮,气势汹涌无匹。

    楚凡看着眼前将自己合围包拢的情景,抬头对云梯上那为首的黑袍修士笑道:“看来你们青魔宗好大阵势,楚某今日纵是身陨此地,也不虚此行了!?”

    “哈哈哈,小友既有如此雅兴来我青魔宗,我等自是需尽地主之谊,否则小友岂不怪罪我青魔宗待客不周?”

    云梯之上,一名淡灰色长袍修士哈哈大笑一声,声音沙哑而阴骘,如夜枭哭啸,话音未落,两侧山峦,便有猩红血煞雾气若浪潮汹涌而来,一线浪潮铺天盖地,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楚凡脸色沉重,凝神望去,那赤红色浪潮竟是如滔天血海,所过之处,哪怕是天地虚空中的生机道韵都被吞噬泯灭,而两侧山峦上那千万名赤袍修士,更是恍若无骨之人,大袖翻飞,不断有血色道韵如长河翻滚。

    赤红浪潮转瞬及至,楚凡冷笑一声,一步踏前,轻叱道:“果真是一群邪魔外道……”

    轮回法相若墨融于水,一瞬百丈,并且还在不断向外扩散,所过之处,顿时化为一方漆黑漩涡般的道则领域,那如嗜血魔龙咆哮翻滚的赤红浪潮,恍若湍急大浪与千仞壁立轰然相撞,原本气势如虹的水龙顷刻覆灭,寸寸崩碎。

    虚空,如万千布匹急促撕裂。

    楚凡扯起嘴角冷笑,他就说区区一个魔道宗门,建立才不过几年光景,怎么可能有万千教众,随着轮回领域宛若天堑横亘虚空,便看见那气势凌人的赤的长龙寸寸皲裂,同时,两侧山脉之上,众人就见着了匪夷所思的一幕,伴随先发制人如血龙咆哮的赤红浪潮溃散破灭,两侧山峦上无数赤红长袍修士如被人撞开的猩红血柱,蓦然如血泉喷洒,摇摇欲坠。

    云梯之上,那淡灰色长袍修士脸色微变,身影鬼魅飘起,迅速离开云梯顶部,一柄血红长剑被直接祭出,围绕这浓郁血煞之气,一剑横扫。

    哗……

    一道九天血河落幕毫无征兆的垂落而下,之后如血色天幕,将楚凡彻底笼罩起来。

    楚凡笑了笑,难怪青魔宗在短短数年时间,便能名扬冥元界,甚至于正大光明抖搂门面,出去后站在如织人流中大声呐喊‘我是青魔宗魔教修士’,也没谁敢义正言辞除魔卫道,这动辄便是八品、九品仙阵的威势,莫说还是一名九宫幻劫境强者亲自操控,便是寻常阵道修士,也足以困杀任何九宫幻劫境强者。

    不过这种抬手一剑斩九宫的壮举,眼下那灰袍修士也就只能想一想了。

    即便是赤龙嗜血大阵又当如何?在九冥仙碑法天象地颠倒乾坤下,又算个什么东西?

    楚凡双手食指宛若拈花,道诀流转,原本还覆盖天幕,遮掩天机,占据方圆千里风水地利的血色天幕,如被人一剑捅开了巨大豁口的九天云幕,那灰袍修士嘴角已升起了讥诮冷笑,下一刻如坠云雾,他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天地虚空,不见仙元翻滚,不见气机纵横,自己一剑血河便被撕裂出这么大一道豁口?

    他原本想着,区区一个九宫幻劫初期修士,即便能有十绝幻劫境战力,在自己一剑血河下,也会吃些苦头,先摸清斤两轻重,再由大长老一锤定音,任你再道法高远,神通广大,还不是要覆灭于此?可眼下还不见眼前这青年修士动手,自己血河神通便溃散摇摇欲坠,当下便知道眼前这家伙比自己想象的厉害许多,就要先行退下。

    不过上山容易下山难,既然想要第一个动手出风头,总得留下点什么,然后,就再没了然后,这灰袍修士只觉眼前一黑,眉心如一抹妖冶红梅绽放,神魂俱灭。

    楚凡一脚完全踏地后,脚下不见动静,但方圆百里山河乾坤早已倒转,看了眼被自己‘天地杀纹’诛杀死绝的灰袍修士,微笑道:“若你们青魔宗就这点手段,那今日便可以彻底除名了。”

    为首黑袍修士脸色难看,缓缓走出。

    只是依然不见他亲自出手,反而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朝着周围千万名赤袍修士招了招手。

    青魔宗,名义上是一个九品魔教仙门,实际上只有极少数砥柱之人才清楚,根本就是李岇手底下的一座‘血魔池’,所谓的‘魔教’二字,也不过是为了掩盖魔元气机的障眼法而已,以血炼之法,融天魔道则,汲天魔气运,踏足无上大道,这才是宗主所谋划根本所在,而这种玄而又玄的秘法神通,却有极大漏洞,要以人族修士精血为引,蕴含极其浓郁的灵怨血煞之气,一旦暴露,必将引起一场波及整个冥元界,乃至九冥仙域的惨烈血战。

    黑袍修士感受到楚凡举手投足间不弱于道主的浩瀚伟力,眼角余光瞥到被此处大战吸引而来的冥元修士,脸色阴沉,心里震怒至极,若是青魔宗被就此打破,那么道主所有谋划必将暴露于众,不说他余禄,便是整个青魔宗弟子,都难逃一死。

    千余名修士齐齐拍向各自眉心,竟是不惜燃烧精血寿元殊死一搏?

    楚凡愣了一下,心神沉重,青魔宗必有不能见天日的秘辛,不过楚凡也不着急,此地不惜以禁术神通沟通天地之力,形成焚天煮地的合杀大阵,便足以说明重要所在,既然如此,那叫李岇的家伙若是得知消息,岂能不亲自前来援救?若真如此,总比自己一个人冒冒失失闯入云龙道庭来的安全,同样是龙潭虎穴,此地显然要浅上许多,既然如此,楚凡倒是不介意钝刀子割肉,将青魔宗层层剥开。

    无数法宝轰然炸响,齐齐砸落,楚凡负手而立,衣衫飘摇,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青魔宗外围耸立山头,已有百余名历练修士被冲天仙元魔煞之气惊动吸引,愕然向青魔宗门所在地望去。

    血雾飘摇,只见一线浪潮的血花炸开,百余名赤袍修士瞬息神魂俱灭,后面的修士来不及停顿,祭出的法宝齐齐卷在一层漆黑轮回领域上,就像凡夫俗子以头抢地。

    那黑袍修士不动如山,脸上看不出的阴深表情,沉声喝道:“结血魂噬天阵,继续冲杀,凡是能以血魂魔刹之气侵入对方领域者,事后均可成魔卫,奠定九宫幻劫仙境根基。”

    楚凡闭目凝神,没想到这魔教修士竟如此心狠手辣,所谓的血魂噬天阵,不过是一种激发自身寿元精血,燃烧所有潜力,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狠辣手段,千余人结阵,甚至于能以五行幻劫境之力,扰乱九宫幻劫境强者心神道念,近墨者黑,一旦被此等歹毒魔念入体,纵然是十绝幻劫境强者,也将被心魔侵蚀,坠入魔道。

    ………………

    ps:一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