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五十一章 女俘虏

    秦川带着部下爬回了战壕,回到战壕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瘫软在战壕里只有喘息的力气。

    “干得好,少尉!”巴泽尔说道:“看来我让你们出去‘封锁阵地’是对的,如果让别人去的话,这会儿我们只怕都要被那些希腊人淹没了!”

    秦川知道巴泽尔这话的意思,黑暗中最怕的就是近战和混战,刚才那场战斗实际上就是秦川等人在阵地前用地雷和防御硬生生的将希腊人顶上一阵,然后德军主力的机枪、迫击炮等火力才能发挥作用。

    但秦川的排也损失惨重,这一仗下来就损失了八名士兵,这使秦川的一排只剩下十一人,而且他们还个个都带着伤,秦川的左臂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嵌进了一块弹片……战场受伤常常会出现这种情况,紧张战斗时即使负伤了也不知道,直到这时放松下来才疼得厉害。

    巴泽尔撕开秦川的袖子用手电照了照,就说道:“没什么大碍,还能继续战斗!医护兵……”

    医护兵第一时间就跑到了秦川的跟前替秦川处理伤口,他甚至是放下另一名士兵的伤势跑到秦川面前的……战场上别说什么人人平等不搞特殊化这一套了,不平等的关系在每个士兵建立功勋时就已经形成,重要的人就应该特殊照顾,甚至付出生命去照顾都是正常的。

    对此秦川已经习惯了,所以就任由医护兵处理。

    医护兵处理得很仔细,他唤来几个士兵在周围用雨披挡着,以免手电筒的光线漏出去招来子弹和炮弹,然后就用摄子小心的将弹片取出……

    “我发现里头有个碎屑,少尉!”医护兵说:“所以我必须划开你的伤口将它取出来!”

    “嗯哼!”秦川应了声,不久左臂传来一阵割裂的剧痛,接着就像一根刺从手臂中被取出似的感到一阵轻松。

    医护兵用碘酒清醒了下伤口,然后再洒上些止血药和消炎药就包扎上了……如果是其它士兵可没有这样的待遇,他们是简单处理下然后送到后方才会再做进一步治疗。

    “你应该去休息下!”巴泽尔说。

    “谢谢,长官,不过我认为最好还是呆在这里!”秦川看了周围的士兵一眼,他们中许多人伤势比秦川还重,秦川做为少尉不好意思下去休息。

    巴泽尔点头表示理解,拍了拍秦川的肩膀就离开了。

    “艰难的一战,不是吗?”秦川对部下们说。

    “是的,少尉!”维尔纳一边为自己的腿部包扎一边回答:“我几乎就以为自己回不来了!”

    “我差点让那些希腊人给骗了!”阿尔佛雷多扬了扬缠好绷带的左手,他被打飞了两根指头:“所以,我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面包师心有余悸的摸了摸缠在头部的绷带,说道:“当时我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少尉的镇定和正确的指挥让我们活了下来!”

    德军士兵们纷纷表示同意:

    “是的,当时我只想着逃回战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