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六十六章 杰哈索

    运输机群是在杰哈索的地方降落的,它距离亚历山大约有两百公里,德军在这里修筑了一个机场,为的就是能应付突发情况而快速的把兵力和物资运输到防线南段。

    这让秦川有些意外,因为这里是第15装甲师的防御段,第一步兵团更应该与第21装甲师在一起。

    一下飞机秦川就被斯莱因将军叫到了指挥车上。

    “也许你已经发现问题了!”斯莱因上校说:“我们到了南段跟第15装甲师在一起!”

    “是的!”秦川说:“这里成了敌人的主攻方向吗?”

    “可以这么说吧!”斯莱因上校一边说着一边摊开了地图,说道:“情况是这样的,我们昨晚才知道英国人的眼睛一直盯着亚历山大防线……他们在克里特岛营造的形势显然都是假的,另一方面,他们肯定是在夜里秘密运输卸货,所以我们对他们的新型坦克一无所知!”

    “新型坦克?”

    斯莱因上校随手递给了秦川一张草图,说道:“这是见过它的士兵凭记忆画的!”

    接过草图后秦川不由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半天也合不拢……居然是“谢尔曼”坦克。

    “你认得这坦克吗,少尉?”斯莱因上校问。

    “不,上校!”秦川回答:“从没见过!”

    秦川当然不可能没见过,但据秦川所知,英军是直到第二次阿拉曼战役时才装备的“谢尔曼”坦克,距离现在至少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不过想想,这似乎也正常。

    历史上的英军可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德军一路打到亚历山大,更没有像现在这样整个第八集团军就只能靠一个塞得港运输……此时的英第八集团军是名副其实的退无可退,因为塞得港一被拿下就意味着苏伊士运河被彻底切断。

    于是,英军当然会提前布署“谢尔曼”坦克试图扭转战局。

    “我们的坦克根本无法阻挡这种坦克的进攻!”斯莱因上校说:“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它们在八百米外就能击毁‘三号’坦克,而‘三号’却对他们无能为力!”

    这是当然的,“谢尔曼”坦克刚上战场时,德军只有“四号”坦克能与之匹敌,但整个非洲军团只有十几辆“四号”。

    “所以!”斯莱因上校指着杰哈索前的一段防线,说道:“第15装甲师昨晚在这里遭受一次惨败,他们几乎损失了所有的坦克,更糟糕的还是他们几乎丧失了继续作战的信心!”

    秦川知道这话有多严重……第15装甲师可不是一支乌合之众,它从一开始就在沙漠与英国人作战,是一直经验丰富甚至与第21装甲师不相上下的精锐部队。

    如果第15装甲师都要崩溃了,那么这场仗还有胜利的希望吗?

    后来秦川才知道,隆美尔一直严令第15装甲师守住防线,但格罗少校却沮丧的回答:“将军,我们的坦克不堪一击,新补充的五十辆坦克瞬间就被炸毁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算派上去也是送死……这是没有意义的!”

    “不管有什么方法,一定要把他们挡在防线外!”隆美尔下令。

    隆美尔必须这么做,因为如果亚历山大防线守不住,就意味着德军要退回阿拉曼防线甚至更靠后的加扎拉防线。

    这样一来马特鲁就会落入英国人手中,马特鲁一丢,克里特岛也就危险了……也就是说,德军历经千辛万苦建立的补给线和工业,瞬间就化为乌有。

    “是,将军!”格罗少将麻木的回答,但心里却对守住防线完全不抱希望。

    “所以!”斯莱因上校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吧?”

    “因为我们有火箭筒!”秦川回答。

    “是的!”斯莱因上校说:“我们是目前为止唯一装备火箭筒并接受过训练的部队,这或许是我们唯一能挡住这种新型坦克的东西了!”

    于是,第一步兵团就在杰哈索村东面也就是距离机场五公里的位置开始构筑防线。

    运输机一批批的从克里特岛飞来,为第一步兵团带来一箱箱的弹药,其中大多数是反坦克装备。

    “我们为什么不占领前方的那个山丘?”面包师一边挖着战壕一边问。

    面包师说的没错,一般情况下,步兵防御更应该占领高地,尤其是对付敌人装甲部队……坦克仰角有限,而且在爬坡时还会减速,另外在坡上还不容易瞄准,这对装甲部队出身的第一步兵团不是秘密。

    “因为我们用的是火箭筒!”秦川解释道:“火箭筒的射程只有一百六十米……这个射程虽然已经相当不错了,但还是在敌人的迫击炮的射程之内!”

    闻言面包师不由“哦”了一声。

    如果把战壕构筑在山丘上的话,毫无疑问的会遭到敌人炮火的压制。

    当然,战壕构筑在山丘后同样也有这个问题,但至少炮兵看不见需要炮兵观察员或是侦察机引导,这也会使敌人出现协同的问题而使自己有更多的生存机会。

    但其实这好处还不仅仅是这样。

    大约半小时后,德军士兵们就迎来了第一批溃军。

    这是一批德军,显然是第15装甲师的士兵……意大利部队在昨晚遭受首轮打击后已经在第一时间撤走了。

    秦川从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德军,在他们满脸血渍及被硝烟熏黑的脸上,一双双充满惊恐的双眼。

    他们看到秦川等人修筑的简陋的工事,就对秦川等人喊:“你们还是快逃吧,没用的!”

    “你们挡不住他们的,没人可以!我们输了!”

    ……

    “军刺!”维尔纳冲着其中一个人大叫。

    那名德军士兵停了下来,这时秦川才认出那正是和他们一起在军校里学习外号叫军刺的丢勒,秦川清楚的记得他是个优秀的侦察兵,而且天不怕地不怕。

    但这时的丢勒已经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看了秦川等人一眼,然后就摇了摇头:“少尉,就算你们来也无法挡住他们!”

    “我们可以!”维尔纳说:“留下来跟我们一起战斗!”

    “不!”丢勒摇了摇头:“你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什么也不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