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八十二章 棋子

    今晚有点急事,只有一章,明天补上,抱歉!

    ***********

    希特勒之所以不进攻法国给维希政府一席之地,有一部份原因就是土伦舰队……法国土伦舰队是一支包括3舰战列舰,7艘巡洋舰共80艘各式战舰和潜艇的舰队,而且性能还相当不错。所以无论哪一方都对其垂涎三尺,希特勒当然也不例外。

    维希政府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贝当和达尔朗在投降德国后不久,就有意大肆宣扬一个命令……一旦德国军队威胁或者有可能占领港口,海军就应该在最短的时间内炸毁军舰自沉。

    这很明显有恐吓成份在内,法国人不希望德国人南下,但谁也不怀疑法国人会这么做……原因是这些军舰要是落入德国人手里对法国一点好处都没有。

    希特勒就被吓住了,或者也可以说是让希特勒忌惮了,于是一直都没敢动手。

    当然,土伦港在法国的最南端,而德军都在法国的北部。一直保持中立状态而且也无事可做的土伦舰队认为他们有足够的准备时间,于是并没有多少防备。

    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们是对的,德国从北往南打,就算是行军也要几天的时间,就别说做好炸船的准备了,这些军舰一艘艘逃走都来得及。

    只不过法国舰队无处可逃:英国同样也是法国的敌人,而且法国对英军的“弩炮计划”始终梗梗于怀……这其中尤其是法国海军,因为他们是直接受害者,于是他们拒绝了英国的“救援”和“收容”,史上的他们最终只能以自沉这种悲壮的方式为自己的画上句号。

    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

    泽马穆切被带到了一所作为临时牢房的学校里,确切的说他是被德军士兵押过去的,与他一起去的还有他的数十名部下。

    在这个学校,至少有五百名法军军官以及三百多名佐阿夫兵团的官兵,更重要的还是这学校比较靠近阿尔及尔港口,所以很方便造反的法军将他们救出去。

    法军的行动很准时,第二天凌晨一点,阿尔及尔城内突然传来几声爆炸声,接着几个方向都燃起了大火……这些大火都是阿尔及利亚人放的,他们习惯于听从法军的命令,当然其中还有些是因为家人在法军手里受到胁迫。

    接着就枪声大作,黑暗中到处都是叫喊声,就像发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全城暴乱似的。

    但仔细一听,很容易就分辩出枪炮声主要集中在城北也就是海港处。

    “法国人中计了!”秦川说。

    斯莱因上校举起酒杯向秦川遥遥一举,说道:“这完全在意料之中,少尉!法国人当然不会是你的对手,我现在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法国人的军舰了,我想隆美尔将军同样也很期待!”

    斯莱因上校说的没错,在亚历山大港的隆美尔焦急的在电报前走来走去,嘴里还时不时的说着:“上帝,这可是一支舰队,他们真的能搞到手吗?”

    “如果能得到它们就太好了!”

    ……

    如果不是因为隆美尔需要在亚历山大主持大局的话,他只怕早就飞到阿尔及尔与秦川等人一同指挥了。

    法军在阿尔及尔港口很快就占据了上风,他们迅速占领了学校将其中的数百名军官解救出来,这其中包括泽马穆切以及他的部下。

    这倒不全是德军“放水”,事实上,驻守港口的德军大多都不知道内幕,只不过兵力较为薄弱……也就是说他们实际上是被牺牲掉了。

    对此秦川也无可奈何,战争有时就必须要面对这种情况。

    接着,就像所有人都能想像的那样,从其它方向赶来的德、意军试图夺回港口,但这并不容易,因为法国军官带领着佐阿夫兵团的士兵沿着街道旁的建筑防守,然后且战且退,另一边他们又乘着这时间登船。

    装了一船又一船,总共装了十三艘船近五千余人才离港而去。当然,这其中大多数是在法国军官指挥下的佐阿夫兵团的士兵。

    而德军,却因为没有军舰而无法追击,只能在岸边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运输船和渔船离港而去。

    那些法国军官甚至还得意洋洋的站在船头朝德、意军大喊:“去死吧,德国佬,我们会打回来的!”

    “等着我们!”

    ……

    达尔朗在知道这事后就赶忙一个电话打到了斯莱因上校这里……达尔朗虽然被软禁在他自己的房里,但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可以与斯莱因上校通话的。

    “上校!”达尔朗解释道:“我事先不知道这件事,请您相信,这是他们自发的行为,与法国政府无关!”

    “将军!”斯莱因上校愤怒的回答:“我相信这一点,但你们这种自发的行为已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极限,如果是我个人的想法,我会将其视为撕毁停战协定,但我知道他们(上级)不会这么做,所以请你好自为之!”

    说着斯莱因上校就“嘭”的一下挂上了电话,然后就问着秦川:“我表演很不错吧?”

    “很棒,将军!”秦川笑着回答:“如果达尔朗还有某种渠道与外界联系的话,那么他也会因此传递出错误的信息的!”

    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阿尔及尔不久前还是法国人的天下,德军并没有完全控制这片地区。

    法军叛逃的船队整整在海上航行了三十几个小时,也就是在第二天下午才到达土伦港。

    当船队驶进土伦港时,周围军舰及港口里的法军不由发出一片欢呼声……尽管这对于法国来说并不是什么胜利,但此时的法国太需要一点振奋人心的事了,这支五千余人的部队成功的逃入法国的“庇护”对他们来说就值得庆贺,就算其中大多数都是佐阿夫兵团士兵也一样。

    “欢迎你们的到来!”土伦舰队副司令克洛德亲自在港口迎接泽马穆切,克洛德与其它法国人一样,相信泽马穆切会成为反攻阿尔及利亚的一颗有用的棋子。

    只是这些法国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把别人当作棋子时,其实他们自己才是棋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