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八十三章 玩笑

    当晚,法国人就为佐阿夫兵团官兵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欢迎晚会,这一方面是为了笼络人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这场难得的胜利告诉土伦百姓乃至所有法国人以激励士气。

    更重要的一点,是法国海军在向维希政府甚至是德国人示威……法国海军一向不服维希政府的管制,之前达尔朗任海军总司令还没什么问题,因为法国海军可以说是达尔朗一手组建并实现了法国海军的复兴的,达尔朗在法国海军声望很高。

    因此,北非发生战事达尔朗被俘后,法国海军就急切的希望能开进北非增援阿尔及尔……这在军事上完全是可行的,海军的大炮巨舰而且数量还达到80艘,以军舰的速度不需要一天就能赶到阿尔及尔,很有可能改变整个阿尔及尔的态势并将达尔朗救出来。

    但贝当政府却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这个想法……贝当政府当然不会同意这个做法,一旦投入了海军也就意味着全面的战争,贝当政府也就保不住了。

    另一方面,贝当为了能控制住海军,就任命赖伐尔为海军总司令……赖伐尔才是一个全面倒向德国的人,称其为法奸绝不为过,这引起了法国海军的极度不满。

    (注:史上赖伐尔下令土伦舰队向德国投降,法国海军拒绝执行这个命令选择了炸舰)

    于是,法国海军为了表现他们的不满,就在土伦举办了一场大型联谊会。

    这当然也是泽马穆切所希望的,事实上,在秦川和泽马穆切的计划里就有诱使法军举行晚会这一条,现在法军主动这么做了,泽马穆切也就顺水推舟。

    “我建议让海军士兵到岸上来参加这个晚会!”泽马穆切说:“海军保证了我们顺利到达土伦港,我的士兵希望能亲自向他们表示感谢!”

    法国海军有派出几艘军舰去迎接船队。

    克洛德将军哪里会知道这其中有诈,于是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当然,军舰上还是留有士兵值班的。

    泽马穆切哪里会让那些士兵吃苦,很贴心的让阿尔及利亚士兵将一箱箱的酒和食物抬上军舰给法军士兵,一时土伦港是灯火通明一片欢声笑语。

    法国人不知道的是,这时泽马穆切等人带来的那几艘运输船就有了些动静……几个阿尔及利亚军官乘人不注意,搬开了堆叠在外的一层层木箱,打开了运输船的底层船舱,用手电筒朝里头发了个信号,一个个德军士兵以及船员就从里头爬了出来。

    这是秦川一早就安排好的,三艘大型运输船里每艘隐藏着一百名德军士兵及五十名经验丰富的船员……这些船员大多是意大利人,都有驾驶军舰的经验,有一部份甚至还是现役意大利海军,是隆美尔紧急从意大利海军空运来的。

    其中还有德国潜艇船员……土伦舰队有21艘潜艇,这导致可能需要的潜艇船员严重不足,于是隆美尔直接命令两艘德国潜艇赶到阿尔及尔并把船员全部腾出来补上。

    当然,德军士兵和船员们事先都换上了法军军装,这样行动起来才更方便也尽可能不被敌人发现……唯一不足的,就是这些法军军装是在阿尔及尔缴获的,所以是陆军军装。

    这些人小心翼翼的走上甲板,在另一侧放下绳索和橡皮艇,接着,就一队队的划着橡皮艇靠近法国军舰……这些法国军舰的另一侧,也同样有一条垂下的绳索,那是阿尔及利亚士兵乘着与法国士兵交流感情时布置的,绳索的另一端甚至还有两名阿尔及利亚士兵接应。

    于是一艘接着一艘,德军士兵及船员就爬上了军舰。

    这其中最困难的是潜艇……潜艇有点像是海里的坦克,一个舱盖盖上了外面的人往往就拿它们没办法,除非拿炸药将其炸毁。

    但说难也不难,穿着法国陆军军装的德军士兵们大大方方的跳上潜艇甲板,一边挥手与潜艇哨兵打招呼一边掏出烟递了上去。

    潜艇哨兵没有怀疑什么,毕竟这是大型晚会,土伦及其它地方赶来凑凑热闹的陆军不在少数,于是就接过了烟。他以为这名陆军是在掏火柴,没想到对方抽出的却是一把军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嘴巴已经被捂住接着一阵剧痛传来……

    枪声是从其中一艘潜艇上传来的,有个机灵的潜艇哨兵发觉了异常并鸣枪示警。

    但这声枪响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有些人把它当作是焰花,有些人以为那不过是哪个士兵酒后用枪打着玩。

    但是当枪声越来越激烈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怎么回事?”克洛德将军问。

    “不知道,将军!”参谋回答:“可能是士兵们发酒疯吧!”

    “不,将军!”泽马穆切见时机已到,就掏出手枪顶着克洛德将军的后背说道:“我很荣幸的告诉你,你已经是我们的俘虏了!”

    “这不好笑,上校!”克洛德将军还以为这是个玩笑。

    “的确不好笑!”泽马穆切回答:“因为这并不是玩笑!”

    几个法国军官发现情况有异想要走过来,但很快就被几个阿尔及利亚士兵用枪顶住,接着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一队想要冲进来的法国士兵当场被打倒在血泊之中。

    会场霎时就乱了起来,惊叫声四起,前来参加晚会的百姓四处奔走,法军军官和士兵则往往是刚想反抗就被早有准备的阿尔及利亚士兵击毙。

    阿尔及利亚士兵在阿尔及尔的时候或许还是习惯性的听法国军官指挥的,但如果有泽马穆切在,他们当然就会跟泽马穆切站在一边,泽马穆切有着民族、国家方面的优势,所以在到达土伦港之前,阿尔及利亚士兵就已经不归法国军官管了。

    “往军舰上撤退!”泽马穆切大声下令:“注意左臂绑着白毛巾的是自己人!”

    说着泽马穆切就拖着克洛德将军往军舰方向走,这时克洛德将军才知道这真的不是玩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