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九十七章 雨季

    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士兵们因为长期在沙漠生活作战,被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淋得不知所措,大多数都把军装弄和毯子弄湿了。

    “上帝!”维尔纳拿着自己手中湿得不成样子的信纸抱怨道:“这真是太好了!”

    面包师看着就要黑下来的天色,说了声:“这该死的雨什么时候才会停!”

    “它不会停的!”阿尔佛雷多回答:“现在是阿尔及利亚的雨季,它会断断续续下几个月,直到明年旱季来临!”

    秦川闻言不由看着自己半湿的行军毯和部队简陋的帐蓬发了一会儿呆,然后问阿尔佛雷多:“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中尉!”阿尔佛雷多回答:“我以前来过这里,对这里的天气有些了解!”

    维尔纳接嘴道:“也就是说……我们要在这破帐蓬里躲雨一直到明年?”

    “我从没有这么讨厌雨水过!”面包师说。

    这可以说是一种讽刺……在沙漠时偶尔有下雨士兵们都会欣喜若狂,可是在阿尔及利亚,高湿的气候却是一种折磨。

    “中尉!”这时一名卫兵在帐蓬外叫道:“有位法国女人找你,她正在营区外!”

    没等秦川回答,士兵们就“哇哦”的一声叫了起来。

    “让我看看!”维尔纳说着就掀开了挑开了帐蓬朝外张望。

    “上帝,她美极了!”维尔纳说:“是开着车来的!”

    士兵们又是一阵起哄。

    秦川知道那是安妮特,他只认识一个法国女人,而且知道她还会再来找他,只不过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果然不出所料,但秦川披着雨披走出去时,就看到安妮特在营区外撑着伞朝这边招手,在她身旁停着一辆老式甲壳虫轿车……确切的说,这款轿车在这时代不能称之为“老式”。

    “嗨!”安妮特对踩着泥泞走上来的秦川打着招呼:“他们不让我进去……”

    “是的,这是军营!”秦川回答。

    “您认识她吗,中尉?”一个卫兵问。

    “是的!”秦川点了点头。

    “抱歉,中尉!”卫兵脸上立时就有些尴尬:“我不知道她是您的朋友!”

    然后秦川就明白了,在自己来之前,卫兵肯定调戏过安妮特……直到安妮特说是自己的朋友。

    “上车吧!”安妮特打开了车门。

    “我们去哪?”秦川问。

    “我家!”安妮特说:“怎么?需要我求你吗?”

    “不!”秦川回答:“我只是担心弄湿了你的车!”

    “放心!”安妮特回答:“我父亲不会介意的!”

    秦川脱下雨披躲进副驾驶室,安妮特熟练的驾驶着汽车拐了个弯……右后轮“腾”的一声辗进一个水坑里,泥水浸了两个卫兵一身。

    接着安妮特还将一只手伸出车窗外比划了个不雅的手势。

    这让秦川有些匪夷所思,愣愣的看着安妮特。

    “什么?”安妮特问。

    “你一定要表现得这么粗鲁吗?”

    “抱歉,中尉!”安妮特回答:“我不知道你是个绅士!”

    说着两人不由笑了起来。

    “所以!”秦川说:“是你父亲想要见我?”

    “嗯哼!”安妮特反问:“你为什么不认为是我想见你?”

    “因为你不会冒险走进军营!”秦川说:“而且独自一人,除非你不得不这么做!”

    安妮特意外的看了看秦川,说:“你很聪明,不过你猜错了……”

    “哦?”

    “我会的!”安妮特回答:“因为我知道只要说是你的朋友,他们就不会把我怎么样!”

    “我应该假装不认识你!”秦川摆出一副后悔莫及的表情。

    “太迟了!”安妮特笑了起来。

    汽车驶进了阿尔及尔,因为下着雨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所以汽车很顺利的就到达了一座庄园前,守门的老头打开了铁门,一个法式别墅就展现在秦川面前。

    秦川不由吹了声口哨:“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富有!”

    安妮特没回答,只是苦涩的笑了下。

    秦川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富有在这战争年代可不是什么好事,就比如现在,他们的财富很可能一夜之间就不是他们的了,甚至能否保住性命都是个问题。

    汽车开到别墅的大门前,几个穿着礼服的男人带着家眷和一众奴仆守在门口等候,当汽车停下的时候,一个身材肥胖的男人亲自迎了上来。

    “很高兴见到你,中尉!”肥胖男人用稍显生涩的英语自我介绍道:“我叫伯诺瓦,安妮特的父亲!”

    闻言秦川不由一愣,他知道伯诺瓦是阿尔及利亚首屈一指的法国商人,同时也是阿尔及利亚法国商会会长,没想到是安妮特的父亲。

    秦川像是个贵宾一样被迎进了餐厅……一张长方形的法式餐桌,桌上点着一根根蜡烛,火焰欢快的跳动着,照亮了众人脸上看起来轻松但实则隐含着担忧和恐惧的笑容。

    伯诺瓦拍了拍手,仆人们就把一道道香气四溢的菜端了上来。

    主菜是鸭胸肉,旁边点缀上些炸土豆片再淋上香脂醋,很明显是费了一番心思。

    “中尉,我不确定你是喜欢三分熟的还是五分熟的!”伯诺瓦说:“所以我特地给您各准备了一份!”

    “伯诺瓦先生!”秦川说:“我只是个中尉,我不知道……”

    “不不,中尉先生!”伯诺瓦回答:“请您一定不要介意,就当这里是您的家一样。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希望你能搬到这来居住。你知道的,雨季来了,在郊外驻扎并不适合……”

    “说到这,伯诺瓦先生!”秦川说:“我们的确需要一个地方作为兵营,确切的说是两个地方,除了第一步兵师外还有意大利的军队!”

    “当然,当然!”伯诺瓦回答:“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地方、住处、干净的毛毯,还有食物……只需要你点头!”

    闻言秦川不由愣住了,他没想到伯诺瓦会这么细致。

    不过这似乎也很正常,为了能活命,谁又不会皆其所能考虑到所有的可能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