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九十八章 公平

    食物很美味,而且秦川也知道这些食物都价值不菲,比如生蚝,还有加了黑松露的鹅肝……这些在战争年代简直就可以说是奢侈,随便一餐可能就要花费上几百人一年的伙食费,也难怪阿尔及利亚人会对法国人不满。

    不过秦川想,或许是因为要招待自己伯诺瓦才下这么大的血本,他们自己也吃不起这样豪华餐,毕竟法国要给德军数额不菲的“保护费”……“保护费”到了后期甚至是一个月按四十天计算的,所以法国人没条件这么奢侈。

    酒足饭饱后,几个人就坐在火炉前悠闲的品尝着白兰地。

    “希望今晚的晚餐能让你满意,中尉先生!”伯诺瓦遥遥朝秦川举杯:“并且,很荣幸你能光临寒舍!”

    “晚餐很丰盛,先生!”秦川回答:“谢谢,现在该是我们谈正事的时候了!”

    伯诺瓦略为尴尬的笑了下,说道:“中尉先生,虽然我只是个商人,但我也知道德国和法国并不是敌人,我们有停战协定!”

    “是的!”秦川说:“所以我们也没有伤害你们,虽然我们抓捕了一部份法国人。”

    “不不,当然!”伯诺瓦说:“我知道,法国人有些人是站在盟军一边的,被捕是理所当然的。我想说的是……这部份人已经在你们空降至阿尔及尔那一刻,以及港口叛乱时表面了他们的立场,而其它的法国人比如说我们,当然就是站在他们对立面的!”

    伯诺瓦很聪明,而且这话说的也是事实……心向着盟军的法国爱国青年的确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抓得差不多了,于是留下来的法国人就是站在德国一边的。

    “我们想为你们做些什么!”伯诺瓦继续说道:“就像为你们提供兵营和相关服务一样,往后我们还会继续这样做!”

    秦川没有回答,而是举着杯子问坐在对面的一个年轻男子,问:“这位是……”

    “我儿子,安托万!”伯诺瓦说。

    “很高兴见到您,中尉先生!”安托万很有礼貌的探过身来与秦川握了下手。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伯诺瓦先生!”秦川说:“你们会没事的,我们已经跟阿尔及利亚人说过了,他们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你们甚至可以继续你们的生意!”

    “太好了,中尉先生!”伯诺瓦不由喜形于色。

    “不过你们应该给阿尔及利亚工人更好的待遇!”秦川说:“你知道的,他们独立了,有些事我们原则上也管不着!”

    闻言伯诺瓦不由担忧起来:“中尉,给工人更好的待遇,另一方面我们又要赚取更多的利润……”

    实际上伯诺瓦说的是要缴给德国的巨额税收,这些税收是来自剥削工人,如果工人待遇提高了,没有昨润当然就缴不起“保护费”。

    “阿尔及利亚已经独立了,先生!”秦川提醒道:“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是说……阿尔及利亚已经不属于法国了?”

    “当然!”

    伯诺瓦兴奋地点了点头,阿尔及利亚不属于法国,当然就不需要再与法国一起缴纳每天四亿法郎的“保护费”,这样他们甚至有更高的利润。

    “那么……”顿了下,伯诺瓦就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我们理应承担非洲军团的军费!”

    伯诺瓦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就先说了。

    “当然!”秦川回答:“这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不过我相信会比驻法国的负担要小得多。不过……”

    “不过什么?”

    “我们需要组建一支军队,一支由法国人组成的军队!”秦川看着对面的安托万。

    伯诺瓦很快就明白了什么,他看了看安托万,安托万则呆愣当场,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其实秦川并不是真的需要法国人组建军队,这样的军队可以想像不会有多强的战斗力,尤其还是贵族富商子弟组建成的军队。

    但是……

    这支军队一来可以算是一种人质,二来又可以加深英、法之间的仇恨……原本英、法之间就因为“弩炮计划”彼此不和,现在再让他们互相间打来打去,随着彼此的伤亡增加,仇恨也会成级数的上升,这对德国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所以!”在送秦川回军营的路上,安妮特问:“你们要送我哥哥上战场?”

    “战争是残酷的不是吗?”秦川回答:“只有你们的亲人加入了德军,那些阿尔及利亚人才有所忌惮!”

    “告诉我,中尉!”安妮特一边开着车一边问:“你有意识到抢走的土伦舰队是法国舰队吗?而身为法国人的我们却要为你欢呼!”

    秦川不由一愣,这一点他还真没想过。

    “你有意识到我们在承受着德国人的压迫吗?”安妮特接着说道:“可我们甚至还要为此端上步枪为你们作战!”

    这对法国人来说的确不公平。

    “我们已经做了所有我们能做的了!”安妮特愤愤的说道:“为什么你们就不能给我们一条活路?”

    汽车内一阵沉默,只有马达的“隆隆”声和雨刮器的“吱吱”声。

    良久,秦川才说了一声:“你们总是这么自私吗?”

    “什么?”安妮特不由匪夷所思的望向秦川。

    “你是否意识到……”秦川点燃了一根烟,接着说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只需要把德国变成法国,法国变成阿尔及利亚,就是可以质问你们的话!”

    这回轮到安妮特愣住了。

    “法国军队来到这里,屠杀并奴役阿尔及利亚人,你还有其它的法国人都觉得理所当然。”秦川说:“但是,当同样的事发生在你们身上的时候,你们就控诉不公平……所以,抱歉,我觉得这很公平,因为战争原本就没有公平!”

    安妮特不由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对,我已经习惯了,认为他们本来就应该那样!”

    这话让秦川有些意外,他原以为安妮特会寻找其它借口,可是她却勇敢的承认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