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三百零六章 自尊

    雨,果然就像阿尔佛雷多说的那样下个不停。

    这并不是训练的好日子,因为许多在平时是一个很容易的科目在这时都会变得很困难。

    这同时也是个训练的好日子,因为它比平时更困难,秦川需要给那些富家子弟下一剂猛药。

    “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秦川任凭雨水沿着帽沿滴下,朝同样穿着德军军装站在雨水中的法国志愿军士兵大喊:“你们是法国人,你们中大多数人不愿意为德国战斗!不要告诉我你们愿意,因为那只会让我鄙视你们!”

    “长官!”有人在下方喊道:“那为什么我们还站在这?”

    “问得好!”秦川说:“但在你下次说话前,请举起你的右手,否则我会将它钉在厕所的木门上,让你看着其它人拉屎!”

    “哄”的一声,士兵们都笑了起来。

    等笑声缓下来后,秦川就继续说道:“因为今天你们在这,不是为德国而战!是为你们自己而战!为你们的家人而战!”

    顿了下,秦川就接着说道:“有不同意见吗?你们是否有想过,不加入德国军队将意味着什么?阿尔及利亚人会把你们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丢进垃圾堆里!”

    秦川背着手朝队伍两旁踱着步,然后继续说道:“你们是否有想过,如果盟军取得这场胜利,他们会对你们做些什么?解放你们?给你们自由和尊严?得了吧,他们会把你们当作叛徒关起来,罪名是你们帮助过德国人,甚至就连法国人都不会放过你们,因为你们在他们眼里,除了叛徒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压迫者、剥削者!”

    法国士兵们一个个眼里都透着恐惧,秦川这些话切中了他们的要害,他们中甚至还有相当一部队人是乘着这时候大发战争财……以贝尔特朗为首的那帮人就是这种情况。

    所以,如果法国解放了,现有的维希政权被推翻了,他们更有可能面临的是清算、监禁而不是解放和自由。

    “最重要的一点!”秦川举起一根手指,说道:“你们可以把我刚才说的都忘了,最重要的是你们即将走上战场,如果想在战场上活下来……你们就必须学会怎么在战场上生存,明白了吗?”

    “明白,长官!”士兵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这时秦川愕然在队伍的尽头发现了几个女兵,维妮特赫然站在其中……秦川有些不可思议的望了维妮特一眼,维妮特有些慌张的避开了秦川的眼神。

    “维妮特,出列!”秦川下令。

    维妮特无奈的站了出来。

    “我记得你有个哥哥!”秦川问:“为什么不是他来?”

    “他不久前得了肺炎,长官!”维妮特回答。

    秦川才不相信她的话,但也知道不适合当面拆穿,看了看其它人后,就下令:“归队!”

    接着,秦川就把这五百多人平均分配给部下。

    此时秦川的排已陆陆续续补充到了35人(满编48人),补充兵大多都是受伤复原的空降兵……这也是第一步兵团的优势,因为第一步兵团会伞降,所以整个非洲军团都优先把这类兵分配给第一步兵团。

    秦川按照德军的编制对法军进行划分,也就是大慨的分成了十二个排,每个排40余人不等,每个排分配两名教官负责训练,每三个排再编为一个连设两名教官。

    还剩下三人:秦川为总教官,维尔纳和阿尔佛雷多为助手。

    安排维尔纳为助手是因为他需要专门训练那些身手敏捷的人使用冲锋枪,当然还有将枪法好的士兵挑出来进行狙击手训练。

    阿尔佛雷多为助手倒是没有特别的深意,仅仅只是因为法国人跟意大利人是世仇,而且法国人还看不起意大利人,身为意大利人的阿尔佛雷多也不太愿意与这些法国人接触。

    维尔纳看着正在雨水中跌跌撞撞的奔跑的法国士兵,说道:“中尉,你是说……他们要上战场打仗?”

    “是的!”秦川转身躲进了用来避雨的木屋,说道:“不仅要上战场打仗,还要打胜仗!”

    “哇哦!”阿尔佛雷多和维尔纳不由朝秦川投来疑惑的目光。

    秦川脱下雨披将它挂在了墙上钉子上,说道:“别看着我,我在听说这个任务时也像你们一样的表情……这些法国佬,他们有几个能撑到训练结束还没死都算幸运的!”

    阿尔佛雷多和维尔纳不由笑了起来。

    “那是为什么?”维尔纳说:“我宁愿训练阿尔及利亚人也不愿意训练他们!”

    维尔纳说的是对的,这些法国太子爷们太脆弱了,就比如现在,在雨水里只跑了一圈,不过三百米,就一个个上气不接下气的步履蹒跚,很难想像他们能够在敌人进攻前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

    “你们知道的!”秦川有些无奈的回答:“他们需要为法国人竖立一样榜样,阿尔及利亚的,还有法国的……简单的说,就是如果他们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德军士兵并在战场上取得胜利,那么其它法国人也可以!”

    “哦!”维尔纳点了点头:“然后,法国就会成为我们庞大的兵源!”

    “不仅如此!”阿尔佛雷多接嘴道:“法国还有可能因此竖立起自尊和荣誉,他们也会心甘情愿的为我们而战!”

    秦川点了点头。

    阿尔佛雷多说的对,他本身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他在意大利部队里只知道逃避,但成为一名德军士兵后,他重拾了自己的自尊和荣誉,然后就没什么能阻挡他成为德军的一份子了。

    同样,法国人也不例外……他们从二战开始就沦为世界的笑柄,号称世界第一的陆军只一个月不到就全体投降,接着还屈辱的被勒令裁军。

    如果,他们在德国人的指挥下能够取得胜利,先不论其它,只要在战场上击败敌人取得胜利,都会有种自豪感。

    然后这种自豪感会像一种毒药,吸引着更多的法国人沉沦其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