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三百五十章 演戏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去?”尤莉亚问。

    “是的!”

    “我们随时都能占领零号高地?”尤莉亚又问。

    “当然!”

    “那我们为什么还呆在这?”尤莉亚眼里透露出愤怒。

    “因为……”秦川望了法国士兵一眼,然后接着说道:“记得我告诉过你们,德国会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吗?你们一定以为我是在欺骗你们,是吗?英国人有飞机、有大炮,还有数不清的坦克……他们甚至把我们一路从亚历山大赶到了这里,而且还突破了我们的防线,德国怎么可能打赢这场战争?!”

    秦川笑了下,然后接着说道:“但你们不知道,这是我们为英国人布下的一个陷阱,一个大陷阱……英国人大批坦克、飞机和大炮正在往这个陷阱里掉!”

    博杜安意识到了什么,他半信半疑的说道:“中尉,你是说……一旦我们钻出地面占领零号高地,英国人就会被我们包围在防线内了?”

    “很好,博杜安!”秦川回答:“你至少猜中一半了,加夫萨以及零号高地的失守,都是我们有意而为之,否则你们以为英国人会这么容易就拿下零号高地吗?”

    法国士兵们不由纷纷点头,他们都参与了零号高地建设,当然知道坑道工事这个防御体系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所以!”秦川对尤莉亚说:“少校,我来回答你为什么不打出去。因为我们想要的是整场战役的胜利,而不仅仅只是一个零号高地!”

    “你不可能做到这些……”尤莉亚说。

    “不,他当然可以!”维妮特带着自豪的表情反驳道:“因为他是‘传奇上士’!”

    法国士兵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相比起秦川之前的战果来说,眼前这个陷阱不过是小意思。

    “中尉!”博杜安问:“为什么现在告诉我们这些,就像你之前说的,这是军事机密!”

    “因为从现在起,谁也不能离开这个坑道!”秦川说:“我会让人把守住每一个坑道口!就算你们中还有人想投降,也无法活着把消息带出去,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顿了下,秦川又笑道:“另外,我相信你们不会笨到在知道这些的情况下还会选择投降英国人,如果这么做的话,不久后你们又会做为战俘被我们抓回来了!如果命不好的话,可能还是会具尸体!”

    法国士兵们不由尴尬的笑了起来。

    博杜安的眼里有几丝恐惧又有几分敬佩。

    “中尉!”博杜安说:“我不会投降英国人,并不是因为其它的,只是因为不想成为你的敌人!”

    “很好!”秦川点了点头,他意识第一个问题差不多已经解决了,这些法国士兵已经相信德国将会赢得胜利,从利益角度考虑他们也应该站在胜利者的一方。

    至于第二个问题……也就是彻底断了他们投降盟军的念头,秦川相信不久也就能得到解决。

    几小时后坑道外就传来一阵叫喊,说的是法语:“嘿,你们这些叛徒,既然加入德国军队就全都死在里头吧!”

    接着是求饶声,几声枪响后求饶声就嘎然而止,最后随着一声爆炸,刚刚被挖开的隐形坑道口又被炸塌了。

    几个法国士兵壮起胆来爬到了坑道口,赫然发现不久前逃出去的两名法国士兵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打死在坑道口处。

    秦川赶来的时候,两具尸体已经被拖到了主坑道,煤油灯下,两具尸体上满是伤痕,其中一人甚至还被刺瞎了眼睛。

    秦川看着这惨状不由皱了皱眉头,这倒是他没想到的。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一名法国士兵问。

    “英国人也不愿意养俘虏!”秦川说。

    “不,是法国人!”博杜安拿起挂在尸体脖子上的牌子,上面用法语写着“叛徒”两个字。

    “哦!”秦川眼里露出点意外:“法国人?”

    “是的,法国人!”博杜安恨恨的说:“他们在坑道外说的也是法语!”

    “可是他们……”秦川朝法国士兵们摊了摊手:“你们也是法国人!”

    “他们是‘战斗法国’的人!”博杜安解释道:“他们把我们当叛徒!”

    秦川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除此之外!”维妮特插嘴道:“或许还有政治上的原因,你们知道的,‘战斗法国’是英国支持的政府,而我们是阿尔及尔政府!”

    “是的!”博杜安回答:“所以我们只能是敌人!”

    说着,博杜安转身问着法国士兵:“所以你们还不明白吗?这就是投降盟军的下场,英国人或许会遵守‘日内瓦公约’,但他们却会把我们交给‘战斗法国’,而‘战斗法国’却不会放过我们!”

    “是的!”

    “他们才是叛徒,他们是英国人的傀儡!”

    “他们没有权力这么做!”

    ……

    法国士兵群情激愤,尤其是现场还有两具血淋淋的尸体,就更是让他们一个个磨拳探掌的马上就要到战场上替他们报仇。

    于是秦川就知道第二个问题也解决了,不仅解决了似乎还初步挑起了法籍营与“战斗法国”之间的仇恨。

    回到指挥部后,秦川就给斯莱因上校打了个电话,说道:“上校,我相信他们现在可以偷机场了!”

    “你确定?”斯莱因上校问。

    “是的,我确定!”

    “很好!”斯莱因上校回答:“你们有一天的准备时间,明晚按计划行动!”

    “是,上校!”

    挂上电话后,秦川就有种虚脱的感觉……这套戏演下来可不轻松,秦川宁愿带着部队去打一仗。

    是的,那两名法军士兵其实是死于德军之手,斯莱因上校早就让人埋伏在坑道口,两名法国军士兵一出坑道就被制服了。

    之后的动静当然也是德军折腾的。

    这虽然很残忍,但战争有时候就是无所不用其极,何况那两名逃兵就算按军规处置也难逃一死。

    然而虽说如此……秦川一想起两名逃兵身上的伤痕,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