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三百五十一章

    有了战斗的意愿及动力后,法籍营的士气霎时就像变了个样。

    这其实很好理解,它差不多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被逼着学习或是工作,那就是别人催一下就动一下,时不时的开下小差,工作没做好心里还厌恶至极。

    如果是主动的学习和工作,也就是本身就有意愿对学习和工作有兴趣,那就会投入其中不但做得好,做起来很愉快甚至都不觉得累。

    在此之前,法籍营的士兵是被迫加入到军队里的,为了维持家族的生意和家人的生命,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会有多少战斗力,每个人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想着该如何混过一场战斗保住自己的性命,甚至是投降英军。

    至于家人的安危及家族生意,平时的确可以威胁到他们,但真到了生死关头没有多少人还会在乎这个。比如在坑道里濒临崩溃的夏尔,再比如那两个逃兵……他们连自己都顾不过来都要发疯了,又怎么会考虑其它?

    这可以说是对人性的一种挑战,也可以说是对他们承受能力的一种极端考验。

    而越是没有动力没有意愿,就越容易在这种考验里被淘汰,比如夏尔,如果他的立场十分坚定,就是要站在德国一边取胜然后凯旋回家获得家人的赞扬,那么他也不至于崩溃。

    他的问题就在于内心十分矛盾,在德国与盟军之间摇摆不定不断的做着思想斗争,但对现状又无可奈何最终才被压垮……事实上,秦川相信当时大多数法国士兵的状况都是如此。

    现在,在他们知道德国将取胜而且“战斗法国”不过放过他们的时候,他们终于放下了所有的矛盾、所有的负担,进入了积极主动的状态。

    “我们的目标有两处!”秦川指着地图说道:“一处是加夫萨机场,这里有英国人空运来的物资。另一处是汽车站,这里已经被他们改为了后勤补给基地,所有由运输船运往的黎波里进而由汽车转运到加夫萨的物资都集中在这里!”

    “那我们要分头行动了!”博杜安说。

    “是的,你负责汽车站,有没有问题?”秦川问。

    “没问题,长官!”博杜安自信满满的回答。

    顿了下博杜安又补充了一句:“谢谢,长官!”

    “为什么谢我?”秦川有些意外。

    “为所有的一切!”博杜安回答:“你训练了我们带我们上战场,指引我们成长有了生存的技能,这使我们不至于在面对敌人的时候等死……我们早该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是的,他们甚至把维希政府都当作叛徒!”

    “听说他们还要处死贝当!”

    “刺杀达尔朗当然也有他们的份!”

    ……

    秦川听到这些有些惭愧,虽然“战斗法国”对维希政府的清算是真实的,贝当也的确被判了死刑(后改为终身监禁),但是……

    “还为了这个任务!”博杜安接着说道:“我知道汽车站的任务更容易完成,同时也更容易逃生。中尉,你总是把更困难、更危险的留给自己!”

    这一点博杜安说的倒没错。

    表面上看,汽车站的物资更多所以任务更重,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正因为汽车站物资更多所以车水马龙的人员复杂,法国军队可以很轻松的混在其中执行任务,甚至在完成任务后还可以轻易的在大骚乱中随着人流逃跑。

    但是机场……那可是防御重地,而且驻守在那的部队只有美军,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考虑都更危险。

    “不,我不是为你们考虑!”秦川说:“我只是想去会会美国人,看看他们有什么本事!”

    法国士兵们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且!”秦川接着说道:“还是有一部份得跟我一起去机场的!”

    “我去!”

    “还有我!”

    “我也想去会会美国人!”

    ……

    秦川点了点头,这才有一支军队应有的样子。

    第二天在坑道里,秦川就将详细的任务分配了下去,并在坑道里就一遍一遍口头演练……所谓的口头演练,就是因为条件限制而无法进行真实的演练,而改由指挥人员进行掐点下达指令的一种演练方式。

    它的效果显然不如实战演练,但也总比到乱成一团要好。

    不过这一点却不是很大的问题。

    原因是法籍营此时原则上还没有完成训练,所以指挥他们的还是“教官”,也就是按德军的编制每个排的排长、每个连的连长都是德国士兵。只不过各排各连都选了组织能力和指挥能力出众的士兵做助手同时也是准指挥员,所以指挥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困难。

    秦川将部队分成了两组……法籍营一共有四个连,每个连一百五十人左右。

    于是两个连由博杜安带领,他与面包师配合负责对汽车站的渗透偷袭,另两个连由秦川带领,与维尔纳一起负责机场。

    接着,秦川就让人从仓库里翻出了一箱箱的英式装备,这其中包括军装……这些是在坑道被封锁之前就准备好的。当然,法国士兵根本就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博杜安问着秦川:“中尉,我们早就打算这么干了是吗?”

    “当然!”秦川回答:“只不过斯莱因上校一直以为这么做行不通,因为他们不相信你们能完成这个任务,所以一度想取消,你们认为呢?”

    “不!”博杜安回答:“我们会证明斯莱因上校是错的!”

    “是的!”另一名法国士兵说:“我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战斗法国’的人包括英国人,会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很好!”秦川点了点头,交待道:“记住,穿上这身军装后,你们就是‘战斗法国’的部队了!”

    “是,长官!”博杜安回答。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

    法国士兵们互相祝福起来,有些人还将写好的信交给留守在坑道里战士,说:“如果我无法回来了,把这封信交给我的家人,告诉他们,我尽力了!”

    看着这一幕,秦川对这次任务就更有信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