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三百六十七章 休息(五更奉上,求月票)

    到了阿尔及尔的时候秦川才发现自己错了。

    命令居然是他认为最不可能的……“休息”!

    “放假三天!”斯莱因上校下令道:“每人发放一百法郎做为奖励你们在战场上的表现!”

    士兵们不由大声欢呼了起来。

    一百法郎如果是在一年前的话,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因为那时是按5比1的汇率兑换美元,一百法郎就相当于20美元,按购买力来算就相当于现代的360美元,也就差不多是人民币两千元。

    但因为法国的投降,百姓对法郎失去了信心再加上德国对法国的征税使法国经济低迷等,导致法郎迅速贬值,到了这时只值一美元左右。

    不过这还是够士兵们在海边一边吹着海风一边美餐两顿海鲜大餐了。

    但士兵们兴奋之后很快就有些茫然了。

    事情有时往往就是这样,在战场紧张到要崩溃时就整天想着放假、休息,但是真放假休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或是去哪里。

    秦川也有这种感觉。

    回家吗?

    先不说自己那个所谓的“家”自己根本就不熟,就算想回去……三天的时间也根本就够回,除非是有美军的运输机能搭自己回去。

    去阿尔及尔闲逛吗?

    算了吧,无非也就是喝酒、吃东西之类的,虽然吃这方面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就像之前一样,在战场淡出鸟味来连一头鸡都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吃。

    然而,三天的假期用在吃东西上是不是太浪费了?

    “上尉!”斯莱因上校说:“你想好要怎么过这个假期了吗?”

    还没等秦川回答,维妮特就抢了上来邀着秦川的手臂回答道:“是的,上校,我们想好了!”

    “嗯哼!”斯莱因上校朝秦川露出了个羡慕的笑容,周围的士兵们也纷纷起哄……维妮特这几乎就是向所有人宣告他们的恋情。

    “好好享受这三天!”斯莱因上校讳莫如深的说。

    走出军营维妮特就拦下了一辆马车……这里之前是法国殖民地,部份生活习惯更像是法国,比如用于载客的马车,它就是欧洲仿古类的那种四轮马车,只不过因为经济较为落后所以更简单些。

    维妮特跨上车后说了个地名,甩手就给了车夫五百法郎(最大面额)……车夫眼里充满惊愕,似乎是没想到这对衣裳褴褛脏得像乞丐似的两名军人出手这么大方阔绰,在此之前他还以为担心要提供免费服务,毕竟这在阿尔及尔是常有的事,尤其是白人士兵。

    因此,车夫带着感激的表情脱下帽子分别朝秦川和维妮物行了个礼。

    “或许你不应该这么做!”秦川等马车跑起来后才开始说话。

    “什么?”

    “我指的是你在上校面前说的那些!”

    “哦,为什么?”维妮特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并卷起了袖子查看,她已经开始清点在战场上弄出的疤痕了。

    “你应该知道自己在部队里很受欢迎!”秦川说。

    这是实话,部队里绝大多数都是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尤其还遭受战场死亡的压力,尤其维妮特还是个典型的法国美女,尤其法国人还生**漫……所以尽管或多或少的知道维妮特与秦川的关系,但还是有许多士兵向维妮特献殷勤。

    “那正是我希望的!”维妮特回头笑了下:“而且,你在部队里同样也很受欢迎……虽然部队里没几个女人!”

    秦川闻言不由一愣,然后很快就想到了尤莉亚。秦川不由翻了翻白眼,感情维妮特这么做还是有目的的。

    马车在维妮特的别墅前停下,管家带着满脸惊愕的看着从车上走下的秦川和维妮特。

    过了好一会儿管家才认出秦川,他赶忙迎了上来,神色有些慌张:“原来是中尉,不,您已经是上尉了。欢迎您的到来,如果您事先通报一声,我就会让伯诺瓦先生……”

    维妮特在旁边“嗯哼”了一下,装出严肃的男人声音说道:“热雷米先生,我们是来搜查这幢房子的,我们得到可靠的情报,这里发生了命案……你们至少宰杀了两支鸡,我已经闻到香味了!”

    “小……小姐!”这时管家才认出了维妮特。

    但尽管是这样,管家脸上惊愕的表情不亚于见到了一场凶杀案。

    的确是的,维妮特现在的样子与几个月前化着妆、穿着紧身长裙、打着小雨伞的形像比起来变化实在太大了,只是秦川看着维妮特的变化所以不觉得,但现在乍看之下连管家都没认出来。

    “骗过你了!”维妮特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就朝房门奔去。

    让秦川赶到意外的是,他感觉管家有些想阻止两人进屋,但却找不到借口,于是就有些为难的站在门口。

    “有什么问题吗?”秦川问了声:“我们是不是太冒昧了?”

    “不不,上尉先生!”管家回答:“当然没有!”

    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哦,我去通报一声!”

    “嗯哼!”秦川点了点头。

    看着管家匆忙离开的背影秦川忍不住心生疑惑,小姐回来了需要通报吗?

    但伯诺瓦还能有什么事呢?秦川摇了摇头,以为这只是自己在战场呆久后还没能适应和平社会的结果……他们把这称为战场综合症。

    走进大门,见伯诺瓦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哦,维妮特,我的女儿!我已经认不出你来了!”接着伯诺瓦就赶到秦川面前,说道:“上尉,很高兴你已经是上尉了,我们应该为此庆祝下不是吗?我书房里有瓶香槟!”

    但秦川却没有动,他敏感的察觉到有危险,虽然他不知道这危险是什么。

    突然,楼上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人影闪了出来,手里拿着枪。

    秦川就地一个打滚。

    “砰!”的一声,子弹就打在他刚才所在的位置。

    秦川没有迟疑,用最快的速度拔出腰间的手枪还击。

    “砰砰!”人影倒下。

    但下一秒,秦川却听到维妮特大叫:“不,他是安托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