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03章 坐上来,自己动

    我心口一痛,心里脑里全是沈寒的残忍与无情,逃避地嘶吼道:“我不去医院!死都不去!”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直勾勾地看着我,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

    我知道自己的反应过激了,悻悻躲开他探究的眼神,有心转移话题:“谢谢你救我出来,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哦对,不是说去你家吗?”

    他眉梢一挑,倒是没再说医院两个字,“你知道去我家,意味着要和我上床么?”

    我感到脸上顿时烧得厉害,连带着声音也低了下去:“我知道。”

    他敛回目光,之后没再说话,又开了一段路,将车停在一边。

    我以为他要下车办事或者打电话,他却点了支烟,猛地吸了几口:“我缺个新娘。”

    我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盯着缥缈的白烟,瞳仁幽暗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

    “一个礼拜后我要举行婚礼,缺个新娘,你顶上这个空缺就行。”

    我怔住的同时他像是没了再抽烟的兴致,长指一下又一下地弹着烟灰,补充了一句:“精神病院和跟我结婚,二选一。”

    我定住,像是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很长一段时间里,车上只有我不安的呼吸声。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结婚很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可跟我这个认识不到一小时、形象还糟糕透顶的女人提结婚,我觉得这人肯定是精神有问题。

    见我不吱声,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求我救你时,你怎么说的?做人,要言出必行。”

    我一阵心虚,可是又无法接受他的草率,硬着头皮说:“我是说过出去之后,你想怎样都行,但结婚是终身大事,你了解我吗?你清楚我是什么人,之前做过什么事吗?”

    他身子一倾,清冷绝伦的脸一寸寸压向我,“我清楚你待过精神病院就够了。”

    我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就不怕我是个疯子?我连怎么称呼你都不知道,而且”

    “傅言殇。”

    他简单利落地打断了我的而且。

    我盯着他的眼睛,脑子有点懵掉,恐慌、窘迫不安反正什么情绪都有。

    听他这意思,不但不介意娶个待过精神病院的老婆,还毫不在意老婆是什么形象、是美是丑。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常人干的事,可这一刻满身伤痛的我,甚至忘了仔细去想,傅言殇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他的出现对于我来说,到底是祸还是福。

    也许,现在我只能见一步走一步,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我稳了稳情绪,故作平静地问他:“随便找个待过精神病院的女人结婚,你父母那边会同意?”

    傅言殇眼眸一眯,扔了烟,重新启动车子。

    我看得出来他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以为他不会回答我了,转头望出车窗外的霎那,却听见他淡淡地说:“等会就知道了。”

    之后的一路,车里安静得可怕。

    傅言殇把车子开得极快,就像要积压已久的情绪彻底宣泄出来一样。

    我看着他阴沉的侧脸,揣测他是不是想玩命的时候,车字突然停住,我整个人一下子惯性的往前甩,额头撞在挡风玻璃上,血顿时涌了出来,溅得驾驶座一片狼藉。

    傅言殇眉心一蹙,像是才想起我没系安全带,短暂的沉默过后,淡漠道:“精神病患者都比你干净整洁。”

    我感到周身的血液瞬间冷却,忍不住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秦歌,听到这样的一句讽刺,你会难过吗?

    我捂着额头的伤口,问到最后,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尊严这种东西,其实从沈寒将我扔进精神病院的那刻起,我就没有了,没人会在乎我的喜怒哀乐、是不是伤心难过。

    下了车,跟着傅言殇走进门,我才发现他家客厅沙发上坐着个中年男人。

    傅言殇冷不丁的对那人说:“这是我要娶的女人,秦歌。”

    那人一身刻板的西服,衬衫纽扣扣得严严实实。他皱着眉,目光从我血迹斑斑的额头扫到脚尖,又从脚尖一寸寸移我的病号服上。

    “不孝的东西,你他妈精神失常了吧。”他额头上青筋直跳,指着我说:“娶什么货色不好,偏偏弄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疯婆子回来气我?你看看,她这个粗俗不堪的样子,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

    这个粗俗不堪的样子,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

    这句话让我第一时间想到沈寒,深深的自卑感和怨恨涌上心头,几乎是下意识地咬紧唇瓣。

    和沈寒结婚之前,我有稳定体面的工作,也曾经优雅动人、有男人爱慕追求过。

    可原来,婚后每天在家洗衣做饭伺候公婆的付出,就是不如秦柔的一颦一笑,来得让沈寒心动吗?

    我眼眶一热,猛然意识到我失去的不只是婚姻,还有作为一个女人最基本的自信和自我。

    傅言殇看了看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我眼底的泪光,手臂一紧,忽然用力地拥我入怀。

    “爸,别说她是个精神病,只要能让你不痛快,就算她是个丑八怪,我也照娶不误。”

    我一阵恍惚,还没看清楚傅言殇说这话时的表情有多阴冷,就被他一个猛力推进房间。

    那人抓起酒杯就往傅言殇身上扔,嘴里还骂道:“老子不信你真的会娶一个疯女人,有种你就上她给我看看”

    房门恰好在这时关上了,外面的声音隔绝得一干二净。

    “去洗洗,把衣服全脱了,到床上躺着。”

    傅言殇随手将外套一甩,开始解皮带。

    我看看他优雅从容的动作,又看看自己的凄楚狼狈,禁不住狠狠一个激灵,觉得人与人之间,冥冥之中就存在高低贵贱之分。

    在沈寒眼里,我连阿猫阿狗都不如,在傅言殇看来,蓬头垢面的我又算什么?恐怕还比不上出来卖的吧?

    所以,还看不清现实么秦歌。

    卑微到尘埃里的人,有什么资格讲羞耻之心呢?

    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冲洗了一下身体,裹着浴巾走出来。

    浴巾很短,勉强遮挡住我的胸口和屁股,我的心突突跳了起来,走到床边躺下也不是,僵站着也不是。

    傅言殇见我浑身紧绷,低沉又薄凉地说:“你这么紧张,没经验?坐上来自己动,会不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