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05章 有没有处女情结

    我垂下手,简直百感交集:“还没想好,等想清楚了再说。”

    林薇见我这样,眼泪一下子又绷不住了,我知道她是恨铁不成钢,可又不忍心再骂我。

    “行吧,先把身体养好再做打算,只要人活着,就什么都不怕。手机我放在行李箱里面了,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打给我打电话。”

    我点点头,逼回眼泪对她笑,“知道了。”

    拖着行李箱回到门口的时候,傅言殇正好提着笔记本从房间走出来。

    他盯着行李箱,大概是觉得很煞风景,沉着脸问我:“哪来的?”

    “朋友送过来给我的。”我怕他以为我想赖在他这里长住,立即解释道:“你放心,我随时可以走的,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走也没问题。”

    “哦”傅言殇嘴边勾起一抹冷笑,像是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话,“秦歌,原来你是那种过完河就拆桥的女人。”

    我看着他轻轻拧起的眉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下一秒竟急匆匆地说:“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也不会忘记如果不是你,此时此刻我还被关在精神病院里!”

    可能是我的反应还算让傅言殇满意,他没继续这个话题,坐在落地窗边浏览网页,“客房的衣柜是空的,衣服你可以随便放。”

    我顺从地点点头,“知道了,放好衣服之后,我还需要做什么吗?”

    傅言殇看了我一眼,“明天去沈氏综合医院婚检,早上我没空,你自己过去。”

    我艰难地吞了口唾沫没说话,双手隐隐捏成了拳头。

    沈寒的医院

    我笑得有点苦,就想看看他会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我。

    翌日。

    我在客房里整理了下自己,林薇的衣服大多是艳丽的长裙,对于我这种习惯家居服和职业装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习惯。

    走出去的时候,傅言殇已经坐在餐桌边吃早餐了。

    他真是那种很有生活格调的男人,早餐看似简单,但其实很丰富。

    鲜榨果汁、五谷杂粮馒头、肉丝蔬菜粥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吃食,没有咖啡、烟酒之类的东西。

    甚至,他面前没有报纸和手机,一心一意地吃着早餐。

    我有些晃神,从来不知道男人安静的一面竟是这样的魅惑众生,好一会才说:“早上好。”

    他并未抬眸看我一眼,“早餐买多了,吃完再去。”

    “你买了我的早餐?”我狠狠揩了下眼角,忽然想起在沈家的时候,沈寒只在意早餐好不不吃,从来就没关心过我饿不饿。

    傅言殇的表情简单又复杂,仿佛有着一颗世上最不动声色的心,淡淡地重复:“买多了。”

    喔,原来是这样。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

    这种沉默让我不停猜测傅言殇是个怎样的人,最终,我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你会去做婚检吗?”

    傅言殇拿过我的手机拨了个号码,“看时间。有事打这个号码。”

    我其实想问他这个是你手机号吗,想想又觉得矫情,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好的。”

    到了沈寒的医院,林薇刚好走过来。

    见了我,林薇怔了很久,毕竟我以前很少穿长裙,这种鲜艳的连衣裙更是没怎么穿过。

    “小歌?”林薇挺惊讶地拉着我:“哪里不舒服吗,怎么来医院了?”

    我摇摇头,“来做婚检。”

    林薇急了:“做婚检?和救你那男人结婚?我的天,小歌,咱可不能为了刺激沈寒,拿终身大事开玩笑!”

    我低下头,笑得惨兮兮的:“嗯,我是要结婚了。不过就算我和天王老子结婚,沈寒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何况我和傅言殇只是形婚。”

    林薇一怔,几秒后激动地问我:“是医学界权威傅言殇吗?据我所知,他一直是业界的神话级人物,人好家境好医术更是一流的,就连沈寒这种眼高于顶的家伙,也得敬他三分!”

    我不由得想起昨晚傅言殇按我脚踝的画面,虽然有几分医生的感觉,但扯到权威,未免太过了,哪有这么年轻的权威。

    “可能是同名同姓。”

    林薇狠戳我的脑门,“傻吧你,现在猛地一想,不是权威能轻轻松松将你从精神病院拎出来吗?重点是,你们结了婚的话,沈寒指不定有多吃惊、多不敢置信呢!”

    我的心轻轻一荡,精神病院那护士确实挺忌惮傅言殇。

    林薇拍拍我的肩,似乎对傅言殇这号人物一百二十个满意。

    “这个婚咱必须结,但是你跟沈寒那段,最好先瞒着,我听说傅言殇的父母特别古板保守”

    我不以为然地笑笑:“我又不是真的结婚过日子。”

    林薇皱皱眉,晃着我的身子:“结婚证一领,章一盖,还能有假的?讲真,哪个男人心里面没有一点处女情结?就算傅言殇不介意,他父母呢?”

    我回了句:“你想多了,结了婚还能离。”

    林薇瞪了我一眼:“心里咋想的啊你,捡到宝了还不自知,反正婚检这事,我知道怎么做了。”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我没反应过来,没多久就有个护士过来找林薇。

    “沈院长结束蜜月假期回来了,正在婚检室发喜糖呢,林医生,您还是过去一趟吧,科室的人都在。”

    我身子一僵。

    明明设想过无数次和沈寒见面的场景,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了,尤其是想到他在发喜糖,我心里竟难受得厉害。

    林薇知道我心慌意乱,走的时候用力地抱了我一下:“别慌,我在呢。没人能伤害你!”

    我不知道说什么,往婚检室走的时候,每走一步,我的心都在滴血。

    有人说,一旦毫无保留的爱过一个人,哪怕最后得到的只有恨,回忆里也全是他的影子。

    我眼眶一热,突然觉得自己没那么勇敢,因为我终究爱过沈寒,捧着一颗最纯粹的心爱过。

    踏进婚检室,我一眼就看见沈寒坐在靠窗的位置谈笑风生。

    他面前堆满了各色各样的糖果,喜庆的糖果盒上还印着他和秦柔的婚纱照。

    真是羡煞旁人的幸福模样!

    我站在门边,双脚沉重到再也迈不动一步,就这样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

    “沈寒”

    我红着眼睛默念他的名字,曾经同床共枕的老公就在面前,可现在再看,却像隔了千山万水一样,撇开满心的爱与恨,我竟说不清楚当初是被他哪点吸引的。

    沈寒似乎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完全没觉察我的存在,一边说笑一边随手翻婚检单,一直翻到最末端的那张。

    “秦歌?”

    他长指一抖,足足怔了几秒,满脸震惊地抽出我的婚检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