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2章受不了他强来

    我的突然难受得不行,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和傅言殇接触多了受了他的影响,等再看沈寒的时候,我竟能硬生生压下愤怒,投给他一个云淡风轻的微笑。

    “想打电话给傅言殇就尽管打吧,我为什么要知道孩子的尸体放在哪里,我要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做什么?”

    沈寒一听,脸色当即沉了下来,似乎我突然的平静和淡漠让他很不习惯。

    “秦歌,我记得你曾经爱这个孩子如命。”他缓了缓表情,第一次卯足了耐心跟我说:“只要你愿意,孩子以后我们还会有的。”

    孩子还会再有的?

    他究竟是自以为是到了何种程度?还是说,他太看得起我对他的爱,以为说几句软话,我就会继续像以前一样围着他团团转?

    我望着他:“别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秦歌,你刚才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录下来了,要是秦柔知道你这么快就出轨,会不会立即和你离婚呢?”

    沈寒狠狠愣了一下,仿佛做梦都想不到我会算计他:“秦、秦歌。”

    我就像一个真正工于心计的女人一样踏进标本室,拉开办公椅坐下,“我仔细想过了,你要是再死缠烂打,我就打电话给秦柔。”

    沈寒听后,像是触电般浑身一僵,“你威胁我?”

    我说:“是又怎么样。”

    沈寒的眉头越皱越紧,终究是恼羞成怒了,恶狠狠地问我,“录音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哪里学来的?”

    我没说话,心里突然有点悲怆。

    果然,沈寒从来不曾注意过我。

    由始至终我都没摁过手机,要是他稍微留心一下,就不会相信我录音的说辞。

    可是他没有,他在意的,永远都不会是我!

    “不要再招惹我。”我开了电脑,面无表情地说:“既然是你要我来这里工作的,资薪不能太低。让人事科开个价格给我,我看看满不满意。”

    沈寒眯了眯眼,多少有点忌惮我说的录音,一板一眼地说:“秦歌啊,算你狠。以前没好好了解你,真是可惜了。现在看来,其实你也挺有魅力的,不过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是时间。”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过了好一会,林薇捧着早餐过来找我,他才悻悻的走向电梯口。

    吃过早餐,我对着死气沉沉的标本室,心疼得难以呼吸。

    我想告诉林薇我的孩子就在标本室里,可想想,我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依赖她,便什么也没说。

    下午五点,外面开始电闪雷鸣。

    我关了电脑准备下班,可一想到我的孩子就放在这个楼层的某一间标本室里,我的心潮就无法平静。

    近一个月来所有的医学标本存放记录我都查了,没有任何新生儿标本的存档记录。

    也对,沈寒怎么可能让我顺利找到孩子,哪怕孩子已经成为了医学标本,他也绝不可能让我见到、触摸到。

    正思索着,一把声音轻飘飘的传了过来。

    “秦歌,你果然不再在乎孩子了。她就在你身后的第三排置放架上面,你竟然没看见。”沈寒勾着嘴唇,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我忍着想和他同归于尽的冲动,走出去:“说完了?”

    “没,我琢磨了一个下午,还是觉得让孩子留在医院比较好。至少你工作的时候,无时无刻都能见到她。”他淡淡地说着。

    我没接什么话,他的残忍程度绝非一般人可比,幸好我对这个男人的狠心和绝情已经习惯了,要不然被他一次又一次折磨,任谁都受不了。

    沈寒见我踏进电梯,也跟了进去,一把拉住我的手:“你这是急着回去和傅言殇吃饭?”

    我条件反射般甩开他的手,“对。”

    “你是我的女人!”他阴沉沉地搂住我,眉目之间全是骇人的怒意。

    我的眉头皱得很紧,一字一句的提醒他:“你的女人是秦柔。”

    沈寒皱着眉,如同疯了似的吻住我。

    我一愣,拼命地推搡他,可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温湿的唇肆意辗转,不管我如何挣扎,他都没有放开我的意思。

    我呜呜呜的发出声音,感觉整个嘴都被沈寒堵得严严实实,粗鲁又肆意地吮吸着。

    这是他第一次吻我,却让我感到恶心至极!

    叮

    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他总算松开了我,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唇角:“就算他傅言殇再厉害,也不过是捡我吃剩的。”

    我愤怒地瞪着沈寒,虽说我曾经和这个男人睡过,不至于吻一下就羞耻得要生要死的程度,可我真的难以忍受他这样强来。

    “是不是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沈寒理了理衣领,刻薄地说:“你的唇被我润泽过,傅言殇见到,应该会觉得你很脏吧?”

    我听见这话,像是被雷当头劈下,抬脚狠狠地踢他那里,“人渣!”

    沈寒吃痛地蹲下身子,“秦歌,我再人渣,你也曾经自愿给我怀孕生子过!”

    我心头一抽,竟忽然愣住了。

    他又一次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往我心里最痛的地方戳,我红了眼睛,悲怆得一塌糊涂。

    走到医院门口,整个世界已经风雨交加了。

    我抬起手想打车,傅言殇的座驾恰好在这时缓缓开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我带着满身沈寒的气息站定,心慌得要命。

    傅言殇示意我上车,然后慢慢地说:“出来买点东西,顺路经过。”

    我抖着一颗心坐进副驾驶座,实在害怕被他看出我刚才的遭遇,可为什么害怕被他看出,我又说不上来。

    “怎么低着头?”傅言殇看了看我。

    我知道他只是随口一问的,但还是心虚死了,撒着连自己都觉得可耻的谎:“没、没有。可能第一天上班有点不适应。”

    傅言殇倒也没怀疑,淡淡地说:“慢慢来,适应了就好。”

    他的宽慰不着痕迹,有那么一刹那,我突然很内疚,突然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和傅言殇同在一个屋檐下,哪怕只是形婚,我也配不上他!

    “我知道了。婚礼的事,你真的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

    “婚礼的事”傅言殇顿了顿,视线一寸寸落在我的唇瓣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