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7章 咬碎我才舒服吗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只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

    “出天大的事了!”林薇见我没什么激烈的反应,大概也清楚我不太关心那边的情况,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来也是造孽,秦柔竟然不是你爸的亲生骨肉”

    我愣了好几秒,“怎么可能?”

    林薇说道:“我也是刚知道这事。秦柔的身体不是一直不好吗,前几天做了个详细的身体检查,今早才查出来有问题,和你爸不存在亲子关系。”

    “这样一来,你很有可能成为秦家唯一的继承人,沈寒怎么可能放任你跟傅言殇结婚呢?如今你可是秦家仅有的血脉啊,而秦柔,会不会被你爸扫地出门都是问题!”

    我一听,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想当初沈寒嘲弄我是登不上台面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可如今,他心爱的公主连是谁的种都不清楚,这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

    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做何感想。

    “他说过,他对秦柔是真心的。”我淡淡地说着,曾经伤我至深的一句话,现在说出口,我竟发现自己什么感觉也没有。

    也许,心不动真的就不痛了吧。

    “屁真心!”林薇哼唧道:“他这种贱男只爱他自己!我死都不信如果秦柔一无所有了,沈寒还会用正眼看她!”

    我没说话,想了想,觉得沈寒真的不会特别爱谁,否则也不可能背着秦柔纠缠我了。

    可他真的会因为秦柔不是秦家的血脉,就不爱了吗?

    我想不通,也没力气去想,突然很怀念十几岁的时候,什么身家背景、什么背叛利用、什么情情爱爱都不曾慌乱过我的人生。

    隔天。

    我特意等傅言殇吃完早餐才走出去。

    经过昨晚的疯狂侵犯,无论我怎么努力装出一副忘记了所有的样子,心里终是滋生了惧意,没办法再像之前那样自然面对他。

    傅言殇仿佛洞悉了我的尴尬和后怕,随手放下报纸,没说话。

    “走吧。”我迈步走到门口,生怕只是多看一眼他清冷的眉目,就会回想起昨晚他在床上的一幕幕。

    傅言殇起身,一把钳住我的胳膊:“就这么想回娘家见你的前夫?”

    我一愣。

    明明是他昨晚说要去秦家的,怎么现在竟然变成是我想回去了?

    “我没有!何况今天是工作日,沈寒根本不可能在秦家”

    傅言殇倏然打断了我的话:“你倒是很清楚他的行程!”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薄凉的唇舌滑入我口中,霸道又凶狠地吮吻着,像是要硬生生咬碎我才舒服似的!

    我僵硬着身子不敢动,生怕自己一挣扎就激起他的怒火。我想不通为什么会怕他不高兴,是抱着赎罪的心态,还是在意这个男人的喜怒哀乐,我已经捋不清楚了。

    傅言殇吻了很久才放开我,大概是我的唇瓣被他吻得又红又肿,以至于他一下子想起了那天我谎称撞到嘴唇的说辞,忽然冷冷地笑开了。

    “呵。秦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