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9章 我冲动了一次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冲动说出这番话,可既然已经说了出口,不管此刻傅言殇的表情有多沉冷,我也只能说下去。

    “是不是被抛弃的人,就活该被嫌弃被鄙视?对,大概我就是个毫不廉耻之心的女人吧,所以曾经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全心全意,我的老公就会动容。”

    “可到头来,我才知道我错了。他说他爱秦柔,他娶我只因为我是阴性血!”

    傅言殇皱了皱眉。

    也许是觉得我情绪激动的样子很可笑,他淡淡地说:“既然如此,你还去医院工作做什么?秦歌,别说什么有苦衷,不想做的事,没人能强逼你。”

    是这样吗?

    这一刻,我感到无论说什么,都改变不了傅言殇对我的看法了。

    他推开车门走出去,就连一个蹙眉的神情都显得冷漠疏离。

    我的尴尬和难堪无法消褪,不近不远地跟在傅言殇身后。而他的步伐没有半刻放慢,似乎那晚在奢侈品中心放慢脚步等我的举动,只是幻梦一场。

    走进秦家大厅,气氛有点压抑。

    父亲看见我和傅言殇一前一后进门,先是怔了下,然后立即起身拉着我的手。

    “小歌啊,这段日子你跑哪去了?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我听着父亲这话,心头忍不住一阵冷笑,但面上没表现出来,平静地说道:“我被沈寒逼着签字离婚,随后扔进了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那段日子,其实我曾无数次盼着父亲来救我。毕竟以秦家的势力,要是想真想找一个人,一个电话就能办到。

    那时,我甚至还天真地想,沈寒说的都是谎言,就算我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父亲也不可能希望我死。

    可结果呢,我在不见天日的绝望中逐渐看清了父亲的心。

    他接纳我,只是因为我的血可以救秦柔,一旦我的利用价值结束,他真的能狠下心肠放任我自生自灭!

    父亲听见我这样说,立即瞪向沈寒:“竟敢这么糟蹋小歌,回头我再跟你算账!”

    说着,他示意站在我旁边的傅言殇坐下,转而问我:“举行婚礼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家里说一声?哪有闺女出嫁,不是挽着父亲的手进教堂的,要不是今早看新闻,我还不知道你和傅少结婚了。”

    我看着父亲慈祥的面庞,心下一抽,当初我跟沈寒结婚的时候,他怎么就没说这番话呢?我可记得,当时他说形式不重要

    我咬了咬唇,实在不想再看父亲虚情假意的表演,没想到傅言殇竟在这时淡淡地说了一句:“是我考虑不周,事先没和小歌商量清楚。”

    我一愣,第一时间扭头看傅言殇。

    他的眉目依然清冷优雅,视线相交的一刹那,他看我的眼神似乎和之前有点不一样。

    父亲见傅言殇这样袒护我,整个人都笑得合不拢嘴了,仿佛我和傅言殇结婚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也不管沈寒和秦柔尴尬地杵在旁边,笑呵呵的吩咐佣人去准备午饭。

    “岳父。”沈寒终究按捺不住了,拉着秦柔上前几步:“小柔一直胡思乱想,说您不认她了,我怎么安慰她都听不进去,她从小到大最听您的话了,到底是您一手带大的孩子,要不您跟她好好谈谈?”

    他这么一说,父亲条件反射般看了看我。

    一个是唯一的嫡亲血脉,一个是从小就捧着手掌心宠大的公主,到底孰轻孰重?

    我猜不到,也没有那个底气去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