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2章 全被他看见了

    “对。”

    傅言殇颔首,神情淡淡的,不透一丝情绪。

    我以为他至少会说一下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可他只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以一贯的寡淡眼神结束了谈话。

    我沉溺在他的疏离的表情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明明从踏进秦家的那一刻起,傅言殇都是用一种不动声色的姿态护着我,可我却感到了一股寒意,仿佛一切袒护都是做戏。

    欺骗过后,再无原谅。

    他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对我了,是吗?

    父亲看出了我和傅言殇之间微妙的尴尬,怕是觉得傅言殇嫌弃我和沈寒有过一段,悻悻道:“傅少啊,小歌和沈寒其实就是个错误。你也看见了,现在他们俩根本不可能藕断丝连什么的。”

    “知道了。”傅言殇随口应了一句。

    父亲这人很善于察言观色,见傅言殇没什么表情,便知道他没有兴趣听下去,顿时收了声。

    饭后。

    父亲将我拉到书房,颤巍巍地问我:“小歌,你和傅少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

    这句话问得有点奇怪,也许连父亲都觉得傅言殇不可能真的看上我。

    我沉闷的“嗯”了声,随后问道:“有什么问题??”

    父亲闻言,皱着眉说:“我和傅言殇父母,也算是有点老交情。据说他最初是从医的,后来因为他喜欢的女孩车祸死亡,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就转了商。可现在,他突然重回医院上班,我总感觉这里面有问题啊。”

    我咯噔一下,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接话,过了好一会,才勉强给他找到一个借口。

    “也许时过境迁,他已经走出了过去的阴影呢?”

    父亲不停地摇头:“不太可能,总之你自己留心一点,既然和傅言殇结婚了,就好好抓紧他。能够跟傅家攀上关系,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好在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已经死了,威胁不到你。”

    我的心没来由地疼了一下,实话实说道:“我和傅言殇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离婚的。”

    毕竟没有领证,好聚好散,很简单。

    父亲用力地扣住我的双肩,“说什么混帐话!难道你还对沈寒念念不忘?小歌,清醒点,沈寒根本不曾爱过你!而且他已经和小柔结婚了,你好意思做第三者?”

    父亲的话,像一把刀子捅进我的心口。

    一字一句都仿佛在暗示我,他仍然在乎秦柔,刚才他对秦柔的种种冷漠和无视,只因为如今我是傅太太、能够让他脸上有光的傅太太而已!

    我很讨厌这种训话般的感觉,眼泪在眼眶里团团打转,可我却逼着自己咧嘴笑着。

    “我还不够清醒吗?我觉得我已经很清醒了。要是迷糊一点的话,说不定我还会相信你是疼爱我的,你并没有希望我在精神病院里自生自灭!”

    我狠狠地揩了一下眼角,故作无所谓地说道:“回来的时间差不多了吧?继续假情假意大家都累,爸,我该走了。”

    父亲被我噎得无话可说,苦笑了好几声:“到底不是在身边长大的,养不熟,亲不近啊。”

    是啊。

    所以无论过去我怎么听话,就是不如秦柔讨他喜爱!

    走出书房时,我的眼泪已经掉得一塌糊涂。

    坐在沙发上翻手机的傅言殇恰好抬眸,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他将我的难过和脆弱,看得清清楚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