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3章 疯狂侵占我算什么?

    我浑身一僵,像是被他微妙的表情变化摄走了心魄一样,整个人定格在他沉冷的目光里。

    “为什么哭?”

    他起身,一步步走到我跟前。

    “我没什么,只是有点感触。”

    我咧嘴冲傅言殇笑,好想继续维持刚才面对父亲的故作无所谓状态。

    可也不知为什么,在傅言殇不动声色的注视下,我的眼泪竟然越掉凶,就像一个受尽委屈、亟需宽慰的可怜虫似的。

    我想我一定是狼狈极了,以至于他的眉头皱了又皱,最后淡淡的对我父亲说:“我和小歌先走了,有空一定多回来。”

    父亲讪讪地笑着:“好好好。那个,傅少啊,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小歌嫁给你,我很放心。希望你们能白头到老。”

    此话一出,我看见傅言殇的表情明显僵了下,似乎根本就没想过跟我白头到老这回事。

    气氛突然冷到了极点,漫长的沉默过后,他寡淡地笑了笑,连一个字也没说,拉着我走出去。

    出了门,我尴尬地抽回手:“我爸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傅言殇瞥了我一眼,“我没放在心上。”

    我点点头,虽然心里也明白我在他心里什么也不是,可这样摆上台面直接说,我还是没出息的难受了一下。

    之后我们谁都没了说话的兴致,傅言殇专注地开车,好像连看我一眼的兴趣也没有了。

    我心乱如麻,脑海里不断闪过父亲的话。

    他为什么会突然决定去医院上班?而且还是入股沈寒的医院?

    我不觉得傅言殇已经走出了那个女孩的阴影。

    “傅言殇,明天开始,你真的要去沈寒的医院上班?”我趁着红灯的空档开口问他。

    傅言殇轻飘飘地“嗯”了声。

    “为什么?你不是接受不了她身亡的事实吗?”

    我的心跳越来越快,自认识以来,我就没看清过这个男人的心。

    傅言殇似乎早已洞悉父亲拉我进书房说了什么,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角:“是接受不了。可这并不妨碍我重新回医院工作。”

    “秦歌,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走不出的死角。你的死角是沈寒,而我的死角是楚玥。至于你和沈寒是否藕断丝连,我根本不在乎,只要别让我面子上太难看就行了。”

    哦,原来那女孩叫楚玥。

    我看着傅言殇清俊无双的侧脸,我相信他此刻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真心的。

    可这样一来,早上他觉得我急着出门去见沈寒的恼意算什么?那个恶狠狠的吻、甚至还有昨晚一次一次的疯狂侵占,又算什么?

    我略微哽咽了一下,我在傅言殇眼里,其实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吧?

    “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分寸。婚检单的事都是我的主意,林薇也是被我逼到没办法才作假的。你想怎么对我,我都没意见。就是不要再对我体贴入微,其实我习惯了独立,即使没人关心,也没什么所谓。”

    这是我第一次用淡漠的语气跟他说话。

    虽然也曾幻想过他是不是有一点喜欢我,但经历了那么多,尤其是听到他这番话,我已经不想再自取其辱了。

    心不动则不痛,还没萌芽的感觉,先自我扼杀掉也好。

    傅言殇被我说得足足怔了几秒,好一会才侧过脸,直勾勾地盯着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