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48章 对我粗暴成性

    我看着他冰冷幽暗的瞳仁。

    这一眼,我看了很久,久到连身体里最后的一丝勇气都消耗殆尽了。

    “如果我拒绝呢,你会怎么做?”

    傅言殇指间的力道更狠,仿佛只要我再说出一句忤逆他意思的话语,他便会毫不犹豫的捏碎我!

    “别逼我。”

    漫长的对视过后,他对我说了这三个字。

    我笑得更欢,心头越是血流成河,我的语气就冷漠寡淡:“我逼你?傅言殇,是你逼我,是你逼的我!”

    楚玥母亲这时又做起了好人,“言殇,秦小姐,你们不要再吵了,是我的错”

    “你闭嘴!”我恶狠狠地瞪着她,像个精神失常的疯女人一样瞪着她!

    傅言殇见我依然是这种态度,估计是忍无可忍了,甩开我手腕的同时指了指门口:“滚!”

    我垂下头,看着手腕上刺眼的红痕。

    他不是个粗暴成性的人,哪怕之前再恼怒,也不至于真的下死手。

    可现在

    手腕明天肯定淤青得不成样子了。

    我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假的真不了,反正吧,傅言殇,你等着,我会找到楚玥没冰冻过卵子的证据,让你知道你心上人的父母是多恶毒伪善的人!”

    我重重地说完,转身走出去,没有任何停顿地走出去。

    楼下风雨交加,密集的雨线打在脸上,真冷。

    我一步步走向沈家。

    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我以为我会憋屈到发疯的,可这一刻,我的思维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

    大概,是因为心冷透了,才会如此理智吧?

    来到沈家门口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我敲了敲门。

    秦柔有睡回笼觉的习惯,何况昨晚半夜还打电话折腾我,这会能起床才怪。

    果然,开门的人是我前任婆婆江玉。

    大概是我浑身湿透的样子太吓人,她皱着眉问我:“你个不要脸的贱货,来这做什么?”

    我说:“找你做个交易。”

    江玉足足怔了几秒,身子一侧,倒是没有赶我走:“进来再说。反正我儿子在医院,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样勾引他。”

    我忍不住笑了下。

    “阿姨,你想多了。我知道你们家三代单传,你肯定接受不了秦柔没办法生育,现在你应该巴不得将秦柔扫地出门吧?”

    江玉狐疑地打量着我,像是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只知道做牛做马伺候她的儿媳妇,现在会直接戳破他的心思。

    “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帮我赶走秦柔?”

    我点点头,“对。你帮我打印秦柔最近的通话记录,我让你儿子彻底甩掉秦柔。”

    江玉一听,似乎没意见,但还是假惺惺地叹了口气。

    “这个简单得很,秦柔的通话记录,我现在就能让人打印出来。”

    “诶,秦歌啊,你要早就像现在这样有主意,我儿子怎么会看不上你?他对秦柔是有感情,可也不过是贪恋最初那种追而不得的诱惑感而已。”

    “你呢,输就输在太轻易得到手了,男人嘛,大部分都会觉得得不到的女人,才是最好的”

    所以,傅言殇对亡故的楚玥,也是如此?

    我狠狠甩了甩脑袋,拒绝再去想傅言殇的一切,说道:“现在就让人打印秦柔的通话记录给我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