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60章 有没有当我是老婆

    我点点头,“是。”

    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像是要把我里里外外看个透彻似的。

    我受不了他这种意味不明的目光,撇开脸的同时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傅言殇薄唇一抿,似有不悦:“厉靳寒说你想”

    “哈哈哈,我的错,你煮炸酱面的时候,我打电话跟傅言殇说你想自杀。”厉靳寒眼眸一眯,“我就是随口一说的,没想到她这么快杀过来,可见你在他心里的分量啊。”

    我感到脸上蹿过一阵阵热浪,再看傅言殇,他板着脸,表情隐隐有一丝不自在。

    那感觉,就像深藏的情绪被人挖了出来一样。

    之后我和傅言殇面对面站着,谁也没说话。

    厉靳寒估计是服了这种沉默,用力拍了拍傅言殇的肩膀。

    “世上不是只有楚玥一个女人,试试敞开心扉吧,若是你不要秦歌,就别怪我追她了。”

    傅言殇扫了厉靳寒一眼,没说话。

    我不知道他的沉默是什么意思,怕是他觉得厉靳寒在开玩笑,根本没放在心上吧?

    “我说认真的。”厉靳寒这会脸上可没有丝毫笑意了,一板一眼地说:“我是丁克族,就想二人世界白头到老,秦歌完全符合我的择偶标准。”

    傅言殇眉心一拧,嗓音终是带了一点异样的恼意:“她是我老婆。”

    “可你有把她当过老婆吗,你扪心自问,真的有掏出一点真心实意给她吗?”厉靳寒的语气愈发咄咄逼人:“反正吧,我就孤儿一个,婚姻在我看来,简简开心就行,没那么多的要求。”

    我一愣,实在没想到厉靳寒是孤儿,更没想到,他会站在我这边。

    随之很久,我们三个人都没说话。

    倒是厉靳寒打破了僵局,“傅言殇,你好好想想吧,总之我觉得秦歌是个好女人。”

    好女人的定义是什么?

    我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

    是忠于婚姻和丈夫,还是舍弃自我,每天洗衣做饭伺候公婆?

    我很想问厉靳寒,可碍于傅言殇的表情越来越冷阴沉,也就把话压了回去。

    厉靳寒出门后,整个大厅只剩下我和傅言殇的呼吸声交缠在一起。

    “你和厉靳寒怎么回事,怎么进他厨房?”

    他的视线落在我的围裙上,大概是觉得我居家妇女的形象不堪入目,大手一挥,径直扯掉围裙扔到一边。

    我看着傅言殇,可怎么看,也看不透他的心。“没怎么回事,他说想吃面,我就煮了。”

    “他说什么你就照做什么?”傅言殇攥紧我的手臂,一把将我扯到他怀里:“才见过两次面,就敢跟他回家,秦歌,你就这么随便、这么缺爱?”

    我的额头硬生生撞在他的胸膛上,明明是距离他心脏最近的位置,我却不敢再去猜测这个男人是不是喜欢我。

    “我是随便又很缺爱,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跟厉靳寒上车时,你可是默许了的。”

    “我默许?”

    傅言殇的眉头皱得更深,“我什么时候默许了,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