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73章 他说会忍不住

    我心里咯噔一下。

    他的前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厉靳寒见我愣在,绯色的薄唇一扬:“秦歌,傻了?怎么不回答我?”

    “我没想到你会知道楚玥的事。”我实话实说。

    他又是一笑:“楚玥抢救无效宣布死亡那时,傅言殇在外地,是我第一个赶到医院的。”

    “楚玥浑身上下都是血,就这样奄奄一息地躺着,连话都说不出一句了。”

    厉靳寒点了支烟,缓慢地抽着,虽然和傅言殇每次点燃烟时的狠劲不同,可我看得出来,一说出楚玥濒临死亡的一幕,这个男人的情绪也是低沉的。

    “我那时整个人都懵掉了,一个好端端的姑娘,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我像发了疯似的联系血库,可是没有阴性血了,我心想,楚玥不能有事啊,她肚子里还怀着我兄弟的孩子,她要是死了,傅言殇怕是会疯掉的吧。”

    我手脚发软,差点连推开房间门的力气也没有,“连你看到这一幕都承受不住,如果傅言殇看到”我无法想象下去。

    “诶,幸亏傅言殇没亲眼看着楚玥咽气,他赶回来的时候,后事已经办得七七八八了。为什么我这么肯定楚玥不可能活着呢,因为是我眼睁睁看着她没有生命体征的。”

    厉靳寒弹了弹烟灰,“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傅言殇也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老实说,我真希望楚玥死彻底了。”

    “她一直活在傅言殇心里。”我说。

    厉靳寒摇摇头,“以前是,但现在不一样了。时间可以抚平一切,既然结了婚,就不要离。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说:“我不懂。”

    厉靳寒看了下我手上的婚戒,“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和傅言殇离了,我会忍不住追你。”

    我只当他在开玩笑,“追我刺激秦柔?”

    厉靳寒皱了皱眉,沉默片刻后,放荡不羁地笑了:“是啊。谁叫她当初甩了我,我做梦都想刺激刺激她啊。”

    之后我们没继续聊那些沉重的话题,父亲有好几次想进来问我傅言殇是不是真的要收拾沈寒,但见厉靳寒一直在,便没好意思直接问。

    傍晚时分。

    楼下已经张罗好了晚饭。

    我不想下去,父亲索性亲自捧了饭菜上来。

    “小歌,言殇不会跟你离婚吧?可怜天下父母心,听见秦柔那些话,我很担心你啊。离婚的女人不值钱,何况你现在已经是二婚了。”

    他一边“慈爱”的给我夹菜,一边打量厉靳寒。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装作没听见。

    厉靳寒倒是毫不介意我父亲的打量,半真半假地说:“伯父你别担心,要是秦歌离婚了,我娶她。”

    “你不是喜欢秦柔吗?”父亲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将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要是再离一次婚,小歌可就是三婚了。”

    “三婚好,我喜欢。”厉靳寒这会不笑了,特别认真地看着我。

    我委实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伸了过来,和我十指紧扣。

    “岳父,我和小歌,不可能离婚。”

    我被那把清冷的嗓音,撼得身心俱颤。

    一抬眸,便沉溺在傅言殇笃定的眼神里无法自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