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77章 生不出男孩也是错?

    秦柔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说,表情一僵,很久都反应不过来。

    “你、你不害怕?”

    她的声音抖了又抖,仿佛我已经变成了个怪物似的。

    我笑了下,“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再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离婚。何况,我很好奇一个问题。”

    “你口口声声说楚玥还活着,那她为什么不回来找傅言殇?”

    秦柔皱着眉,被我噎得说不出一个字。

    我不想再搭理她,见她一动不动地瞪着我,便说:“出去吧,从今天开始,所有你在乎的东西,我都会一一破坏。”

    “你敢!”

    秦柔明显颤了一下,但很快又指着我的鼻子威胁道:“你以为爸是真的认可你了吗?秦歌,我告诉你,爸只是看在傅言殇的面子上而已,没了傅言殇你什么也不是!”

    是啊。

    没了傅言殇,父亲恐怕连看我一眼都吝啬。

    那如果我把公司的实权抓在手里呢?

    既然没有人会无条件为我遮风挡雨,那我就让自己的拳头变硬,无畏风雨!

    “这个就不需要你担心了,我再什么也不是,至少是秦家的血脉。”

    秦柔的脸色彻底垮了下去,恨恨地张了张嘴,可最后像是顾忌什么,没有当着我的面打电话,转身跑了出去。

    被她这么一番闹腾,我也没了睡意,索性出去转转。

    父亲见我要出门,便说正好要去私人诊所做个身体检查,让我陪他一起去。

    我自然没意见,想想,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让我陪他,也许是他圈子里的朋友都知道了他只有我一个亲生闺女这件事。

    温文芳有点不乐意,临上车的时候还不甘心地问:“傲天,真的不需要我和小柔一起去吗?”

    “不需要。”父亲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示意司机开车的同时甩给温文芳一句:“若不是要维持我宽仁大度的形象,你以为我会跟你过下去?以后少过问我的事。”

    我看着温文芳的脸色唰的一下全白了,怕是终于明白父亲根本没打算原谅她偷人这件事,相比于同床共枕二十多年的妻子,他更在意他人前的形象。

    这一点,我觉得父亲和沈寒真是半斤八两。

    父亲见我一路上望出车窗外不说话,突然慈爱地拍了拍我的手背。

    “小歌啊,其实现在我并不是去做身体检查,而是带你去看看你的亲弟弟。”

    我一愣:“亲弟弟?”

    父亲点点头,毫不避忌地说:“对。既然你已经决定去自家公司帮我了,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我们秦家家大业大,可你终归是女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不可能让你继承所有的产业。”

    “你虽然不是个顶级聪明的孩子,可也应该明白我在傅言殇面前说,将来家业都是你的,只是台面上的话而已。”

    “不过你弟弟刚满月,短时间内公司还是你和我共同打理的。”

    我看着父亲虚伪的嘴脸,“爸,你在外面还有个家?”

    父亲不以为然地说:“生意人在外面有几个家,不是很正常吗?小歌,其实如果你是个男孩,我怎么可能让你吃那么多苦呢,要怪就怪你妈生不出男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