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92章 夜里,我也需要发泄

    “傅言殇?”

    我心里‘咯噔’一下,接了电话。

    他那边很静,连一点风雨声也没有。

    我皱了皱眉,忍不住重复道:“傅言殇,说话。”

    “秦歌。”他沉沉地喊出我的名字,“你在哪?”

    “我在秦家,怎么了?”

    “等我,十分钟后过来接你。”

    傅言殇的语气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霸道,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耳边便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温文芳见我愣住,冷冷地笑开了。

    “周旋在傅言殇和沈寒之间,你和我有什么分别,不一样都是偷人吗?秦歌,你的下场会比我和小柔更惨的!”

    我实在没心情纠结她的冷嘲热讽,直接问道:“我妈跟我爸,是怎样认识的?”

    从小到大,我问过无数次我妈这个问题,可她一次也没告诉我。

    作为父亲的结发妻子,温文芳肯定知道父亲和我妈的事。

    果然。

    温文芳将快燃到尽头的烟扔到地上,像是发泄似的狠踩两脚。

    “你妈就是个男人给钱,就愿意张开双腿伺候的贱货色,秦傲天也是倒霉,睡了你妈一次,就搞大了你妈的肚子。”

    “当时秦傲天根本不打算要你,可你妈竟然跑了,偷偷生下你。你说,做小三做到你妈这个份上,是不是特别贱!?”

    我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我妈年轻的时候,竟是出来卖的吗?

    可她为什么要生下我,并且辛辛苦苦养大一个嫖~客的女儿?

    我不信,死都不信!

    温文芳大概看出我不相信她的话,迈步上车的同时,又甩给我一句:“不信你大可以回一趟你老家问问,谁不知道你妈是陪睡的!”

    老家……老家……

    说起来,以前每次回去,我妈都不会在老家过夜,吃完饭就急匆匆地催促我我和她一起离开。

    而外公外婆对我们的态度也很冷淡,即便我妈离世时通知他们,他们也没过来看上最后一眼。

    我整个人愣在门口,直到父亲走出来问我温文芳都说了什么,我才回过神来。

    “没,阿姨没说什么。”我违心地敷衍着,心里想的却是,一定要查清楚一切,让那些害死我妈的人血债血偿!

    父亲直勾勾地盯着,明显不信我的说辞:“你们谈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什么都没说?小歌,我是你亲爸,父女之间应该是没有秘密的。”

    呵呵,又是这种演烂了的虚情假意。

    我望着父亲,特别认真地问:“我妈是出来卖的?”

    父亲一怔,片刻后点点头:“嗯。”

    我只感觉漫天风雨像是一下子落在我心头似的,砸得我心痛欲裂。

    再看父亲的表情,除了掩盖不住的厌恶,还有浓烈入骨的懊悔。

    是啊。

    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身上还流淌着一半肮脏的血液!

    所以,当初他比沈寒更希望我死,似乎也说得过去。

    所以,一切的幸福美满,我都没资格拥有,是吗?

    我狂乱地大笑起来,情绪失控到了什么程度,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恰好之时,傅言殇的座驾开过来。

    他微微侧脸,一字一句的对我说:“上车,陪我。”

    陪他?

    我看出傅言殇的脸色不对劲了,可这一刻,我心里突然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念头,便直接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