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95章 碰我,你发泄够了吗

    傅言殇似乎点燃了烟,闷闷地吸着。

    反正短短几秒,欢爱过后的气息,就被烟草味充斥得一干二净了。

    “你总算觉悟了。”

    他低沉的嗓音淡得要命,仿佛我刚才说的那一句话,正合他意。

    我忍不住一阵苦笑。

    “是啊。我总算觉悟了。今晚我才知道我妈年轻的时候是……现在我大概也和婊~子没分别吧。”

    “你妈妈是?”傅言殇顿了顿,应该听出了我略过的那个词是什么,沉默了很久才问我:“所以今晚你在自暴自弃?”

    “我在你眼里就是解决生理需要的工具,有什么好自暴自弃的。”

    我颓败地坐起来,那股子温热的热浪在我身体的最深处逐渐冷却,可大腿上粘稠的痕迹一直刺激着我。

    “傅言殇,如果我的身体没问题,还能正常的生儿育女,你怕是不会在我体内释放吧?”

    他没说话,抽烟的动作愈发狠戾起来。

    我不知道傅言殇的沉默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已经不想再面对这个男人了,便扯出一个无所谓的微笑。

    “你解决完生理需要了吗?要是解决完了,我就不奉陪了。”

    “我不知道你今晚心情不好。”他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我没看他,“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你会在意我的心情吗?楚玥的事,其实跟我有什么关系,傅言殇,我没有欠你的,你没资格再像刚才那样对我了!”

    傅言殇一听,像是觉得我很不识好歹,捏着我的下巴,说道:“别扯楚玥,我没资格这样对你?我是你老公!”

    “解决生理需要的工具,是不需要老公的。”我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直到最后,把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摘了下来:“你那么爱楚玥,婚戒应该给她。”

    傅言殇盯着我的眼睛:“你想离婚?”

    我一愣,其实根本没想过离婚,此刻却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就想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有没有一点分量。

    “对,我想离婚。”

    “呵。去了一趟精神病院见沈寒,回来就提离婚,你是被沈寒上了?”傅言殇话锋一转,语气冷得将我整个人冻结成冰:“离婚,可以。等查清楚楚玥的事就离。”

    我再次点点头,眼泪失控般往下掉,没想到这个说过不会跟我离婚的男人,竟这样容易就应承了。

    也许,我真的只是发泄工具,没有任何值得他不舍的地方。

    “结婚戒指你拿回去吧。”我逼着自己断了最后的念想。

    傅言殇看都不看我:“不要就直接扔掉,我没空回收垃圾。”

    原来我们的结婚戒指,是垃圾吗?

    我没说话,把戒指放在副驾驶座上,然后扯好裤子下车。

    外面狂风暴雨,可他连一句挽留的话也没有,我一走出去,他就立即启动车子呼啸而去,感觉真的是发泄完就扔掉我了。

    踏进大厅。

    父亲正在吃晚饭,见我衣衫不整的走进来,大概猜到傅言殇在车上对我做了什么,担心道:“你这孩子脸色惨白得吓人,快去泡个热水澡,饭菜我让佣人送去你房间。”

    我无力理会父亲是不是又在虚情假意,直接说:“爸,明天我想回一趟老家。”我要亲口问问外公外婆,我妈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父亲应承得爽快:“行,我安排司机送你去,当作正式上班之前散散心。哦对了,小歌,你跟傅言殇说了我和楚玥的事没?”

    “说了。估计这几天他会查清楚。”

    父亲不以为然地笑笑:“查就查吧,楚玥已经是我儿子的妈了,难道他还能弄死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