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02章 老公要吃肉

    傅言殇看着我。

    过了很久,在我以为他又要选择沉默的时候,他却抬起手,不自在地拉高了我的衣领。

    “知道了。”

    他的嗓音还是一贯的寡淡,指间的动作略显僵硬,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我条件反射般想闪避。

    我不是个毫无脾气和记性的人,就算他之前对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出于生气,可他确确实实伤到我了。

    傅言殇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瞳仁一沉,恼怒的情绪过后,是掩盖不住的温润:“别动。”

    他清冽的气息在我头顶盘旋,仿佛把内心为数不多的耐心和温情都给了我。

    我闭上眼睛又睁开,真怀疑自己在做梦。

    “傅言殇,你、你是不是病了?”不然为什么突然对我那么温柔?

    傅言殇垂下眼眸,没说话。

    可我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对我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不想再胡乱猜测下去,索性扯开话题,直接问他:“来的路上,车子没有任何异常?”

    他淡淡地说:“刹车失灵,差点车毁人亡。”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才发现傅言殇的裤脚一片濡湿,只不过刚才他踏着风雪而来,没有人留意到他身上的异常。

    “你怎么了?”我心惊肉跳地问。

    他笑了下,若无其事地躺下:“没事。死不了。”

    我足足愣了好几秒,这男人一向不是个嗜睡的人,现在竟然径直躺下,连看都不看被单是否干净整洁。

    这时,天色已经全黑了。

    我拉了下墙角的灯泡拉绳,没亮,灯泡应该是坏了。

    室内没有任何供暖设备,寒风呼呼呼的钻进来,真冷。

    “傅言殇,晚餐你想吃什么?”我搓着手问他。

    他连眼帘都没掀开,恹恹道:“随便。”

    我皱了皱眉,可算感觉到傅言殇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挽起他的裤脚一看,才发现小腿血肉模糊,伤口还在不停的往外沁血,只不过西裤的颜色深,面上看不出什么血迹而已。

    傅言殇大概不愿意让我看见他的伤口,一把拨开我的手:“看什么。”

    “你在流血!”

    “那又怎样,反正不会死。”

    我眼眶一热,都这样了,傅言殇你就不能稍微软一下?

    我火急火燎地出去问外婆要纱布,外婆和外公自顾自吃饭,无情地说:“别说我们家没有纱布,就算有,也不会给你救野男人!”

    “他不是野男人!”我怒火烧心,像疯了似的掀了饭桌,瞪着外婆说:“棉花呢?给我碘酒和棉花!”

    外婆和外公吓了一大跳,似乎没想到我狂躁起来居然这么粗鲁,不情不愿地拿了碘酒和医用棉花给我:“冤孽!你和你妈都是冤孽,家门不幸啊!”

    我忍不住一阵冷笑,相比于他们骂傅言殇,我更希望他们要针对就只针对我。

    回到房间。

    傅言殇已经睡着了,连我给他处理伤口也没醒。

    我点了蜡烛,摸摸他的额头。

    还好,没发烧。

    我就像个安安分分的小媳妇一样坐在床边,打电话给厉靳寒报平安。

    厉靳寒那边很吵,顿了好几次,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傅言殇在你旁边?艹!这家伙是不是不要命了?出了那么严重的车祸,竟然还能从爬下担架,过来找你!?”

    什么?

    我只觉心脏漏跳了一拍,急切道:“他除了小腿上有伤,其他地方好像没什么问题啊。”

    “我问了赶来急救的医护人员,那家伙肋骨骨折了,具体情况怎么样,还不太清楚。可发生车祸的地方,离你老家差不多有一里路,步行过去和玩命有什么分别啊我靠!”

    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傅言殇,你是放心不下我,才会如此吗?

    厉靳寒见我不说话,又说:“我现在马上和医护人员过去,诶,讲真,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在乎你。”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但总算明白傅言殇为何会任由沈寒离开了。

    因为他心里清楚,他伤得不轻,若动起手来,说不定沈寒就会看出他的伤势、甚至有可能当着他的面强了我!

    这男人,明明有着一颗最温润慈悲的心,嘴上却绝口不认,何苦呢?

    很快,厉靳寒便带着医护人员来了。

    我默默地走到厨房生火煮菜,可烧开了锅,才意识到我根本不知道傅言殇喜欢吃什么菜。

    “傅言殇不挑食,简简单单的番茄炒蛋和生菜汤就行。”厉靳寒笑笑,勺水清洗生菜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你那外公外婆也是极品,无论我怎么说,他们仍然觉得沈寒好。”

    “日久见人心。他们终会看清楚一切。”我笑得有点苦,“不过我已经不在乎他们的看法了。”

    厉靳寒点点头,“反正吧,我觉得你这次回老家还是有收获的,至少知道了傅言殇在乎你。”

    “可他爱楚玥。”

    “楚玥是你们岳母,哈哈哈,他怎么可能对未来岳母还有感情。”厉靳寒冷不丁的将生菜扔进锅里,“看,变了就是变了,就算你现在立即把生菜捞出来,也无补于事。”

    我很感激厉靳寒的安慰,想想,他应该也没有吃晚饭,便问道:“你喜欢吃什么菜,我等会煮。”

    厉靳寒指了指悬挂在横梁上的肉,“我喜欢烟熏肉炒大蒜。”

    “好。”我实在没想到他会好这口。

    十分钟后。

    我端着饭菜走回房里。

    医护人员已经给傅言殇做好了肋骨固定,叮嘱他尽量不要剧烈走到后,便离开了。

    “吃饭吧。”我走过去,放下饭菜。

    傅言殇看看他面前的,又看看厉靳寒捧着的碗肉,“为什么你有肉?”

    “我喊秦歌煮的。”厉靳寒咬了一口,口齿不清地赞叹道:“烟熏肉就是好吃,秦歌的厨艺就一个字棒!”

    傅言殇夹了一块番茄放入口中,大概是被厉靳寒津津有味的样子刺激到了,冷着脸对我说:“我也要吃肉。”

    我懵了下,“可那是大部分都是肥肉你应该不会喜欢吃的。”

    傅言殇的眉头皱了又皱,就像一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视线一直停留在厉靳寒的脸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