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08章 很介意我的身体吗

    傅言殇似乎感觉到了我不安,拧灭烟的同时,问了我一句:“秦歌,你在害怕?”

    我不知该点头,还是该摇头,一咬牙,终是没有说话。

    他倒也没继续这个话题,在我以为这个男人会迁怒于我的时候,他却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我禁不住一颤,“你原谅当年那些事情了?”

    傅言殇皱着眉说:“不原谅又能如何,难道还能逼死你舅父?再说了,始作俑者是我爸。”

    “傅言殇,我觉得我妈不可能跟你爸有私情,因为我妈一个人带大我,如果她真的和你爸纠缠不清,就不会过得这么苦了!”

    “我知道。是我爸自作多情,可我从未想到,那个让我爸不管不顾的女人,竟是你妈。”

    傅言殇笑得有点悲凉。

    怕是如果知道那个让他爸神魂颠倒的人是我妈,当初他肯定不会带我离开精神病院了。

    我们都是会痛会狠的平凡人,谁也没办法大慈大悲,捂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说原谅。

    之后,我们都处在各自的情绪中,就连晚饭,也是叫了外卖,无声无息的吃完。

    回到客房。

    我翻了翻手机,想打电话给舅父,可发现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手机号。

    倒是父亲恰好在这时打了个电话过来:“你那外公外婆打电话给我,让我看好你,以后都别回去搅得他们家宅不宁了。秦歌,你说你,怎么这么讨人嫌?连累我被两个老不死一通臭骂!”

    我忍不住冷笑,舅父说,当年他可是口口声声保证娶我妈过门的。

    也许是最后他厌弃了我妈,舅父才会极力撮合我妈和傅言殇父亲

    千错万错,归根结底都是父亲的错!

    “说完了吗?”我的语气越来越冷,“你害了我妈一辈子,也应该遭到报应了。”

    父亲一怔:“你这是什么态度?信不信我不让你回公司上班了!?”

    “好啊。尽管不让啊。正好让我有时间查查你和沈寒是怎将样害死我妈的。想将我妈的心脏移植给温文芳?爸,你真够心狠手辣的!”

    “你、你妈的,温文芳那个贱人竟然告诉你这件事了!”父亲的语气很暴躁,可他很快又平静下来,仿佛试图和我谈条件:“小歌,爱之深责之切,我会那么生气,还不是因为我在乎你吗?”

    “确实是我害了你妈一辈子呀,我也很后悔。可现在再追究这些有什么用?”

    我听着他的情真意切,“然后?”

    “然后你当然还是要回自家公司帮忙的,楚玥和你各负责一个部门,你觉得怎么样?”

    我知道父亲这是利用楚玥压制我和傅言殇,

    楚玥即便再不可原谅,但到底是傅言殇深爱过的女人,有她坐镇公司,傅言殇或多或少都会有所顾虑。

    “明天早上回公司,我和楚玥在公司等你。”父亲说道。

    我没表态,和楚玥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种感觉,光是想想就挺诡异的。

    挂断电话后,外面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

    我开了门,见傅言殇手上拿着一瓶药,不禁愣了一下:“你病了?”

    “是你的身体需要吃药调理。”他把药瓶递给我,严肃道:“以后睡前吃两片,一定要吃。”

    我盯着咖啡色的玻璃药瓶,里面装着大半瓶白色药片,是什么药我不清楚,反正药片的形状不是常见的圆形,而菱形薄片。

    “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除了无排卵性月经,难道上次检查,还发现了其他毛病?

    傅言殇仿佛看出了我的惊愕:“别想太多,没什么大问题。”

    没什么大问题,需要每天晚上吃药?

    我总感觉他在避重就轻,“难道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所以他才懒得报复一个快死的人,懒得将他母亲得抑郁症的事算在我头上?

    傅言殇撇开目光“你想多了,身体有点虚,吃药调理一下就好。”

    “那这些是什么药?”

    傅言殇好像刻意忽略我的话一样,倒了杯温水给我:“快吃。”

    我心里越来越慌,到底身体出现了什么严重的问题,才会让他催促我吃药。

    “我不吃。”我没接过杯子,慌乱过后竟滋生了一丝赌气的情绪:“你不告诉我是什么药,我就不吃!”

    “你是三岁小孩子?”傅言殇皱着眉,“不吃,可以,我就强你。”

    我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我说,不吃药的话,我就强你。”

    傅言殇的语气特别冷厉,好像我再忤逆他的意思,他就会立即强了我!

    我咬了咬嘴唇,拿过杯子,心底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吃完药,傅言殇并没有立即出去,而是问了我一句:“以后出门,我送你。”

    我又吃了一惊,我到底是患了什么病,才会有这种待遇?

    “明天去公司上班。”我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楚玥以后也在公司上班。”

    傅言殇颔首,眼神没什么明显的变化,像是根本不在意楚玥在哪里。

    “明天送你去公司。”

    我就像鬼迷心窍了似的点点头,他都不介意,我又有什么好不自在的呢。

    翌日。

    我梳洗过后特意把药瓶放入拎包,傅言殇不愿意告诉我,我可以自己找人问!

    走到餐厅,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早餐。

    傅言殇已经吃完了,坐在一边翻医学杂志。

    “你的伤适合开车吗?其实我自己打车也可以。”我忍不住看了看他翻阅的杂志,讲真,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看医学方面的刊物。

    傅言殇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杂志上,“没什么不适合,肋骨轻微骨折不影响正常生活。”

    我忍不住反驳:“在老家时,你还说一个人睡不方便。”

    傅言殇抬眸看了我一眼,“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

    “噢。”你是真的想送我上班,还是想去见楚玥?

    我其实很想直接问傅言殇,想想,又觉得这样问很自讨没趣,反正等会到了公司,就能知道他的心里想做什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