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09章 一遍又一遍刺激我

    一路上,傅言殇专注地开车,没和我说一句话。

    我不知道他是否心情不好,毕竟等一会就和楚玥在公共场合见面了,我不相信此刻他连一丁点内心波动也没有。

    “傅言殇。”我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侧过脸看着他:“你确定真的要送我到公司?”

    他的视线一直盯着前方的路况,淡淡道:“不然呢?”

    “我爸今天也在公司,要是碰见了,我觉得你可能会尴尬”

    “你担心我会尴尬?”傅言殇看了我一眼,像是被逗乐了,笑道:“我没那么闲,只送你到公司楼下。”

    喔,那他是专程送我,而不是为了见楚玥吗?

    到了公司门口。

    我推开车门下车的一刹那,我父亲恰好搂着楚玥踏进公司。

    楚玥眼尖,第一时间看见了我和傅言殇,怔愣过后不自在地绾了下耳边的头发:“言殇”

    傅言殇似乎直接摒除了她的存在,叮嘱我:“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点点头,我不清楚他是不是故意刺激楚玥,可这种被捧在手掌心的感觉,我觉得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傅言殇没再说话,启动车子呼啸而去,那果决干脆的架势,倒是很符合他清冷寡淡的性格。

    “秦歌,不错啊,你今天的气息挺好的。”楚玥冲我笑,好像根本不在意傅言殇忽略了她。“从今往后,我们既是一家人,又是同事,应该好好相处才对。”

    我看着楚玥灿烂的笑容,即便知道她有那么不堪的内心,还是被她这个笑容给美到了。

    作为女人的我尚且无法招架,更何况是傅言殇?

    也许,刻意视而不见,只不过是因为放不下吧?

    父亲见我沉默,估计觉得我很不给面子楚玥,可又不好在公司门口训我,黑着脸说:“楚玥是你小妈,不管在公司还是在家里,你都给我注意一下态度!”

    小妈?

    哈哈哈。

    老公的心上人变成我小妈,这种话,大概也只有我父亲说得出口!

    再看楚玥,她脸上的笑意更浓,像是很满意小妈这个称呼似的。

    “秦歌,我们年纪差不多,也算是同龄人吧,有时间可以多聊聊。你还没吃早餐吧?不如一起吃个早餐,我很愿意给你讲讲傅言殇的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的。”

    我可能真是个很不会演戏的人,心里觉得楚玥在挑衅我,嘴上也就直接说出来了:“我老公的各种习惯都与你无关了,要是你想了解我爸的各种习惯,我倒是很乐意抽空告诉你。”

    楚玥眉心一拧,也许突然觉得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语气顿时收敛了几分:“好呀,我求之不得呢。这样吧,午餐一起吃,到时我去你办公室找你。”

    我应了声:“好。”

    熟悉完部门情况和部门人员后,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我坐在办公室,翻阅之前秦柔负责的项目,问秘书:“过去一年,企划部只完成了三个项目?”

    秘书安妮点点头,“是的,秦总。”

    我皱了皱眉,三个小项目申请了多达十几次财务拨款,秦柔哪里是在工作,而是将公司的钱,一点点装进她自己的口袋。

    果然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她的好日子也该到尽头了!

    “把负责审批拨款的负责人名单给我。”

    我说完,开了电脑,毫无意外的,电脑屏幕是秦柔和沈寒的婚纱照,想想,秦柔从小到大不愁吃不愁穿,还不至于到了侵吞公款的程度。

    可目前看来,她确实这样做了,原因很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沈寒唆使她这么做的。

    很快,安妮就递了一份名单给我:“秦总,怎么了?难道部门开支有问题?”

    我不清楚安妮是不是秦柔的人,但之前她一直跟着秦柔,我不信一个职业秘书会看不出其中的猫腻。

    “没。我刚接手企划部,对部门的各个细节都想了解一下。”我留了个心眼。

    安妮见我这样说,估计觉得我也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做做样子震慑他们而已,便说:“那秦总您先看看有什么问题,有问题再喊我吧。”

    “行。”我顿了顿,随手将办公桌上的相框扔进垃圾桶,“办公室的窗帘找人换一下,我不喜欢粉红色。”

    安妮一怔,盯着垃圾桶好几秒,仿佛不敢相信我竟然扔了秦柔的照片。

    “秦总,您这是”

    我笑笑,“这是我办公室,我看不顺眼的东西,就处理掉。”

    安妮张了张嘴,我看得出来她其实想说我这样做不好,但最后估计又忌惮我,连忙说道:“是我工作没做到位,之前那位秦总留下来的物品,我应该提前处理掉的。”

    我听着安妮违心的说辞,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权力的力量。

    短短一个上午,我的行事作风就已经传遍公司各个部门。

    大概所有人都以为,秦柔还会回来。而我这样做,无异于告诉他们,秦柔就算回来,也不可能再是部门老总。

    午饭时间,楚玥端着便当盒,很准时地敲了敲门:“我方便进来吗?”

    她的声音特别软糯好听,再配上甜甜的笑容,真的很动人。

    我多少有点自惭形秽,同样是生过孩子的人,可她浑身上下都和十七、八岁的少女无异,在她面前,我简直显得太平凡、沧桑。

    “方便。”我拉回一丝心绪,看着她放在我办公桌上的便当盒。“餐厅就在下面,下去吃不就好了?”

    楚玥打开便当盒,推了一个给我:“餐厅的食物再好吃,也没有自己亲手煮的有营养。”

    我没反应过来:“亲手煮的?”

    楚玥点点头,“是啊。我在公司员工餐厅的厨房煮的。记得以前我和言殇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中午都喜欢自己煮”

    又来了!

    我没有动面前的饭菜,找了个借口推脱:“我不习惯吃太油腻的菜式。”

    “你是觉得煎蛋太油腻了?可傅言殇最喜欢这种煎蛋,还是他手把手教我煎到什么程度最好吃的。”

    我实在觉得楚玥很可笑,索性挑明了说:“既然你煮了他最喜欢吃的煎蛋,要不我打个电话给他,让他过来帮我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