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10章 邪恶因子爆发了

    话刚出口,我便感觉到自己潜藏已久的邪恶因子霎那爆发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一声我老公,我竟能喊得那么自然

    楚玥的脸色变了变,估计在琢磨我敢不敢,竟然一个字也没说,感觉在等着看我怎么做似的。

    换做平时,也许我真的就会算了。

    可今天,这个女人一再刺激我,我不欠她什么,再不反击的话,真是活该被人欺负了。

    我一咬牙,真的就当着她的面,拨通了傅言殇的电话!

    傅言殇那边很静,似乎在办公室工作:“有事?”

    “楚玥煮了你最喜欢的煎蛋。”我看着楚玥,一字一句的继续说:“你过来吃吧。”

    “我最喜欢吃的煎蛋?”傅言殇怔了几秒,“我什么时候喜欢吃煎蛋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直接对楚玥说了句:“你确定,我老公喜欢吃煎蛋?”

    “我”楚玥的脸色好一阵白一阵,似乎谎言被我戳穿,尴尬过后又有点恼羞成怒,冷冷道:“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哦,记错了。

    我忍不住笑她拙劣的借口,直接说:“我还不饿,午餐你和我爸一起吃吧,我对饮食没什么特别要求,等会去员工餐厅随便吃点就行了。”

    楚玥见我没挂断通话,可能觉得刺激我的戏码演不下去了,讪笑道:“那好吧,你喜欢什么菜式尽管告诉我,来日方长,咱们总有机会一起吃饭的。”

    “哦对了,周六我和你爸订婚,到时候你和言殇记得回家吃饭,我请了摄影师拍全家福。”

    我很佩服楚玥能笑着说出这种话,想想,她明知道傅言殇在听着,还要这样说,到底是有多不在乎傅言殇的感受?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楚玥离开了好一会,才问傅言殇:“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他的声音很淡,仿佛根本没听见楚玥说的那些话一样。“等会有个会议,我准备下资料,你记得吃午饭。”

    我“噢”了声,也不好再说什么,挂断通话后索性拿着药瓶,去了药店。

    药店营业员听我说完来意,倒出药片看了又看,最后告诉我,这种药片很可能是治疗血液病的药物。

    我一听,脚下一软,感觉整个世界都暗了下去。

    “治疗血液病的药?可我没感觉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你确定这是治疗血液病的药吗?!”

    药店营业员说:“可能是,不过您这个药瓶上面也没有任何厂家信息,我不太肯定,建议您还是去咨询一下药剂比较好师。”

    药剂师?

    去找药剂师咨询,还不如去医院做个血常规检查来得简单直接。

    可血常规检查一般需要空腹,今天肯定是没办法做了。

    我心里堵得慌,回到公司的时候,安妮说刚才有人来找我,这会儿在我办公室里等。

    踏进办公室。

    我一眼就看见了舅父。

    舅父双眼猩红,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像是刚从建筑工地过来。

    “小歌,我不想死!傅言殇开始报复了,我东躲西藏这么久,没想到在老家撞上了,他要开始报复了!”

    我一愣,连忙安抚舅父:“不会的,他亲口告诉我,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舅,你别自己吓自己,没有报复这回事,没有。”

    舅父的身体和声音都在颤抖:“工地不要我了,突然就不要我了。我去问,负责人明确地告诉我,我得罪人了,那人叫他赶我走小歌,一定是傅言殇!他是要我混不下去啊!”

    我总觉得傅言殇不会这样做,“舅,没这么严重,工地做不下去,那就不做”

    “如果只是没了工作,那就算了,可现在傅言殇是要我的命啊!”舅父急匆匆地打断了我的话,恐慌道:“我才离开工地,就差点出了车祸!”

    “小歌,要不是我闪避得快,我刚才肯定就没命了!”

    舅父像是怕我不相信他的话,一边说一边捋起裤腿给我看。

    “我整个人甩到路边,膝盖都擦破皮了。是傅言殇的车子,我看见是傅言殇开的车!”

    舅父的话,一句紧接着一句砸在我心头。

    再看舅父的膝盖,皮破血流,真是摔得很重才会导致这样。

    我拉着舅父坐下,让安妮安排司机,送我和陪舅父去医院处理伤口。

    车上。

    舅父的精神状态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中,断断续续地说:“当年是我一时鬼迷心窍,见你妈独自抚养你挺苦的,才会想撮合你妈和傅言殇他爸。”你

    “傅言殇他爸对你妈一见钟情,我见这事儿有戏,便逼着傅言殇他妈退出,但我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割脉自杀!”

    “我只是想自己的亲妹子过得好一点,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想过要逼死傅言殇他妈!”

    果然是这样。

    我有点心酸,确实是我的亲人毁了傅言殇母亲的家庭和幸福。

    “舅,相信我,真心诚意的道歉,是有可能被原谅的。”

    舅父似乎觉得我的观点太天真,癫狂地反驳道:“可是傅言殇割脉自杀被救回来不久,再次自杀,坠楼变成了植物人啊!”

    我足足有那么几秒没反应过来。

    傅言殇只告诉我,他母亲后来患上了抑郁症,并没提交坠楼变成植物人这件事

    我突然就没那么确定他放下仇恨了,我也有母亲,将心比心,若是有人害得我妈变成植物人,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的吧!

    怔神间,车子已经在医院门口停下。

    医生给舅父处理伤口的空档,我忍不住走到傅言殇办公室门口。

    叩叩叩

    门没关,我敲了敲门,然后走进去。

    傅言殇一怔,在目光触及我的瞬间,夹在指间的烟一颤,一下子掉在办公桌上。

    “怎么突然来医院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略显慌乱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可还是抱着一丝奢望。

    “陪我舅过来处理伤口,今天他丢了工作,又差点出车祸。这些都是意外,对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