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17章 身体一寸寸沦陷

    傅言殇避而不答,沉声道:“过来。给你看点东西。”

    我一愣。

    这个男人,好像还是第一次主动让我进他房间。

    可他要给我看什么?

    我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可脸上却没表现出来,走到他面前。

    傅言殇见我在离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似乎看出了我刻意和他保持距离,皱着眉问我:“我是毒蛇猛兽,会吃人?”

    我只感到他不悦的情绪比在车上时更浓了,想想,又觉得他不可能因为我拒绝给他生孩子而恼怒,便反问道:“看东西难道需要紧密相贴?”

    傅言殇的眉心狠狠一蹙,像是被我噎住了,过了几秒才拉开抽屉,拿出车钥匙给我:“哪天我没空接送你,你就自己开车上下班。”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给我车钥匙,讲真,我刚出来工作的时候是拿了车牌,但从来没有独自驾车出行过。

    一是没有车,二是觉得没什么必要,何况和沈寒结婚后,几乎每天都在各种家务活中度过。

    我看看车钥匙,又看看傅言殇,“不需要。附近打车挺方便的,而且公交站也不远。”

    傅言殇用不容抗拒的口吻对我说:“秦歌,若哪天我临时有事,没办法和你一起去市郊看我妈,难道你要挤公交车过去?”

    “现在你是部门老总,下班高峰期像盲头苍蝇一样挤公交、拦的士,很好玩?”

    “还有,市郊的治安不怎么样,要是哪天你上了黑车,被人先奸后杀,我可不会帮你收尸!”

    他的语气一句比一句强烈,甚至还带着点秦歌,你个蠢货,没看出来我在为你着想吗的味道!

    我被傅言殇的霸道气场镇住了,“你就不怕我驾驶不当,出点什么车祸?”

    “没事,这几天我有时间,可以坐你的车,亲自指导你。”

    “你确定?”我真怀疑傅言殇在考虑让我当他的司机了。

    傅言殇盯着我,那眼神,狂乱灼热到了极点:“当然。刚才去的路上玩手机,是不是很爽?我开车,你玩手机,秦歌,你可以啊!”

    我:“”

    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眼了?

    傅言殇见我怔愣,拍了拍我的肩膀,特别大方地说:“晚餐我想吃烧烤,和上次的一样。行了,你去做吧。”

    我懵了下,“又吃烧烤?”

    “你和厉靳寒吃一次,陪我吃两次,有问题?”

    我看着他清冷的眉眼,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竟浮现他以前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我喜欢一个女人,我会在意她的一切

    我使劲甩了甩脑袋,拒绝自己再去奢想不可能属于我的感情。

    傅言殇似乎洞悉了我的心思,大手一抬,扣紧我后脑勺的同时,薄唇蓦地吻住了我。

    他的舌尖绵密地勾缠着我,喘息间,温热的身躯已经压了下来,熨烫我的每一寸肌肤。

    我禁不住一颤,理智告诉我应该推开他,可身体却在他的攻势下分秒沉沦。

    “傅、傅言殇你放开我!”

    傅言殇盯着我的眼睛,“为什么拒绝生孩子?秦歌,我们是夫妻!”

    我没想到他竟纠缠于生孩子这个话题,索性咬牙道:“孩子应该是爱情的结晶,可我们之间根本没有爱情,别说我没有生育能力了,就算有,我也没想过跟你生孩子!”

    傅言殇瞳仁一沉。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话触动了,反正身子一僵,没有再侵犯我,可也没放开我。

    “你不是个纵情的人,我也不是。傅言殇,你懂我的意思吗?”我低低地说着:“经历了今天在市郊医院那些事,我才发现,我们之间其实有不少共同点。”

    “都被深爱的人背弃过,都有一个狠心的爸可是我们终究不是同一类人。”

    傅言殇冷冷打断了我的话:“你未免想得太多,别以为你很了解我!”

    话音还未落下,他便松开了我,黑着脸走出房间。

    我咬了咬嘴唇,上面还残留有他的气息,可我们的种种身体接触,好像都是情绪作祟,来得快,消褪得也快。

    走到餐厅。

    我正要打开冰箱拿食材,可傅言殇却抢先一步拉开了我。

    “在一边待着。”

    他的脸色还是很阴沉。

    我没反应过来他想做什么,“你干嘛?”

    傅言殇看都不看我:“煮饭。”

    “你刚才不是说想吃烧烤吗?”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他径直取了食材走进厨房,像是很不满意我愣愣地盯着他似的,一板一眼的对我说:“我给不了你爱情,但可以考虑一下给你亲情。”

    “为什么?”我就像彻底傻了一样定在原地,想了很久,只想出一个可能,那就是我真的患上血液病了,傅言殇也许见我时日无多,所以可怜我!

    而傅言殇淡淡甩给我的一句话,也印证了我的猜测。

    他说:“我觉得你很可怜。”

    这一顿晚餐,每一种菜式都很合我胃口。

    但我并没有吃下多少,因为腹部又开始闷闷的疼了,可我刚来完例假。

    大概,我的子宫也有问题了。

    傅言殇见我脸色不对,皱着眉问我:“不舒服?”

    我不想再承受这个男人因为怜悯我而滋生出的温情,逞强道:“没有,昨晚没睡好,今天精神不在状态。”

    他倒也没怀疑,往我碗里夹了菜:“明天你爸订婚宴,下班就别去看我妈了。”

    我咬了咬筷子头,“你出席他们的订婚宴吗?”

    傅言殇颔首,“当然。”

    我想他到底是放不下楚玥,即便这个女人背叛了他,他始终没对她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可对我呢?

    我放下碗筷,真是一点胃口也没有了:“你慢慢吃,我饱了。”

    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我不相信他看不出来我不开心,但他最终一句话也没说,似乎不介意一个人继续吃饭。

    洗完澡,我看着傅言殇给我的那瓶药出神。

    这几天忙着找秦柔亏空公款的证据,倒是忘记去做个血常规了。

    我开了电脑,预约好另一间医院的详细身体检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