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19章 今天是排卵期

    傅言殇久久地看着我。

    那目光灼热又深沉,似乎还透着点心疼的情绪。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错,“傅言殇,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傅言殇无声地叹了口气,搂紧我身子的手一僵,过了几秒之后,轻轻拍着我的后背。

    “没什么可笑的。”

    他的语气压得很轻,是我从来不曾听到过的温柔口吻。

    我一阵恍惚,哭过吼过之后,情绪已经平静了不少,“为什么说,我的命从来就不是我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傅言殇颔首,“因为你体内流淌着我的血,你这条命就是我的。”

    哦,确实是这样。

    上次被秦柔割伤手腕,如果没有傅言殇输血给我,我可能已经死了。

    我拧着眉,心底对秦柔的恨意更浓:“可是她毁了我的一辈子,我要报复,我要毁掉她最在乎的东西!”

    “秦柔最在乎的,不外乎就是沈寒。”傅言殇顿了顿,一字一句地问我:“你想毁掉他?”

    “对。我想!”我脱口而出。

    傅言殇看着我的眼睛,认真道:“只要你想,我就帮你。”

    我一愣。

    仿佛一下子从最低谷被人拉上了云端,感觉很不真实。

    “你帮我?”我带着几分不确定,追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会是因为当我是你老婆吗?

    傅言殇唇角一勾:“给我生个孩子,我帮你收拾所有你想收拾的人,怎样?”

    给他生个孩子?

    我呼吸一窒,条件反射般摇头:“我的输卵管有问题,根本不可能怀孕生子”

    “有问题可以治。”

    我实在不懂他为什么急切地想要我生孩子,索性直接问:“是为了报复楚玥?”

    傅言殇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没回答。

    我觉得他肯定是为了报复楚玥了,想想,我根本不可能怀孕,答应他似乎也无关紧要,便说了一句:“让我想想。”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车里一片沉寂。

    我默默地吃完早餐,才想起要问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没关电脑,我看见你预约身体检查了。”傅言殇气定神闲的将我拉到驾驶座,淡淡道:“我打车过来的,你开车。”

    我又是一阵恍惚。

    这个男人,太善于洞悉我的内心,即便我自以为已经比最初沉稳了不少,可在他面前,我好像一直都是最初那个被动的“疯子”。

    我启动车子,来的时候心不在焉,完全没发现方向盘缠了一圈护套,软绵绵的质感,很舒服。

    车子是新的,车内的座椅垫、挂件、香薰什么都是新的,所以傅言殇是专程买了一辆车子给我,而不是让我开他的备用座驾?

    傅言殇傅言殇

    我在心里逐字逐字念着他的名字,突然就觉得,他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可能爱我,却不动声色的为我做了很多与爱有关的事。

    回到公司楼下,傅言殇说傍晚过来接我一起出席订婚宴,让我在公司门口等他。

    我点点头。

    楚玥和我父亲的订婚宴设在家里,其实比在酒楼办更好。毕竟私生子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楚玥和傅言殇的关系那么敏感,我父亲怕是也顾虑这点,才会选择在家里设宴。

    我推开车门下车,踏进公司的霎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扭头对他说:“路上注意开车。”

    这是我早上出门时,他对我说的话,如今将这句话还给他,我心里竟滋生出一丝异样的甜蜜。

    傅言殇一怔,大概是没想到我还这么说,薄唇不自觉的一勾,笑得特别温暖好看:“好。我知道了。”

    我几乎迷失在他的笑容里。

    这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对我笑,这个笑容,是属于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翻看完部门计划,我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了。

    安妮端着饭菜走进来,“秦总,先吃饭吧?”

    我看了看饭菜,都是我喜欢吃的,可我从未跟安妮说过我喜欢吃什么。

    “你帮我订的餐吗?”

    安妮笑道:“不是呢,是您老公订的,喏,清单上面的落款人名称是你老公。”

    我心头一暖,做梦都没想到傅言殇会对我关怀备至到这种程度。

    这时,部门职员敲了敲门:“秦总,您老公订了花,花店配送员被保安拦住了,安保科负责人让我问问您,是否放行?”

    我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安妮已经抢先一步对职员说:“当然让安保科的人放行呀,婚后订餐又订花,咱们秦总真是嫁了个好老公,羡煞旁人啦!”

    嫁了个好老公?

    我承认我被这句话影响到了。

    人性就是这样,什么东西求而不得,内心对这件东西的需求就会越强烈。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觉得我也会有自相矛盾的时候,一边恐惧排斥,另一边又憧憬渴望。

    但傅言殇是我渴望得起的人么?

    很快,花店配送员就捧着一束紫色郁金香走进办公室。

    安妮有点傻眼了:“这表达爱意不是应该送玫瑰吗?”

    我也是有点懵,紫色郁金香确实是我喜欢的花,可是傅言殇怎么会知道?

    “秦小姐,请您签收一下。”配送员提醒道。

    我满心满脑都在想,这花真是傅言殇送的吗,索性打了个电话给他,但那边一直没有接电话,估计是开会,没带手机去会议室。

    签收完,安妮立即帮我把花摆在办公室最显眼的东西。

    素白的窗纱随风摇曳,时不时拂动花枝,整个办公室变得生机盎然,感觉很舒服。

    我听着部门职员都在谈论我和傅言殇,短暂的尴尬过后,竟有点难言的开心。

    傍晚时分。

    我站在公司门口等傅言殇。

    安妮在等男友来接她,见我也在等人,便打趣道:“秦总,您和您老公这么恩爱,赶紧要个孩子吧,我都还没有嫁过去,我男友他妈妈就已经暗示过我几次别吃避孕药了。”

    我感到脸上一烫,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

    安妮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笑道:“您公婆应该也盼着抱孙子,秦总,刚才我偷偷算了下,今天应该是你的排卵期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