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21章 第一次说了这种话

    “不是她就是有些话想跟你说。”

    傅言殇皱了皱眉,一字一句道:“我没话跟她说。”

    那寡淡的语气干脆利落,连一丝迟疑也没有。

    我一愣,父亲一愣,楚玥母亲更是一愣,没想到傅言殇竟会决绝至此。

    偏偏,傅言殇似乎毫不介意我们的怔神,长指一手,握得我的手更紧,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我离开。

    我就像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一样,被他牵着上车。

    挡风玻璃上的血迹斑斑驳驳,那是楚玥的血。

    “为什么不进去看她?”我看着傅言殇阴沉的侧脸,心惊肉跳地说:“那孩子是你的,她给你生了儿子。”

    傅言殇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秦歌,你他妈的到底有没有脑子?楚玥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我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反正比起楚玥出车祸的霎那,现在他的情绪似乎更为狂躁,不然也不会这样吼我了。

    傅言殇见我不说话,似乎意识到他的语气很恶劣,启动车子的同时,甩给我一句:“你爸又不是傻子,楚玥的孩子一生下来,估计他就立即做了了。”

    “可要是真的是你的孩子呢?”我心头酸意泛滥,明明不愿意相信那孩子是傅言殇的,却还是追问一个如果:“你会和她重新开始吗?”

    傅言殇搭在方向盘上一僵,仿佛从未考虑过这种问题,过了几秒才对我说:“不会。”

    “为什么?”

    “你会和沈寒重新开始么?”他用特别严肃的口吻问我。

    我摇头:“我不会。”

    傅言殇笑了下,“在我看来,楚玥和沈寒的爱情观没什么差别。也许他们潜意识里以为,只要回头,我们就会不管不顾地忘掉背叛。可是,这世上没有谁会站在原地等谁。”

    我从来没想到他对感情,可以做到该断就断。

    想想,也是。

    失去过的人就是失去了,即便勉强重新开始,心里也会有根刺。在我最爱你的时候你弃我而去,现在时过境迁,我还要你回头做什么?

    我悬了一整晚的心稍微放了下来,“我没想到秦家门口会有机车突然经过”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觉得自己扔成人用品给楚玥,确实是冲动和过激了。

    可我说不出口,说到底,我骨子里可能是个倔强到死的人,明知道自己的行为过了,但在傅言殇面前,就是没办法坦然承认。

    大概,是我真的很在意这个男人对我的看法

    “是有想要楚玥的命。”傅言殇淡淡道。

    我咯噔一下,“是温文芳?”

    傅言殇腾出一只手敲了敲我的脑袋:“你不妨想想,温文芳已经和你爸离婚了,就算楚玥死了,她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我揉着被他敲得有点疼的头,说不出为什么,竟觉得这种行为很亲昵、暧昧。

    “那是秦柔?”话刚出口,连我都觉得自己的猜测太荒谬:“不对,秦柔如果真要下手,也是冲我来。”

    傅言殇不急不缓道:“我推测是沈寒。他可能觉得,楚玥出事,我便会迁怒于你,然后他就有机会重新追求你。”

    “会是这样?”我一下子想到早上沈寒和秦柔的对话,“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爸根本没当过我是女儿,重新追求我有什么意义?我想不明白。”

    傅言殇说:“这个可能要问厉靳寒,毕竟他对变态的心理有研究。”

    “噢。那楚玥会有生命危险吗?”说实话,我知道傅言殇还是很担心楚玥的,否则也不会在车祸发生的一刹那,狂乱地抱起她了。

    “你觉得一个生命垂危的人,会有心思叫护士出来喊我?”他嫌弃地瞥了我一眼,“你这么蠢,难怪总是被人欺负。我是疯了才会娶了个蠢女人。”

    我感到心湖狠狠一荡。

    明明他的语气充满了嫌弃,可我知道他不是真的嫌弃我。

    “娶了一个蠢女人,你后悔吗?”我垂下眸光,问着连我自己都觉得蠢的问题。

    傅言殇一听,自然而然的又敲了敲我的脑袋:“后悔。可转念想想,你这么蠢,就别去祸害别人了,我留在身边吧。”

    我愣愣地看着他。

    留在身边是什么意思?要和我共度余生吗?

    傅言殇见我恍惚,直接将车子停在家楼下,“你先上楼,我开车去洗。”

    我点点头,看看手机,已经接近凌晨了,下意识地说了句:“早点回来。”

    傅言殇一怔,大概是觉得我和他的相处方式发生了变化,薄唇一抿,随即笑开:“好。等我回家。”

    等我回家?

    我百感交集,这是第一次,一个男人对我说了这种话。

    而这个男人是我老公。

    我蓦地想到了他订的午餐和鲜花,回到家后,便立即洗手煮面,晚餐没吃,他一定饿了。

    水烧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开门声。

    我以为是傅言殇回来了,“你先去洗澡,洗完刚好吃面。”

    外面没有声音回应我。

    我这才觉得不对劲,立即转身望出去,发现傅言殇的父亲站在门口,直勾勾地盯着我。

    “秦歌。”他刻板地喊了我的名字,也没有要进来的意思,直接说:“你前夫沈寒刚才找了我,说你没有生育能力。”

    我咬了咬嘴唇,觉得无论怎样接话都别扭,索性安静的等傅言殇父亲说下去。

    他倒是没了之前对我的那种鄙夷,低沉道:“你妈赵婉是个好女人,虽然她几次三番拒绝了我,可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如今她不在了,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不会太为难你。”

    “可是,我就傅言殇一个儿子,我们傅家不能后继无人,女孙男孙我都一视同仁,就是不能后继无人。”

    我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能生得出孩子就接受我,不能生,就离开傅言殇。

    傅言殇父亲见我沉默,估计也知道我懂他的意思了,一板一眼的对我说:“三个月,要是三个月后你还没有怀孕,就给我滚回你前夫身边,别断了我傅家的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