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24章 尝了被宠的滋味

    我一愣。

    仿佛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凉水,四肢百骸转瞬冷透。

    很失落。

    “怎么会呢?傅言殇,你确定你没开玩笑?!”

    傅言殇眼眸一眯,“我的样子像开玩笑?”

    话音未落,他的眼神已经淬了寒霜,仿佛想到了什么不悦的事情似的。

    我就算再后知后觉,这下也意识到花和房卡都是沈寒送的了,顿时觉得之前我很蠢。

    “傅言殇,我以为是你送的。”我的声音微不可闻:“落款人是你老公,我就误会了,以为是你”

    之后久久的,傅言殇都没说话。

    我以为他一定嫌弃、鄙夷我的智商,尴尬到无地自容的时候,他却突然认真地说:“以后我送你。”

    “什么?”我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傅言殇直视我的眼睛:“我说,以后我送花给你,不准再签收别人送的任何东西。”

    我心里脑里都是他霸道绝伦的话语,也不知是不是鬼迷心窍,竟腆着脸问他:“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花吗?”

    “不知道。每种花轮着来也不错。”

    我从没尝过被一个男人捧着手心宠的滋味,丝丝甜蜜在心底漾开的同时,不由得想到了楚玥。

    “傅言殇,我爸估计是抛弃楚玥了,你”会不会照顾她的下半生?

    傅言殇皱了皱眉,抽出烟想点,可最终顾虑这里是医院走廊,只是一下又一下地划着打火机。

    “秦歌。”

    他的嗓音很低沉。

    我没来由的咯噔一下,看得出来,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傅言殇敛回目光,闷闷地说:“我是楚玥的第一个男人,即使她背叛、欺骗了我,我还是做不到放任她自生自灭。”

    “真心也好,虚意也罢,我没办法像当初那样爱她,可也不能不管她。”

    我一点也不意外这个答案。

    傅言殇终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何况他和楚玥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如今她的人生几乎全毁了,他怎么可能不管她?

    那我呢,傅言殇,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是否介意?

    我啜了口奶茶,明明介意得要死,嘴上还要故作轻松地说:“既然你都决定了,你想怎么做都行。”反正这个男人也不是跟和我商量。

    他见我这样说,估计以为我不介意,点点头,说道:“楚玥出院后和她妈妈住在之前的复式房。”

    我忍不住咬了咬吸管,心底的酸意又浓了一分,那是我们一起选的婚房啊。

    可我知道自己没资格去计较这些,楚玥再不堪,至少和傅言殇发生关系时,还是处女,而我

    算了吧。

    我突然庆幸我的输卵管有问题,不然怀了傅言殇孩子的话,我是生下来,还是咬牙打掉?

    不要怀孕,我再也不要为任何人怀孕生子!

    傅言殇见我走神,大概看出了我在想什么,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说:“秦歌,你是我老婆,现在是,以后也是。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一点,不会改变。”

    我没说话。

    可能我真的是个刻板又放不开的女人,昨晚那点想再拥有一个孩子的冲动,此刻已经被我全盘推翻了。

    回到公司。

    我对着一大堆烂账,头痛欲裂。

    父亲一病倒,这堆烂摊子股东们怕是要算在我头上了。

    安妮也是很发愁:“秦总,现在怎么办才好?您是秦家唯一的继承人,股东们肯定要追究你的。楚玥的孩子才刚满月,连户口都没上,根本不可能承担什么。”

    我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局面,说实话,整个人就是手足无措。

    这时,部门职员敲了敲门:“秦总,有位先生请您去一趟楼下的咖啡厅。”

    我第一反应就想到沈寒,烦不胜烦地说:“不去。”

    “可是那位先生说,您现在应该需要心理疏导”

    心理疏导?

    是厉靳寒找我吗?

    我立即拔了他的号码,电话刚接通,厉靳寒慵懒的声音就缓缓传来:“快下来,给你点了咖啡,不快点儿下来,就凉了。”

    我实在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找我,想直接说心情不好、不下去了,想想又觉得这样很不够意思,便说:“好,我现在下来。”

    “嗯哪,就知道你不好意思拒绝我。”厉靳寒笑笑,口吻透着几分得逞的愉悦:“有惊喜给你,保证让你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么夸张?”

    “夸不夸张你很快就知道了nbb!”

    我被厉靳寒诙谐的语调逗乐了,连带着脚步也变得轻松起来。

    咖啡厅内,弥漫一阵阵暖暖的咖啡香。

    我一踏进去,就看见厉靳寒坐在靠窗的位置翻阅文件。

    “说的惊喜,就是让我文件?”我走过去坐下。

    厉靳寒一本正经的将文件递给我,“签个字吧,秦总。我要买下你家公司!”

    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笑话心理疏导很有用,很好笑”

    “真的,我要买下你家公司!”

    我不笑了,看着厉靳寒的脸,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逗我。

    “别。这公司现在就是个烂摊子。”我也说得很认真。

    厉靳寒一板一眼地说:“就是爱买烂摊子。”

    “可是我觉得你根本不喜欢经商。而且,你知道公司负债多少吗,过亿”

    厉靳寒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脱口而出:“过亿!?艹,傅言殇发什么神经,竟然打算买过亿的债务!!”

    我眉心一拧,“傅言殇?”

    厉靳寒可能惊觉说漏嘴了,见瞒不住我,索性坦白道:“是的,就是傅言殇那个有钱任性的家伙。他跟我说,你家公司出了点状况,过几天的股东会议你扛不住,就让我暗搓搓的帮他买下公司。”

    “可过亿债务是什么鬼?傅言殇一个字也没说!”

    我做梦都想不到傅言殇会用这种委婉的方式帮我,他为什么不直接对我说?

    “不行,这事金额太大了,我还是打电话问清楚。”

    厉靳寒比我还要惊讶,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傅言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