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26章 流了很多血

    说实话,我可不信沈寒真的会向我证明什么。

    可是。

    这次,他竟然真的做了。

    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狠般地说:“秦歌,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也忘不掉过去我给你的伤害,与其看着你和傅言殇在一起,死在你面前,也许是我最好的选择。”

    “没有爱,我的鲜血应该也能让你铭记吧?”

    他一边说,一边当着我的面,用手术刀划开他的手腕,温湿的血液瞬间溅了出来,我的身上、脸上,全都是!

    我觉得这个人渣肯定是疯了,若不是顾虑部门职员已经吓坏了,我怕是真会喊他多划几刀。

    “秦总、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职员心惊肉跳地问我:“要不要打急救电话?”

    我嫌恶地甩开沈寒,“报警吧,顺便通知他家人过来看他死。”

    沈寒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也许他因为以死相逼,我就会心软,就会原谅他,索性手臂一挥,将伤口展示在我眼前。

    “秦歌,你真的如此绝情?我会死的,我不是在跟你闹着玩!”

    我觉得他实在很可笑,“知道你会死,你随意,我不阻止。”

    沈寒的脸色阴了又阴,大概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好给自己紧急包扎止血,一板一眼地问我:“林薇怀孕了,如果她知道你眼睁睁看着我死,让她的孩子没了爸爸,你说,她会不会恨你入骨?”

    “想想,你们过去可是好姐妹,你却让她的孩子没有了爸爸。”

    “秦歌,你就一点也不在意林薇的感受吗?”

    沈寒的每一个话,都砸正了我的软肋。

    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同学都嘲笑我是没有父亲的野种,排挤我针对我,就只有林薇一个不嫌弃我,甚至还为我出头……

    我捏紧了拳头,沈寒就是林薇的死穴,我无法想象这个畜生一死,林薇会不会想不开。

    沈寒估计知道我不会不顾虑林薇,眉梢一扬,得逞地说道:“帮我包扎,然后陪我去医院缝合伤口。”

    部门职员似乎怕闹下去真的会出人命,一边找了纱布,一边劝我:“秦总,您不想独自陪他去的话,我们陪您一起去吧?我们刚才就在商量要去探望您爸。您不去的话,我们也不好意思去叨扰您爸。”

    我盯着沈寒,在所有人都以为我会妥协的时候,猛地将纱布甩到他脸上:“滚!我不想做的事,没有人可以再逼我!”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人敢再说一句话,包括沈寒。

    他就像彻底傻了一样看着我,“你真的不爱我了,一点也不爱我了。秦歌,现在你满心满脑都是傅言殇,你完了,傅言殇这种人一旦狠心绝情起来,绝对比我残忍千百倍!秦歌,你完了哈哈哈!”

    我权当没有听见沈寒的话,走回办公室,‘砰’的一声甩上门。

    我脱了外套扔进垃圾桶,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浓烈的血腥味恶心到了,我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外面很快没了动静,大概是职业们下班的下班,送沈寒去医院的去医院了。

    我洗了把脸,抬起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脸色白得吓人,嫣红的鼻血还一滴紧接着一滴往下流。

    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么?

    从小到大,我很少出现流鼻血的情况。

    我仰起头,可一点用也没有,鼻血还是没有止住的征兆。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是厉靳寒打来的。

    “秦歌,吃饭没?你身体不好,不能挨饿。”

    这是他问我的第一句,毫不掩饰关心的第一句。

    我没来由的想哭,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情绪似乎也变得极为脆弱,哽咽着说:“厉靳寒,我好像快死了。”

    厉靳寒吓了一跳,“生病了?我现在在来你公司的路上,别怕,我很快就到了。前面出了车祸,有点塞车。对了,傅言殇呢?那家伙手机也打不通,不会是人间蒸发了吧?”

    我心头一抽,傅言殇哪可能人间蒸发呢,可能在照顾楚玥,所以连手机没电也没留意到。

    厉靳寒赶到办公室的时候,我整个人也难受到不行了。

    “秦歌!你别吓我啊!”

    他手忙脚乱地抱起我往外跑,一边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话,感觉像是怕我昏死过去一样。

    到了医院。

    医生见我这样,第一时间说这种情况,必须要家属来办住院手续。

    厉靳寒急得抓狂,反复打电话给傅言殇,但手机那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他实在没办法,又去了傅言殇办公室和楚玥的病房找,可就是不见人。

    最后,他只好打电话给我舅过来签字办手续。

    输完液,已经是凌晨了。

    厉靳寒一直坐在旁边,每隔几分钟就问一次我饿不饿,感觉好点没有。

    我扯出一个笑容,心里忍不住去想,傅言殇到底去了哪。

    “不饿。感觉已经好多了。”

    厉靳寒皱着眉说:“怎么可能不饿,晚饭都没吃。我去买点粥,医生说了,要吃点东西才能吃药。”

    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泛滥成灾:“谢谢你,厉靳寒。”

    “谢我啊,那就赶紧好起来。血液科的医生也真古怪,死活不说你得了什么病。”厉靳寒看着我,片刻后,咧嘴笑笑:“不过傅言殇肯定知道,等联系上他,我一定问清楚。”

    我没说话,大概我也有讳疾忌医的心理,突然就觉得活一天算一天好了,反正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厉靳寒一离开,舅父就立即拉着椅子来到床边,坐下。

    “小歌,这位厉先生,很不错诶。你赶紧离开傅言殇,跟了他吧!”

    我摇摇头,“舅,你想太多了,我和厉靳寒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啊?傅言殇冷冰冰的,又跟我有仇,有什么好的!而且他十有八九活不成了,你总不能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守活寡!”

    什么叫‘傅言殇十有八九活不成’了!?

    我感到心脏漏跳了一拍,隐隐觉得很不对劲,“舅,你说什么意思?傅言殇是不是出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