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28章 我要碰你的禁忌!

    我看着傅言殇的眼睛。

    他的神态寡淡如常,仿佛只要我点点头,他便会告诉我答案。

    明明是这么水到渠成的对话,我竟突然有些心惊。

    “你说吧,我听着。”

    我终是按捺不住想知道。

    傅言殇点点头,“血小板少,注意点就行,没什么大问题。”

    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即便心里已经猜到了身体有问题,即便傅言说,注意点就行,可我不是个没有常识的傻子,我很清楚血小板少意味着什么!

    厉靳寒倒是没往最糟糕的那方面想,“血小板减少症不算什么重病,应该是你之前住院服用药物不当,注意点就好了。”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心里脑里都是之前傅言殇催促医生找骨髓的那通电话,短暂的恐慌、震惊过后,我的情绪竟然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样也好,知道了自己活不了多久,就不会再渴望爱情了。

    我稳了一下呼吸,笑得特别灿烂:“没事,其实没死在精神病院里,已经是我命大了,无论严不严重,我都要报复沈寒和秦柔。”

    “秦歌,你真的没事。身体没事。”傅言殇一字一句道。

    我觉得他又在可怜我,特别地看着他说:“我很好,特别的好,你不用可怜我啊。”

    傅言殇皱了皱眉,没说话。

    换做以前,我一定也不会再说什么的,可现在,我知道自己的情况了,什么共度余生也变成了奢望,便忍着心酸推了他一下。

    “行了,你去看看楚玥吧,我想和厉靳寒谈点事。”

    傅言殇一听,眉头皱得更深:“你让我去看楚玥?”

    “当然,她毕竟把第一次给了你,你没法比看着她自生自灭……”即使她所谓的第一次,根本也是骗你的。

    我顿了顿,没说楚玥被人轮、染上毒~品这些事。

    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盯着我,语带不悦:“你真希望我去看她?”

    “是的,真的希望。”我没心没肺地笑着:“你快去吧,她比我更可怜,我不会介意的,去吧。”

    傅言殇的眉头皱了又皱,最终重重地点点头:“好,如你所愿,我去看她。”

    我维持着微笑,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他起身,走到门口的脚步一顿。

    我不清楚他在迟疑什么,反正我也无心深究,到不了天长地久,那我要曾经拥有来做什么?

    算了吧。

    傅言殇走出去后,厉靳寒不解地问我:“秦歌,你是不是傻,没看出傅言殇其实更想和你待在一起吗?”

    “没看出。”我再也维持不下去虚假的微笑了,闷闷道:“他要是不想去看楚玥,没人能逼他。”

    厉靳寒叹了口气,“可楚玥很明显是个心机婊,你就不担心她抢走傅言殇?”

    “她就是傅言殇心口的那道白月光,根本不需要抢。”我笑得有点苦,“她再满口谎言,傅言殇都愿意包容,他最痛恨欺骗和背叛,但当那个人是楚玥,一切禁忌都不再是禁忌了。”

    厉靳寒沉默了几秒,最后摇摇头:“情情爱爱的事情,我没怎么研究过。不管怎样,我都站在你这边,无论对错,我都挺你。”

    我愣愣地看着厉靳寒,“可你和傅言殇才是好朋友。”

    “哈哈哈,异性相吸,这个理由充分吗?”厉靳寒递了勺子给我,笑道:“吃完它,不然就惩罚你。”

    “惩罚我什么?”

    “罚你明天陪我去相亲。”

    我发自内心地笑了,“不用罚,作为朋友,我愿意无条件陪你去相亲。”

    厉靳寒的表情有点严肃,“好,就知道你够义气。但是我上司介绍的相亲对象,你也认识,是林薇。”

    “林薇……”我实在没想到会这么巧,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

    厉靳寒见我不接话,又说:“我知道她爱沈寒,据说她母亲以死相逼,非要她赶紧相亲结婚。反正明天你陪我去一趟吧,我其实对学医的女人挺恐惧的。”

    “其实当初,我做梦都想不到秦柔会背叛我,因为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哎,反正我的心理阴影面积很大啊。”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厉靳寒这些掏心窝子的话,再加上他的相亲对象是林薇,我没有理由不去。

    *****

    翌日。

    我醒来的时候,才五点多,天还灰蒙蒙的,没亮。

    厉靳寒睡在沙发上,看得出来,他一整晚都在陪着我。

    我翻身下,拿了毯子给他盖上,然后走出去。

    来到我爸的病房外。

    房门没有关严实,我隐隐看得见楚玥恶狠狠的凌辱我父亲!

    “秦傲天你个老不死,想抛弃我?去了你的公司上班之后,我才发现你的钱早就被温文芳和秦柔挖空了。我怎么可能跟着你背负债务啊,所以订婚宴那晚,那辆机车其实是我找来的!”

    “只是,我没想到傅言殇竟然没有对秦歌动怒,我差一点就半身不遂了,苦肉计做到这种程度,他竟然没有怪秦歌!”

    “不过,没关系,傅言殇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是嫌弃我生了你的孩子,才会这样的。”

    父亲上气不接下气地吼道:“你、你……贱女人,你个贱女人!”

    楚玥用针筒扎父亲的下半身,怨毒道:“只要你死了,你的孩子死了,傅言殇一定会原谅我的。现在想想,傅言殇年轻有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背弃他!”

    父亲痛苦地伸出手,想掴楚玥,“贱人,你……你要对天佑做什么!?”

    楚玥抢先一步扣住父亲的手,“我给天佑注射了镇定剂,再过一会,天佑就会因为药物过敏,死在傅言殇的眼皮子底下。我要让傅言殇对我愧疚一辈子!”

    父亲气得浑身抽搐,“贱人……楚玥,你……”

    我只觉得一阵入骨的恐惧沁入肺腑,推开门走进去的同时,大声喊:“傅言殇,你过来!”

    楚玥似乎没想到我会出现,手一抖,针筒滑了下去。

    “救天佑,秦歌……快,救救你弟弟!”父亲近乎哀求地望着我,“我不想没有儿子送终,你救救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