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29章 我也可以做那么狠

    我的一颗心沉了又沉。

    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最先顾虑的还是天佑。

    “他就这么重要?比你的命还重要?!”

    我恶狠狠地扯开楚玥,毫不客气的狠劲,连我自己都感到震惊!

    楚玥被我扯得跌坐在地上,估计是怕傅言殇会冲进来,急匆匆地爬起来夺门而出。

    “救天佑……秦歌,求求你……”

    父亲瞪大眼睛看着我,想想,他唯我独尊了大半辈子,哪试过跟一个私生女说一个‘求’字。

    我没说话,事实上,我已经不知道我和父亲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出了病房,我最先去了一趟医生办公室,喊值班医生过去看看我爸后,才迈步走向楚玥所在的病房。

    因为隔得很近,我不相信刚才傅言殇没有听到我的喊声。

    可他为什么还没过来看看楚玥的真面目?

    踏进门口,我一眼就看见傅言殇昏睡在落地窗边。

    他的脸色很不好,眉头紧紧地皱着,反复呢喃着两个字:“秦歌……秦歌……”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在乎,鼻子泛酸的同时,望向楚玥。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会扮可怜,短短几秒,她便已经躺回床上,一副行动不便的虚弱模样。

    再看她旁边的孩子,一张小脸惨白得吓人,怕是快没气了。

    “言殇,天佑怎么了?”她开始了拙劣的表演,哭着喊道:“言殇,你快醒醒,帮我看看天佑怎么回事!”

    我无心观看楚玥自导自演的悲情戏,竖起大拇指对她比了比,连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血肉都可以不要,这份狠心,我比不过,也不屑于去比。

    回到房间后不久,我就听到了楚玥撕心裂肺的哭声。

    厉靳寒被那哭声吵醒了,睡眼惺忪地吐槽道:“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安生了?以前觉得楚玥还不错,现在……哎,简直作得一言难尽啊。”

    我特别平静地说:“她亲手给天佑注射镇定剂,企图用孩子的死勾起傅言殇的怜悯之心。”

    “……不可能吧!”厉靳寒摇摇头,“一个母亲,怎么可能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看,连厉靳寒下意识里都不相信,更别说是傅言殇了。

    厉靳寒见我不说话,似乎也知道我不是在扯谈,连忙问道:“秦歌,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我亲眼看见她去我爸的病房,企图对我爸下手。她并没有受太重的伤,什么半身不遂也是装的。”

    “艹!不行,我要告诉傅言殇,楚玥这是要拆散你和傅言殇的节奏……等等,秦歌,你怎么这么冷静?”厉靳寒盯着我,严肃道:“你不会是想将傅言殇扔给楚玥吧?讲真,你现在平静淡漠得吓人。”

    我惨兮兮地笑了一下:“我们说什么也没用,楚玥的孩子活不成了,傅言殇看到的,只会是她的悲恸和伤心。何况这个女人太狠了,我真想看看她后续还有什么招数。”

    厉靳寒叹了口气:“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傅言殇被楚玥欺骗,你忍心?”

    “我不知道。”不忍心又能怎样,难道能我面对面的跟傅言殇说,楚玥为了和他重新开始,连她的亲生骨肉都杀?

    他会信我吗?

    也许,我已经不需要这个男人的信任了。

    厉靳寒大概看出了我的疲惫,拍了拍我的肩膀,“反正假的真不了,既然楚玥乐意扮半身不遂,我们就看戏好了。我可不相信她能做到毫无破绽。”

    我点点头,厉靳寒说的,其实也是我想的。

    别人说得再多,终究不如傅言殇自己看穿楚玥的把戏,来得直接有效。

    医生护士查房的时候,我提了出院。

    医生请示过傅言殇之后,见我的情况没什么问题,便同意了,还转达了傅言殇的一句话给我:在家静养一周,不准回公司上班。

    我没表态,现在公司这种情况,我怎么可能丢下不管,我要抓紧时间逼死秦柔和沈寒!

    出了医院,厉靳寒脚步一顿,“不告诉傅言殇一声我们走了?”

    我径直坐进副驾驶座,违心地笑着:“他现在安抚楚玥都安抚不过来,根本没空管我们。”

    在办出院手续接近一个小时的过程中,他都没过来看上一眼,想想,他内心的天秤,终究是偏向了楚玥那边,由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

    厉靳寒启动车子,“这样也好,要是他知道你陪我去相亲,估计会揍死我。”

    “他揍过你?”

    “当然。”厉靳寒侧脸看着我,笑道:“每次都是因为我缠着他老婆。上次半夜三更和你去吃烧烤,那家伙就用眼神揍了我无数次。”

    我皱了皱眉,没说话。

    拿出手机翻了翻,才发现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傅言殇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他说:“家里请了个阿姨,睡前记得当着阿姨的面吃药。”

    我懵了几秒。

    脑海里闪过傅言殇霸道绝伦的表情,没想到他竟然惦记着我吃药这个事情。

    我下意识地输入‘知道了’,可想想,又觉得他这样做,无非因为觉得我的身体情况很糟糕,甚至很可能是因为我快死了,便回了一个冷冷淡淡的‘嗯’。

    *****

    到了西餐厅。

    我还没踏进去,就看见林薇向厉靳寒挥了挥手。

    林薇似乎没想到我会来,脸色阴了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竟然喊侍应加一份黑椒意粉。

    那是我以前每次吃西餐必点的。

    我百感交集,走过去坐下,没说话。

    厉靳寒估计觉得气氛很僵,坐下来的同时对林薇说:“大家都是被迫相亲,过过场面就各自回家吧。”

    “是被迫相亲没错。”林薇笑了一下,“可是我也确实想结婚了。厉先生,你呢?”

    厉靳寒一怔,摇摇头:“我不急着结婚。而且,你不是我欣赏的那一类。”

    林薇笑笑,仿佛没听见厉靳寒的拒绝,淡淡的对我说:“秦歌,我想和你谈谈。”

    和我谈谈?

    我实在不知道时至今日,林薇还有什么要跟我谈的,便说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