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31章 产生渴望和冲动

    我一下子定在原地。

    他怎么回来了?

    傅言殇见我一动不动,眉头拧了下,随即起身走过来。

    “今晚降温。”

    他的声线淡淡的,透着一种欲盖弥彰的温润。

    我点点头,“你是回来拿衣服,然后再回医院吗?”

    “我是回来吃饭睡觉的。”傅言殇蓦地牵起我的手,拉着我走到餐桌旁坐下,“你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厉靳寒都告诉我了。”

    我‘咯噔’一下,厉靳寒这个叛徒,真的告密了啊……

    傅言殇像是洞悉了我在想什么,补充道:“因为我喜怒无常,就打算将我扔给楚玥?秦歌,你出息了。”

    我不知道他在恼火什么,和楚玥待在一起,不是他所希望的么,如今我成全他,他还不高兴?

    傅言殇见我不说话,恼火的情绪似乎一下子拔高了不少,“以后有什么不满,直接对我说!”

    “哦。”我特别认真地点点头,心里想的却是,跟你说有用吗,口是心非能改吗?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保姆很快摆放好晚餐,笑道:“少夫人,以后想吃什么,跟我说一声就行。傅少交待了,您的生活起居由我来伺候。”

    我愣愣地看着傅言殇,很想问他,我这是病得快死了吗,连日常的起居都要人伺候了?

    可这个男人已经开始用餐了,时不时还不动声色的往我碗里夹菜,好像每种菜式,都要我吃下去似的。

    我没什么胃口,忍不住端起碗,制止他夹菜的动作:“够了,别再夹菜给我了。”

    傅言殇没搭理我,转而望向保姆:“张妈,炖汤可以端上来了。”

    “……傅言殇!”我受不了地瞪着他,“我饱了,要喝汤你自己喝!”

    话音还未落,我就起身离席,拒绝再接受他的任何柔情和体贴。

    毕竟,我是个活不了多久的人,除了抓紧时间报仇,其他的,我什么也不想了。

    保姆一愣,“可是少夫人,汤是傅少亲自炖的,我想帮忙,他都不让……”

    我心头一抽,满心满脑都是傅言殇眉眼间掠过的失落。

    明明是这种几不可察的表情变化,却分秒搅得我方寸大乱,我忽然害怕了,害怕自己又对爱情产生渴望和冲动。

    “我不喜欢喝汤。”

    我逼着自己扮演着一个毫无良心的角色,然后一字一句道:“以后别做这种事了,挺没必要的。”

    傅言殇薄唇一抿,大概觉得我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眉头皱了又皱,终是没有说话。

    回到房里。

    我还能听见保姆劝傅言殇继续吃饭的声音,可他似乎没了继续用餐的心情,叮嘱保姆提醒我睡前吃药后,就去书房工作了。

    砰的一声。

    外面传来他关上门的声音。

    力道不重,可我能感觉到他极力压制的怒意。

    也许,他再也不会给予我任何的柔情和关心了吧?

    我使劲甩了甩脑袋,打电话告诉安妮,项目谈妥了,明早合作方会来公司正式签订合同。

    安妮笑着说:“秦总,您老公牵线搭桥就是管用,合作方的秘书是我闺蜜,刚才还跟我讲这次合作的投资预算,足足给高了一倍给我们公司呢。”

    我心下一沉,那股子飙到巅峰的成就感,转瞬跌至谷底。

    安妮见我不吱声,估计以为我是高兴的,继续说道:“而且,股东会议延期了,据说是股东们相约出国旅行了,所以股东会议延期半个月……”

    真巧,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旅行。

    不用想也知道和傅言殇脱不了干系。

    挂断通话的时候,我心里五味杂陈,真是什么想法都有。

    一个男人能默默为一个女人做到这样,要说全是出于可怜,打死我都不信。

    可为什么要在我决定放弃的时候,又来撩我、感动我?

    这时,保姆张妈敲了敲门。

    “少夫人,方便开门让我进来吗,我有些话想跟您说。”

    我开了门,“方便。”

    张妈走进来,确定书房那边听不见我们的谈话后,才说:“少夫人,我在傅家工作二十几年了,可以说,我是看着傅少长大的。”

    “傅老先生不顾家,自从外面有了女人后,就几乎没踏进过家门,傅少的童年并不快乐,整个人都是冷冰冰的,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情绪。说实话,我从来没看到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用心。”

    “就连对楚玥,也没有做到体贴入微的地步。在我这个局外人看来,他是真的很在乎、很喜欢您。”

    我没想到张妈会对我说这些,苦笑道:“他从来没说过在乎我。”

    “但他却做了在乎你的事,不是吗?”张妈笑了一下,“楚玥的事,我也听傅老先生说了。当年他为什么不接受那个女人呢,那是因为知道那个女人早就被男人玩透了,什么纯情可爱,都是欺骗傅少的感情而且!”

    “但傅言殇没办法放下她……”我说。

    张妈打断了我的话:“我倒觉得是放下了,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浓。可现在傅少对楚玥,哪有什么恨呢,无非就是对待普通人那样,否则也不会宁愿回家被您冷落,也不陪楚玥了。”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想想,傅言殇也明确的跟我说过,他和楚玥不可能重新开始。

    张妈大概觉得我在动摇,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我:“少夫人,傅少还发着烧,只是他这个人就算有多苦多累也不说,您们是夫妻,一直分房睡的话,感情怕是会越来越生分。”

    我愣了几秒:“他发烧?”

    “可不是吗,三十九度呢,回来吃了退烧药就给您炖汤,刚才我看傅少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可能退烧药根本不管用。”

    我皱了皱眉,没说话。

    在我看来,傅言殇就是刀枪不入的存在,即便所有人都倒下了,他也不会倒下去。

    可我忘了,他也是个人,有血有肉会伤会痛的人。

    昨天险些被我舅父杀害,途中又发生车祸,他的身体吃得消才怪。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对张妈说:“我出去一趟,别告诉傅言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