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45章 深深的渴望和冲动

    “什么?”

    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

    那种晦暗不明的眼神里,仿佛有难言的情绪在涌动,总之很深邃、清冷。

    我读不懂他这个眼神意味着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他圈着我的力道在逐渐加重。

    短短几秒,我便感到腰身被他的手臂勒得生痛。

    我挣扎着推开傅言殇,重复道:“你带来的药物和注射液,是不是排卵针之类的?”

    他绯色的唇瓣一抿,不答反问:“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我受不了的冲他吼:“我不愿意打排卵针,更不愿意做试管婴儿!”

    傅言殇瞳仁一沉,似乎被我歇斯底里的样子刺激到了,一字一顿地问我:“你不愿意生我们的孩子?”

    “我……”我一咬牙,哪怕之前曾经有过不止一次渴望拥有孩子的冲动,终究抵不过内心对亲眼目睹孩子惨死的恐惧,用同样一字一顿的语速说:“是的。我不愿意。”

    傅言殇的唇角翕动了一下,我看得出来他很想说些什么,但四目相对间,可能又觉得我是个固执到死的女人,沉默着关上门,‘咔嚓’一声反锁了。

    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为什么反锁门?”

    他沉着脸拿出药瓶和注射器,没答我。

    我心下一抖,难道他要强行给我打针吗?

    怔神间,傅言殇大手一挥,硬生生把我推到床上,扳过我身体的同时脱掉我的裤子。

    渗凉的酒精擦拭着肌肤,丝丝缕缕蔓延的寒意让我扭头看着他。

    “不要,我不要打排卵针!傅言殇,你不能因为思瑶喜欢小孩子,就要我怀孕生子,生个小孩讨她开心!”

    傅言殇眉心一蹙,“我什么时候说过,想你生个孩子是为了讨思瑶的开心?秦歌,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

    我仿佛在他的眼里看到一丝失望。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被他的这个眼神牵引了思维,一遍又一遍在心里反问自己,秦歌,你真觉得傅言殇是那么不堪的人吗?

    针尖扎进肌理,扎得很深、很痛。

    我彻底放弃了挣扎,潜意识里选择相信傅言殇。

    他没有那么不堪,肯定也不屑于那么不堪。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趴在床上不说话,傅言殇默默地坐在床边,将卧室里的暖气调高。

    最终打破满室安静的,是傅思瑶的敲门声:“哥,嫂子不舒服,你就在房里陪她吧,我把饭菜给你们端上来了。”

    傅言殇起身开了门,大概是见傅思瑶套了羽绒服,问了她一句:“你要出去?”

    “是啊,我心仪的男生过来接我。”傅思瑶冲我笑笑,“嫂子,改日再介绍我的网恋未来男友给你认识,今晚我可能会跟他通宵,你和哥早点睡,不用等我回来。”

    “……网恋未来男友?”我实在被傅思瑶的大胆震惊到了。

    傅思瑶甜蜜道:“是的呢,我喜欢他很久了。不说了,他在庄园外等我了。”

    我下意识地望了望傅言殇。

    他的表情平静又清冷,似乎早就知道傅思瑶的网恋心仪对象。

    傅思瑶放下饭菜,像所有沉浸在恋爱中的女人一样,脚步轻快地走出去。

    我忍不住问傅言殇:“你不担心思瑶?”

    他递了碗筷给我,“思瑶是成年人,终归要嫁人的,和喜欢的男生出去玩,很正常。那男生我查过了,是音乐学院的学生,钢琴系的,叫洛乘风。”

    我吃了一惊。

    洛乘风?

    别人我不知道,但林薇的表弟洛乘风,我却是知道的。

    没和林薇撕破脸之前,林薇经常夸她表弟的女友漂亮,还是演艺圈的新晋小花旦……

    我使劲甩了甩脑袋,而且这个洛乘风早就出国了,怎么可能来庄园门口接傅思瑶?

    我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可又不知道怎么跟傅言殇说这些,只好闷头吃饭。

    晚饭后。

    傅言殇收拾碗筷下楼。

    我趁着卧室里只有我一个人的空档,打开微信,发了个语音给洛乘风:“你回国了?”

    洛乘风很快回道:“没有啊,大概明年才回国吧。怎么了?”

    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没有,就是随口一问的。你认识傅思瑶吗?”

    “不认识,是个美女?哈哈哈,美女也撩拨不动我的心,我和我女票早几天注册结婚了。我现在是有夫之妇……”

    我手指一颤,手机差点滑了下去。

    后来洛乘风还说了什么,我根本没有心情仔细听。反正可以确定的,他在国外,他根本不认识傅思瑶这个人!

    我缩在被窝里,也许是发烧的缘故,即便暖气开得很足,我还是觉得冷。

    大约五分钟后,傅言殇回来了。

    大概知道我发烧精神状态不好,他推开浴室门,放好温水,让我洗完澡再睡。

    我不想动,何况那一针扎得太深了,到现在屁股还隐隐作痛,索性假装没听到他的话。

    傅言殇见我窝在床上不理他,倒也没说什么,脚步一迈,直接抱起我走进浴室,三两下脱掉我的衣服,将我摁进浴缸里。

    我一愣,条件反射的想爬出去,谁知他的手指已经一寸寸触摸着我的身体,不可抗拒地说:“躺好。”

    我脸上一烫,也不知道水温让我舒服得想喊,还是傅言殇得抚~摸让我脸红心跳,我的声音竟抖得厉害:”我自己洗就行了,你、你……出去吧。”

    傅言殇挑眉看着我,完全没有要出去的征兆,冷声问我:“为什么不想和我生孩子?”

    “因为我们不爱彼此,即使有孩子,那也不是爱情的结晶!”我心慌意乱地说着,内心却隐隐渴望他会对我说一个‘爱’字。

    哪怕是真假难辨的随口一说,可只要他说了,我就能编织一个说服自己豁出去的理由。

    傅言殇落在我胸前的手一顿,似乎没想到我会渴望一个‘爱’字,就这样看着我,很久都没说话。

    我满心的期待,就在他的沉默中一点点冷却下去。

    “我不愿意沦为生育工具,既然不爱,为什么急切的想我怀孕?傅言殇,你告诉我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