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48章 你又不是第一次!

    傅言殇点点头,“对。”

    我倒吸一口凉气,总感觉傅思瑶这句话别有深意。

    但是转念一想,我又不可能怀孕,根本没必要担心那么多。

    傍晚时分。

    傅思瑶收拾好行李,在卧室门口站定,敲了敲门。

    “嫂子,现在有空吗?明天就离开这里了,我带你去下楼转转吧?”

    我没有理由拒绝,便起身走过去。

    傅思瑶亲昵地挽着我的手,一边下楼一边说:“嫂子,我哥有没有强过你?说起来,那种被人硬生生撞进身体的感觉,我至今都没办法忘记。尤其是第一个侵犯我的歹徒……”

    傅思瑶看着我的眼睛,阴阳怪气道:“仔细回想,那个畜生的眉目,和嫂子你有点像,怕是你的亲人吧。”

    我的呼吸只一刹那就变得混乱不堪。

    再看傅思瑶似笑非笑的表情,哪里像是随口一说的,分明就是知道了一切!

    傅思瑶见我怔愣,一下子笑得更欢,在经过客厅的时候,还特意当着我的面对傅言殇说:“哥,我和嫂子出去转转,你要等我们回来再开饭哦。”

    傅言殇唇角一勾,应该没察觉我和傅思瑶之间微妙的渊源,笑道:“好。”

    出了古堡。

    傅思瑶拉着我走到庄园的大门边,“当年我爸就死在这里,警察赶到的时候,他还一直在喊,不要玷污我女儿,她才四岁。”

    “秦歌,你知道我等今天,等了多久吗?你舅父毁了我的一切,你有什么资格享受我哥的柔情和疼爱啊!”

    我没想到傅思瑶会直接挑明了说,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静待她说下去。

    傅思瑶怨毒地望着我,“你哑巴了?为什么不求饶,不求我在我哥面前隐瞒一切?!”

    “求饶你就会不告诉傅言殇了?”

    我捏紧颤抖的手,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比起真相被揭露,我更害怕傅言殇憎恨我、厌恶我,在带我抵达过情欲的天堂后,又亲手将我推落地狱,让我万劫不复。

    “我要是想告诉我哥,还会在这里跟你废话吗。秦歌,我要你尽快怀孕,不过,不是怀我哥的种,而是怀沈寒的孩子!”

    “这样跟你说吧,我心仪的男人根本不是洛乘风,洛乘风只不过是个幌子,我真正心仪的人是你前夫,沈寒。”

    她在说什么?

    我很确定我一句也没有听错!

    “你喜欢沈寒!?”我做梦都想不到傅思瑶竟然认识沈寒。

    傅思瑶的眼神愈发阴森,“两年前我去医院做检查,遇到了沈寒。我觉得他简直是世上最完美的男人了,可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竟然唆使我哥抢走他的医院!”

    “我多想为他生儿育女啊,但是拜你舅父所赐,我的子宫在幼时受到重创,哪怕怀孕了,也挨不过三个月。你知道眼睁睁看着孩子流掉的感觉吗,这两年,我怀了五次他的孩子,但每一次都化作了一滩血水!”

    “沈寒说了,只要你给他生一个孩子,他就会娶我,就会让我成为他孩子唯一的母亲!”

    我看着傅思瑶偏执的模样,真觉得她被沈寒洗脑洗疯了。

    两年怀孕五次,沈寒这个畜生在死缠烂打追秦柔的时候,背地里早就和傅思瑶上床了!

    “思瑶,这个男人不会对你真心的,因为他根本没有心。我,秦柔,林薇,就是前车之鉴。”我试图心平气和的和她说。

    偏偏,傅思瑶完全听不进去,咬牙切齿道:“秦歌,你舅父欠我的血债,现在我只要你生一个孩子满足我和沈寒,你有什么好考虑的?你和我哥做了那么多次,回去后和沈寒做几次,有什么所谓,你又不是处女!”

    我知道这些话,肯定是沈寒教傅思瑶的。

    想想,这个人渣真是卑鄙龌龊,一旦我和妥协,和他上了床,他绝对会用我出轨来打傅言殇的脸。

    我虽不够聪明,可也不至于蠢到背叛傅言殇的地步。

    傅思瑶见我沉默,估计以为我妥协了,又说:“秦歌,你知道我哥为什么急切地想你怀孕吗,他要的不是孩子,而是想要新生儿的尸体。”

    “……怎么可能?他要新生儿的尸体来做什么!”我不敢置信地瞪着傅思瑶,“他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他不是!”

    傅思瑶呵呵呵地笑开了:“想知道原因吗,等你怀上沈寒的种,我再告诉你。一边是生下来就会被弄死的下场;另一边是生沈寒的孩子,然后把孩子给我。秦歌,傻子都知道选择第二个吧?”

    “哦对了,别想着和厉靳寒离开,要知道你还有外公外婆呢,你也不希望看到他们一把年纪活受罪吧?”

    我咬了咬牙,恨不得和沈寒同归于尽算了。

    可一想到傅言殇,一想到那些炽热缠绵和体贴入微,我竟再也做不到洒脱。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变成了我不可触碰的禁忌和死穴?

    我想不清,也摸不透。

    回到大厅。

    柔和的灯光撒了一地,暖暖的,很温馨。

    傅思瑶又恢复了那种人畜无害的表情,拉着我走到餐桌边,“哇,嫂子,我们有口福了,我哥的厨艺一流的。”

    我承认我是个不擅长伪装和演戏的人,敷衍的扯出一个笑容,没说话。

    傅言殇往我碗里夹了菜,“思瑶和你说了什么悄悄话?”

    “哥,女人之间的小秘密你就不要问了好嘛。”傅思瑶抢先一步说道:“嫂子,我们的秘密不能让我哥知道的,对吧?”

    我看着傅言殇的眼睛,“嗯。”因为我不想失去你。

    傅言殇笑笑,没有追问下去,不动声色的又往我碗里夹了很多菜。

    晚餐后,我收拾碗筷去洗。

    刚拧开水龙头,一只有力的大手便拉开了我。

    “回房间呆着,别着凉了。”

    我愣愣地看着傅言殇。

    又是这种诱人沉沦的温暖。

    我搂住他的腰,脸一寸寸埋进他的胸膛,那是距离他的心最近的地方。

    “我想生我们的孩子。只要你说,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健健康康长大,我就愿意生。哪怕是打排卵针、做试管婴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