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49章 他最敏感的部位

    傅言殇一怔,仿佛做梦都想不到我会这样说。

    “秦歌,你说什么?”

    他一字一顿地问我。

    我听着这个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确定自己的想法。

    “傅言殇,我说,我愿意给你生孩子。”

    傅言殇看着我的眼睛,眉头蹙紧了又松开,好像有千百种情绪纠缠在一起。

    漫长的沉默过后,他低叹一声,“傻气。”

    我不知道傅言殇口中的‘傻气’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已经下定决心赌一次,就想看看若我豁出所有用命去赌,他是否忍心让我输。

    这一晚,我们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所以的亲吻和爱~抚,仿佛都发自内心和本能。

    我在他绵密的撞击中沦陷,情欲抵达巅峰的一刹那,我的手指穿过他的发丝,一下又一下地纠缠着。

    “傅言殇,我会永远记住你用身体爱我的感觉。”

    傅言殇进入得更深,淬了情欲味道的声线愈发暗哑性感:“我也会记住。”

    我心满意足地笑了,即便心可能不爱,身但他的身体爱过我,赤~裸相对的爱过我。

    翌日一早。

    傅言殇驾车离开庄园。

    傅思瑶和我坐在后排,车子开车庄园的一刹那,她的眼泪溢出眼眶,伤感道:“哥,我这次离开,应该再也不会回这里了。”

    傅言殇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况,“你一个人长年累月住在这里,我也不放心。不回就不回,公寓对门的套间我以你你名义买下来,空间布局很好,你会喜欢的。”

    傅思瑶一愣,“那我是住在你对面的公寓?”

    “嗯。张妈过去照顾你的日常起居。”

    傅言殇说完,抬起眼眸看了看后视镜,像是在看我,又像是在看傅思瑶。

    反正言下之意就是,傅思瑶跟张妈同住,而不是和我们……

    傅思瑶一听,似乎有点不乐意,但又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好闷闷地“哦”了一声,“好吧好吧,哥和嫂子两人世界,肯定更容易怀孕。嫂子,你要加油,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我皱了皱眉,当然听得懂傅思瑶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要我背着傅言殇怀沈寒的孩子,为了沈寒这种人渣,她连傅言殇的颜面都可以不顾忌。

    *****

    回到家。

    张妈恰好收拾完对门的公寓,笑道:“傅少,少夫人,饭菜已经煮好了。思瑶小姐,您的饭菜也煮好了,您看看看合不合口味。”

    傅思瑶的脸色阴了阴,大概是没想到张妈居然分开煮饭菜,便说道:“我和我哥、嫂子一起吃饭有什么问题?”

    张妈说:“思瑶小姐,这是傅老先生吩咐的,我也只是按照吩咐去做而已。”

    傅思瑶这一下子一句话也说不出了,怕是知道在傅言殇父亲看来,她就是个克死自己父母的扫把星,傅家宗亲早就不承认她了。

    进门后,张妈趁着傅思瑶洗澡的空档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少夫人,傅老先生让您晚饭后打个电话给他。”

    我懵了一下。

    之前我和这位名义上的家公接触并不多,而且他对我的印象简直糟糕透顶,现在居然让我打电话给他?

    “张妈,傅言殇父……不对,爸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张妈摇摇头,见傅言殇在书房处理公务,便放心地说道:“可能是叮嘱您和思瑶小姐保持距离吧,具体我不是很清楚,总之傅老先生对思瑶小姐的评价很不好就是了。”

    我觉得很奇怪。

    按照常理来说,作为伯父一般会照顾侄女,就算不照顾,也不至于厌恶她,毕竟是自己弟弟的唯一血脉。

    可这种亲情伦理到了傅言殇父亲这,好像一点也不存在了……到底为什么?

    张妈见我走神,忍不住说:“少夫人,难道您不觉得思瑶小姐身上的戾气很重吗?二十二岁的女生,应该朝气蓬勃的呀,说句难听的话,她给我的感觉就像讨命鬼!”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说:“张妈,她挺好的……”

    “好个屁。”张妈叹了口气,“我活到这个岁数,看人还是很准的,反正这个思瑶小姐绝非善类,我会盯紧她,让她没办法破坏您和少爷的二人世界。哦对了,炖汤里我加了点暖子宫的药材,晚上您和少爷多亲热几次,说不定就怀上了。”

    我很感激张妈对我这样热心肠,“张妈,谢谢你。”

    张妈笑道:“少夫人,谢我就赶紧怀上少爷的孩子吧,我还等着给您和少爷带孩子呢。我买了验孕棒,就放在床头柜上,您可以验验。”

    我点点头,要是下周例假还没来,就真应该验一验了。

    晚饭过后。

    傅言殇说医院有个紧急会议,可能会在那边通宵,让我早点睡。

    我看着喝了大半碗的炖汤,忍不住拉着他:“今晚不回来了?”

    “嗯。”

    “……那做一次再去,行不行?”我腆着脸,什么羞耻之心完全顾不得了,只知道真的的想怀上他的孩子,让傅思瑶和沈寒彻底死心。

    傅言殇一怔,捧着我的脸看了几秒,“今晚不行。你的身体需要休息。”

    我心里也明白这几天做得太多了,可张妈的炖汤一下肚,整个腹部都暖融融的,仿佛子宫里有一簇火在烧,我不想错过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就一次,一次。”

    我脸红心跳地解开傅言殇的裤裆,触摸着男人最敏感的那个部位。

    傅言殇腰身一僵,身体明显有了反应,“别闹。”

    我不敢抬头看他的表情,也许此刻我就像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可我不在乎,比起背叛他和沈寒睡,我更愿意主动怀上他的孩子。

    “我没闹。傅言殇,我要你,只要你。”

    我每一个字都说得无比坚定,在我以为傅言殇会纵容我的时候,身体却被他一把扯开,“够了,早点睡。”

    话音未落,他已经开门离开,似乎多面对我一秒,就会忍不住疯狂索欢。

    我愣在门口,直到傅言殇迈步踏进电梯,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是真的顾虑我的身体。

    “傅言殇,我好像爱上你了,怎么办?”

    “爱上他?呵,秦歌,我才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沈寒阴着脸从楼梯口闪出来,一把扣住我想要关门的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