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50章 撕裂般的疼痛

    “你放开我!”

    我吃痛地拧着眉。

    他真是个粗暴的畜生,每一次都好像要弄疼我才舒服似的。

    “放开你?秦歌,清醒点,今晚我就是来睡你的。”

    沈寒说着,已经将我拽到沙发上,肆意撩起我的衣服。

    我又惊又怒,推开他的同时喊了一声:“张妈,帮我报警!”

    沈寒一怔,随即不以为然地笑了:“那个碍事的女人被思瑶弄晕了,怎么可能帮你报警啊?乖一点,我保证不会弄疼你。”

    这时,傅思瑶拿着注射器走过来,“我哥已经开车离开了,秦歌,要不是沈寒想要你为他生孩子,我才不愿意让他和你发生关系呢!”

    沈寒屈膝压住我的下半身,一边扯开裤裆,一边对傅思瑶说:“排卵针给我,我要亲自给她打。”

    傅思瑶顺从的将注射器递给沈寒,小手甚至帮他扒下我的裤子。

    “沈寒,你不会像对待秦柔、林薇那样对待我的吧?我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像对她们那样对我,好不好?”

    沈寒单手扣紧我拼命挣扎的双臂,将注射器扎进我的身体后,笑道:“思瑶,你是最得我心的女人,我肯定会对你好的。”

    傅思瑶似乎有点不放心,“可我怕你和秦歌旧情复燃,这样吧,你当着我的面强了她,她舅父怎么糟蹋我的,你就帮我怎么糟蹋她!”

    沈寒眉心一拧,“不行,你跟我说过,秦歌舅父是先用手蹂躏你,我没那个癖好。”

    “你连这样都不肯,要我怎么相信你是真心想娶我?”傅思瑶恶狠狠地拍着我的脸,怨毒道:“沈寒,据我所知,我哥就用手折腾过她哦,你不会连我哥都不如吧?”

    沈寒的脸色一下子全黑了,咬牙切齿地问我:“傅言殇用手艹过你!?”

    我知道这个人渣的妒忌心很重,而傅思瑶刚才那一句,无疑狠狠地刺激了他,再这样下去,他怕是真的会强了我。

    “沈寒。”我努力保持平静,试图让他放开我。“你不是想和我重新开始吗?可你不但和林薇上床,现在又和傅思瑶一起欺负我,你要我怎么敢相信你?”

    沈寒足足愣了几秒,大概是没想到我还能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话,恍惚间,压制我的力道轻了几分。

    我喘了口气,趁着沈寒闪神的空档推开他,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砸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

    浓烈的血腥味疯狂蔓延!

    沈寒的身子晃了晃,捂着额头,不敢置信地吼道:“秦歌你、你想要我的命?!”

    我使劲往外跑,可刚跑到门口,头发就被沈寒扯着,继而劈头盖脸的扇了我一个耳光。

    我被他扇得跌坐在地上,整个脑袋嗡嗡作响。

    沈寒摇摇晃晃地拽起我,血迹斑斑的大手粗暴侵入我的身体!

    我被他的举动骇得浑身僵硬,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痛。

    下半身撕裂般的痛!

    我浑浑噩噩地撑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全亮了,明晃晃的阳光撒了一地,刺得我的眼睛又干又涩。

    张妈心惊肉跳地坐在床边,“少夫人,您可算醒了!”

    我闭上眼睛又睁开,逼着自己去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脑海里掠过的画面,就定格在沈寒用手侵犯我的一刹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他有没有强我,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唯一清晰的感觉,就只有疼痛,私密处酸胀难忍的疼痛!

    “张妈,傅言殇呢?”我的声音抖得不成样子,真害怕自己被沈寒强了。

    张妈长长地叹了口气,“少爷在客厅。少夫人,您怎么会跟您前夫做那种事呢,您这样做,少爷的脸面要往哪儿搁啊?”

    “我没有!我不是自愿的,是傅思瑶和沈寒害我!”我翻身下床,脚步不稳地往客厅走,就想和傅言殇说清楚。

    我虽然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可也绝不是水性杨花的荡~妇!

    张妈怕我跌倒,连忙扶着我,“可傅老先生来的时候,只看到您和您赤身裸~体地地躺在沙发上,您前夫见傅老先生突然来了,这才急匆匆的套上衣裤离开,思瑶小姐根本不在场呀!”

    所以,我是被沈寒强了,然后被傅言殇父亲看见了吗?

    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刚走近客厅,就听到茶几被狠狠拍响的声音。

    “傅言殇啊傅言殇,你连自己的女人都喂不饱,饥渴难耐到找前夫做的程度,你真是出色了啊!”傅言殇父亲的额头上青筋毕现,指着他的鼻子骂:“楚玥如此,现在秦歌又是如此,傅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傅言殇皱了皱眉,一字一句道:“秦歌不可能背叛我。”

    “你他妈的是不是傻了,没看到地上的纸巾吗!没做哪来满地黏腻的纸巾?啊?”

    傅言殇瞳仁一暗,再次一字一句道:“秦歌不可能背叛我。”

    我鼻子一酸,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走到傅言殇的面前,站定。

    “我没有背叛你,我没有!”

    傅言殇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很久,终是轻轻拥我入怀,“我信你。”

    我不知道如何描述这一刻的心情,再看他的父亲,早已气得脸色铁青,张口就甩给我一句:“不知羞耻的荡~妇,若不是你想和你前夫睡,他怎么可能进得来?”

    我张了张嘴,很想说是沈寒闯进来的,可傅思瑶却在这时敲了敲门,劝道:“伯父,哥,我觉得嫂子也就是一时情不自禁吧,毕竟她和她前夫有过一年的婚姻生活,把持不住也很正常啊。”

    傅言殇父亲一听,似乎更加厌恶我,“也是,以前睡过那么多次,现在上床也不意外!傅言殇,你堂堂一个总裁,捡别人的破鞋穿,都不觉得丢脸?”

    “她是我老婆。”

    傅言殇的声音冷到了极致,明明可以嫌弃我、推开我的,可他却护着我,即便颜面全无,也要护着我。

    我看着这个男人阴沉的眉眼,一直僵在身体两侧的手忍不住抬起,抱紧他。

    “傅言殇,是不是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哪怕全世界都怀疑我、唾弃我,你也会选择相信我?”好想告诉他我舅父所做的一切。
Back to Top